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市武侠言情小说《站住,白小柒!》(一)

                        第一章

      “你怀孕了?”

      “怀你大爷!”

      “谁的?”

      “你大爷!”

      “要不……我们......婚了呗!”

      “哼!婚你大爷……”

----------------------------------------------------------------------------------------------------------------------------------------------

      合租房内。

      男青年把玩着手中的黑色钥匙,目光深沉而迷离,良久,轻呼出一口气,随手甩给坐在沙发上的苏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恭喜了。”

      春日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映照在他冷峻的面庞,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

      “这威路德......真归我了?当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苏苏瞪大眼睛看着青年,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一年前,有一次聊天,他无意中表现对青年那辆摩托车的浓厚兴趣,没想到后者竟然爽快地承诺,等他结婚领证那天,就会当作新婚礼物送给自己,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兑现了!

      这辆哈雷威路德肌肉王,在几年前可是价值三十多万啊!苏苏使劲地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当初说好的,你俩结婚领证,我把哈雷送你,说话算话,以后它归你了。“说完,青年淡淡一笑,穿上外套就要出门。

      突然,从厨房里兴奋地跑出一个漂亮女孩,一把拦住去路,“哇!叶老大还真是爽快呢!别人打拼多少年都买不起的大‘肌肉’说送就送了,哈哈,就冲这份大礼,等娃生下来,你必须给我家宝贝当个干爹,就这么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女孩说着,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乐得嘴都合不拢,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

      苏苏见状,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来,几步来到女孩近前,双手把她扶住,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肚子,一脸紧张道:“哎呦我的乖乖,可千万别把我们老苏家的龙种给晃成皮皮虾!”

      宁宁狠狠白了苏苏一眼,骂道:“龙种?认识你快十年了,也没看出个真龙出水的征兆啊,就连个水泡儿都没冒!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我怎么跟了你这个富不如马云帅不如鹿晗打架不如秋阳的纯种大屌丝,还给你怀了这么个小冤家!”

      苏苏也急了:“是,我不如马云有钱,但他有我帅么?我不如鹿晗帅,但他有我对你好么?我不如......啊秋阳,可人家没我学习好啊,想当年大苏哥的考试成绩在班里乃至全级都是名列前茅的主儿,秋阳每次考试都是全班倒数第一,连一次倒数第二都没有......”

      苏苏边说边偷眼观察青年的反映,见后者面色如常,继续说道:“像我这样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嫖娼四不赌博的绝种好男人你去哪找?饭都是我做,衣服都是我洗,你手机掉马桶里也是我捏着鼻子捞上来擦净烘干,就连你玩个抖音快手,都是我跟在屁股后面点赞转发帮你红......”

      宁宁柳眉倒竖,双手叉腰,嚷道:“还好意思跟我提三不嫖?是谁趁我不在家,跑陌陌上撩妹约会,让该死的酒托给骗走了三千多块钱?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败家子,渣男!整天唧唧歪歪,装得像个正人君子,实际上满肚子男盗女娼,你还我清白!”

    “~!#¥%......”苏苏气的险些口吐白沫,脸涨得通红,刚要反击,就听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歇歇吧!”

      青年翻了个白眼,提起地上的包走出了房间,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瞅着对方,鼻子直哼哼。

      对于苏苏与宁宁二人你来我往的争吵斗嘴,青年早已司空见惯,与其说两人是针尖对麦芒,倒不如说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欢喜冤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叶秋阳,25岁,曾经的S省职业自由搏击运动员,而今在一座名叫“安丘”的县城里担任一家私人武馆的教练。

      他一生只爱两样东西,散打与摩托车。

      三十万的哈雷威路德“肌肉”是他成为职业散打运动员后花光所有积蓄拥有的人生中第一辆进口摩托车,叶秋阳将其视如珍宝,爱不释手。

      尽管离开拳坛后,他的生活处境异常艰难,曾有人开出高价收买,但他依然果断回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年前,他与苏苏、宁宁就读于同一所高中,虽然认识,但相互并不熟悉。那时的叶秋阳永远都不会想到多年以后会与他们有任何交集,更想象不到会演变为今天的老铁。

      也正因为三年前的变故,他才真正体会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或许再没有人比苏苏宁宁更让他感到温暖与真实。

      在他眼里,金钱与交情毫无可比性。

      傍晚,从武馆中出来,湿润的凉风迎面而来,让叶秋阳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外面不知何时,已飘起了清冷的小雨。

      叶秋阳重回武馆拿了一把雨伞,朝所在小区的方向快步走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时的天空乌云遍布,天色显得愈发昏暗阴沉。

      雨下的越来越大,几声春雷不时滚过天际,如缕的雨丝密密斜织着,仿佛无数张透明的网。

      走在市区繁华的人民路上,叶秋阳无心观赏沿途初上的华灯夜景,只顾低头一路匆匆前行。

      雨势不小,除了挤作一团的车水马龙与此起彼伏的汽笛喧鸣,路上的行人已不见多。

      就在他准备路过一处公交站亭时,一个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喂!”

