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梦里的小屋

96
落红天山雪
2017.06.27 21:03* 字数 6480

周志鹏下班回家做了一个梦,梦见在老家的祖屋里长着一棵树,树上还结着黄灿灿的果实,却始终看不出是什么。他刚想走近那棵树,将树上的果实看分明,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叫他小伢子。他很吃惊,因为这是他小时候的乳名,如今几乎没有人那样叫他了。

都说小时候起个低贱的小名好养活,周志鹏那是家里的独子,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当然也不例外。小伢子这个名字一直被村里人叫着,一直叫了很多年。如今他在大城市里生活,那个名字再也不属于他了,可即使是这样,在梦里有人再次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让他吃惊。

周志鹏转回头,不知身后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一身庄稼人的打扮,上身是蓝布吊兜服,脚下一双裹满泥的黄胶鞋。背着一个装化肥的袋子,里面鼓鼓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头上戴着一顶大草帽,盖到眉头,看不清眼睛。下巴上稀稀拉拉的胡子倒看得很清楚,黑白相间,都那么扎拉着。

周志鹏看着忽然出现在祖屋的这个人,感觉很陌生,也不知为什么他会叫出自己儿时的名字。那个一身庄稼人打扮的人又叫了一声;“小伢子,你回来了?”这次周志鹏听清了,说的的确是这几个字,只是听着声音有些沧桑的感觉。

周志鹏问;“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疑问一直在周志鹏的心里。

那个庄稼人摘下头上戴着的草帽,露出一脸的和蔼笑了;“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你大爷啊”

周志鹏看着大爷那双熟悉的眼睛,有些尴尬的笑了,老家很多年没回来了,大爷又戴着这样的草帽哪里还能认得出来?

大爷邀请周志鹏到家里坐坐,周志鹏没有拒绝,跟着大爷沿着一条两旁长满野草的小路一直走着,走了很远,很远。到了一处小小的茅草屋前才停住脚步。周志鹏有些讶异,大爷家什么时候搬到了这里,我怎么不知道。

大爷不管他的讶异,径直走过去开了门,门没上锁,一拉就开了。随着破门的开合传出一阵难听的声音。周志鹏跟着大爷来到屋里,那个茅草屋很小,屋里的光线也不好。大白天怎么也感觉暗暗的。大爷放下背上背着的化肥袋子,要他先在屋里坐一会,他出去做点事马上就回来。周志鹏点了下头,大爷就走了。周志鹏在屋里百无聊赖,四处看看,家里的摆设极其简单,也很陈旧。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电器,看来大爷的日子过得还是那么清苦,周志鹏心里想着,看着。可是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就不动了,他被墙上的一张相片吸引了。确切的说那是一张镶嵌在黑色镜框里的单人照片,镜框里的人表情庄严肃穆,只是缺少了一丝生气。那竟然是一张挂在墙上的遗像!令周志鹏感到吃惊的是相片里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出去的大爷。周志鹏的恐惧一下就来了,出了一身的冷汗,忽然就醒了。

周志鹏吓坏了,一翻身坐了起来,打开了床头的灯。已经是午夜两点17分了,一摸额头都是汗,喘了两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摸出床头柜上的烟,抽出来一棵,点着。靠在墙上抽了两口。又想了想刚才做的那个梦,梦里的场景那样真实,大爷叫得那声小伢子好像就响在耳边。

周志鹏想着梦里大爷和蔼的笑,和那间小小的茅草屋,想着想着忽然愣住了,大爷不是死了吗?一想到这心里就涌上一股深深的恐惧,死去的大爷这是要带他去哪里?

大爷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在他还没有离开村子,到大城市生活的时候大爷就死了。大爷是护林员,一辈子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山里一个人独来独往,检查树木的盗伐情况,也预防那些火灾隐情。

大爷养了一条狗,养了很多年了,大爷每次上山都领着它,周志鹏小时候也见过那条狗,那是一条毛很长的黄狗,长得很大,跑起来速度也很快。据说大爷的死就是这条狗回来送的信。

大爷是在上山的一次巡查途中冠心病发作了,就那么倒在了那座人迹罕至的大山里,身边没有一个人,只有这条狗,回来送信的也是它。当时大娘不明白狗狗自己回来代表着什么。这条狗是一条充满灵性的狗,见大娘不懂得它嗷嗷凄厉叫声的含义。就上前咬住了大娘的裤脚,之后往后拽。要大娘跟着它走,大娘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下就意识到可能有事发生了,就叫了两个村里的年轻人跟着她,跟着狗。就那么一路的找到了倒在山里的大爷。到了那发现大爷已经没有呼吸了,那条狗围着大爷还是嗷嗷的叫个不停。

大爷下葬的时候周志鹏在县城上高中没有赶回来,只是听说那条和大爷朝夕相处颇有灵性的狗,在大爷下葬完之后就失踪了,从此后没有人看过那条狗的踪迹。

周志鹏不知道怎么会做了这样的一个梦。自从父母去世,老家已经很多年不曾回去了。虽然离得也不算是太远,可是父母都不在了不知道还应该去牵挂谁。

抬头看看墙上挂着的万年历,再过两天就是清明了,也好多年没回去给父母和爷爷奶奶上坟了,怪不得会做了这样的梦。

周志鹏第二天打电话和单位请了假,开了车买了一些烧纸和贡品,往老家的方向走去。老家那是一片临近县城的山区,交通还算便利。可即使是这样他也好多年不曾回来了。

开车进了村里,怎么看怎么陌生,那些房子、院落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老家什么时候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周志鹏很迷惑。

