每日记之宝宝腹泻去医院

三月的清晨空气沁人心脾,在一片苍翠的凛冽里一眼就能望到天边。永州的山势说不上大,但也绝对不小,远处山峦上云遮雾绕,秧苗田里光练如镜,柚子叶在清冷的空气里显得更加苍遒,生命力仿佛要破叶而出。

从早上八点出发,到达医院已经近十点,医院里的人一如既往的多。排队挂号,仍然是我最不想去的新生儿科。

迈出电梯,不由得想起宝宝刚出生的时候。深夜的病房里新生儿科的护士又来了“8床的宝宝抱去新生儿科进行会诊。”

急急忙忙的,我妈赶紧从被窝里起来和我老公一起抱着宝宝去了。新生儿科在新建的第二住院部里,这个时候整幢大楼都静悄悄的,只️一小半的房间里亮着灯,大都是值班医生的办公室。跟随着护士,一路乘电梯到了九楼。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位医生在,办公桌呈7字排列,占了整个房间的三分之一。

医生拿出今天白天做的黄疸记录说“你宝宝黄疸稍微有点高,需要住院。”

我妈立马表示怀疑“今天测的不是不高吗,怎么忽然又高了?”

“现在不高可能等一下就高了,放我这里观察一下。”

我妈一听就火了“为什么要放你这里,我自己会观察。”于是乎签了一个所谓的拒绝住院,抱着宝宝就回来了。这样的情况,每天深夜都会发生,让人烦不胜烦。后来索性不理她,倒还清净些。 据了解,每个刚出生的宝宝都会被这样建议,住院以后每天在规定的时间才能探视,费用也是不菲,宝宝出院后大都瘦了一圈。

这会去新生儿科应该又会被建议住院。空荡荡的门诊室里坐诊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医生,跟她说宝宝的症状后,她说“你宝宝这个情况很严重,要住院。”

对于这样没有任何责任心的医生,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怒火“你做检查了吗?宝宝的饮食情况你了解了吗?你说话是要负责任的!”她可能没料到我会那样说,一时间没有接话。我接着说“先检查一下宝宝的便便,你给我开个单。”对于这样的医生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打算一会儿换个儿科医生看。

金色的阳光铺洒在医院大楼外,我抱着宝宝到门诊部缴费,做化验,拍片。拿到检查结果已经是中午,再去新生儿科门诊,整个科室大门紧闭显然已经下班了。好容易等到下午,门诊室依旧没有医生在,我只好到旁边的护士办公室。护士和医生正忙着给宝宝们测黄疸,家属神色各异,紧张,期盼,不忿,鄙夷……给我看报告的是一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你宝宝这个情况很严重,虽然片子报告上没有什么,但是你看这个片子其实还是有问题的,我强烈建议宝宝住院。”呵,又是住院。我蹙眉说“能不能不住院,来点药或者打个针?我这还没出月呢?”

“现在门诊都不打针了,只有住院部能打”

“那怎么治呢?”

“需要打抗生素和用到保护肠道黏膜的药。”我看见办公桌上的文件框上印着医者仁心四字,觉得好刺眼。

敷衍了一下,重新到门诊大厅挂了儿科医生的号。医生问了宝宝的基本情况,我拿出宝宝大便的照片和化验结果给他看,医生很快告知了病因,是很常见的病毒感染导致的肠道菌体失调,吃点益生菌即可。一般一个礼拜左右会自愈的。

折腾一天,幸好宝宝乖巧没有哭闹,回来以后身体也一天天的好起来了。如果那时候我把她放到医院住院会怎样,她们会怎么照顾?会不会胡乱用药?什么时候才能接回来?以后新生儿科室我是再也不敢去的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