      叶秋阳转过头,看见在公交亭下站着一个女孩,由于天色已暗,并看不太清女孩的容貌,只依稀看见对方正忽闪着一对俏生生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喊我?”叶秋阳左右看了看,问道。

      “当然啦!你旁边还有别人么?”女孩答道。

      “有事么?”叶秋阳问道。

      “可以借你的伞用一下么?我的手机和路费都没有带......”女孩说着,眼神中充满了无助与期待。

      叶秋阳这才注意到,女孩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格子衬衫和一条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说话的时候两手一直环抱在胸前,身子隐隐有些颤抖。

      春寒料峭,细雨蒙蒙,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孩衣着单薄,在街头向路人求助。按常理,对方应该热心地走上前去,主动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女孩披在身上,然后把雨伞递到女孩的手中,并绅士地说一句“拿去用吧,不客气”,或者更热心点的男生,直接将女孩护送回住处......

      然而叶秋阳却是面无表情地回了句——

      “不可以。”

      女孩显然没有预料到对方的回答竟如此直截了当,顿时一愣,随即眉头轻皱。

      “喂,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女孩有些气恼地问道。

      “不懂。”叶秋阳干脆的答道。

      “你......”女孩腮帮一鼓一鼓,直勾勾地看着叶秋阳道:“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很冷么?这么大的雨,我回不了家了——”说着,女孩声音有些哽咽,眸子里飘起了一层白雾。

      “跟我有关系么?”叶秋阳随口答道,可刚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对方遇到了困境请求帮助,即使不想帮也不该表现得如此不近人情,但话已出口,他不想解释太多,转过脸打算继续前行。

      一阵风吹过~

      “~阿嚏!”

      身后传来女孩的喷嚏声,叶秋阳不禁停住脚步,又转回头去。

      见叶秋阳回头看自己,女孩却是猛地把小脸别过去,一副打死都再求你的姿态,只是方才拂过的寒意让她的身子抖动得更明显了。

      叶秋阳站在原地,目光闪动,似是踟躇。

      先前的冷面拒绝,并非是他心如钢铁,不通人情,只是这些年的遭遇,已让他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年那个充满阳光见义勇为的热血青年已被世事湮没,取而代之的是对这个世界的冷眼与旁观。

      胸膛里的那颗心冰封已久,叶秋阳自认外界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它触动。

      就像此时的天气,任凭雨势疾猛,都不会轻易湿乱内心分毫。

      但是——

      仅此一回吧! 叶秋阳心中轻叹。

      “给。”他把雨伞递到女孩面前。

      “不要!”女孩依然扭着脸,满是倔强道。

      “放你旁边了。”说着,不等女孩反应过来,叶秋阳转身疾步穿入了雨幕中。

      听见身边离去的脚步声,女孩慢慢回过身,看着走出去十几米远的男孩的背影,漆黑的眸子不停地颤动着。

      “怎么还你?”女孩的声音传了出去。

      却没有得到男孩的任何回应。

      女孩没有去拿放在站亭座位上的伞,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男孩奔跑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远方,清澈的眼眸在黑夜中一闪一闪,亮的出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懵懂天真,只知享受当下 今日,我于梦中觉醒,懂得青春不是挥霍 所以,我迎风向前
    雍玲阅读 147评论 0 0
  • 姓名:潘林 公司:宁波大发化纤有限公司 组别:六项精进259期谦虚二组 【日精进打卡第24天】 【知~学习】 《六...
    大发化纤潘林阅读 55评论 0 0
  • 梦:奕航也奉子成婚了,并且还是别人的女朋友,刘润五分钟商学院还要把这件事儿写入案例教学里。 天启:全球首支个人股权...
    天鹅错阅读 44评论 0 0
  • 常量表示不能改变的数值。 Java中常量的分类:1,整数常量。所有整数2,小数常量。所有小数3,布尔(boolea...
    比海_庚深阅读 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