不过他还记得老屋的位置,虽然一直空着,那里原来是他的家,在这个院里还有祖宗的祠堂,不大只有一间房。那里原来是太爷爷住的地方,太爷爷走了,那间房就一直空着,后来爷爷将文化大革命中偷偷藏起来的家谱找了出来。按着上面那些名字,用红纸将祖宗的牌位又一一的写在了上面。周家原来是个大家族。只是后来没落了,到了他这里只剩下了他自己。那些同宗同族的人也不知道都流落到了哪里。

小时候和村里的小孩在家玩捉迷藏,常常偷偷跑到祖屋里去。别的小孩不敢,看那里的红纸上都写着名字,桌子上摆着各种贡品,还有几柱香。他每次躲在里面都没人能找到他,可若是被父母看到了总是免不了要被呵斥。后来长大了不知怎么也对那个地方产生了敬畏之心。毕竟那里摆放的都是祖宗的牌位。

周志鹏下了车,拿了一把旧钥匙打开了老屋的大门,将后备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了原来住着的屋子门口。轻轻的推开那间祠堂的门,一晃有好多年没来这里了。推开木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呛人的陈旧的味道。这间祠堂光线不太好,窗子还是很多年前带木格的窗子。屋里那些红纸写就的名字都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依稀的能看出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周志鹏站在祖屋里忽然想起了昨夜的梦,祖屋里并没有长树,更不会结金黄色的果实。周志鹏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只是一个梦而已,哪里还值得大惊小怪。

可是当他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小伢子,声音不大,可是对于此刻身在光线阴暗祖屋里的周志鹏来说不亚于一声惊雷。这声小伢子把周志鹏吓坏了,一下想起了昨夜的那个梦,昨天的梦中就是在这里遇见死去的大爷的。周志鹏一想到这个汗毛都竖起来了,就急着想往出走。

刚走出祖屋的门口,就被一个人叫住了;“小伢子,你回来了?”说的话和昨夜梦里死去的大爷一模一样!

周志鹏听了心里又是一紧,抬头看着说话的人,他也是一身庄稼人打扮,穿着蓝布吊兜服,也是一双裹满泥的黄胶鞋。只是没戴草帽,背上也没背化肥袋子。一张脸很黑,花白的胡子扎扎着,一双眼睛黯淡无光,看上去无比的沧桑。周志鹏定了定神,仔细看了看,认出了面前的这个人。虽然好多年没回来了,可是这个人还是熟悉的。

他是老邻居李万顺,离他们家不太远,只是没想到又过了些年,他怎么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他今年也就五十多岁吧,不过看上去好像比70还要老。

之所以记得李万顺,不仅仅因为他是离家不远的老邻居,还有李万顺的儿子和他是同班同学,小时候经常一起玩。只是李万顺的儿子没等长大成人就死去了。李万顺的那个儿子死去时只有九岁,是在暑假时去村西的大池塘里洗澡淹死的。本来那天他们也叫上了周志鹏,可是周志鹏当天的作业没写完,被妈妈看着出不了屋,就没有去。

后来当天的下午村里就传来了哭声,那个九岁的小男孩,下到池塘里就再也没上来,等到被人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一具漂在水面上的尸体了。那就是周志鹏童年时的玩伴,李万顺的儿子李小军。

李万顺也就这一个儿子,心肝宝贝一样的。孩子死了,媳妇不多久就疯了。看见和自己儿子年岁相仿的男孩就跑过去叫儿子,抱住就不愿意撒手。有时候手里也会拿些糖果之类的。看到那么大的小男孩就笑笑的给人家送去。

开始有些小孩看到有人给糖果,伸手就接。可是接过糖果就被这个女人抱住了。男孩无论怎么挣扎,她也不放手。男孩吓得大哭,哇哇的叫,叫来了村里别的人。才把那个男孩从她手里解救了出来。以后所有的小孩一见到她立马就跑开了,也不管她在后面儿子、儿子的叫。

周志鹏和她是一个村里的,与她见面的时候最多,躲都躲不过去。有段时间她找不到别的小孩,就天天在他家门前等着他,一出门就跟着,好在后来她收敛了许多,不再主动上前去抱了。有时候是远远地看着,有时候嘴里喃喃的说着,声音不大,得靠近了才能听清。说的最多的是儿子怎么不理我呢,就这一句话反复的念叨。

小时候周志鹏特别害怕她,可是害怕也没用,总是能够遇见她。后来周志鹏渐渐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九岁的小男孩了。以为这个女人就不会缠着自己了,可是也不知怎么了。他长大了这个女人还是能认出他,即使他在县城上高中,回来遇见她。还是要叫他儿子。

周志鹏很多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样了。而今在老屋里遇见了李万顺,李万顺怎么老成了这个样子,周志鹏在心里叹了口气。也难怪,儿子死了,媳妇疯了,这么多年心里该有多苦啊。

眼前的李万顺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周志鹏心里明白,其实每次看到他,李万顺的心里都会难受。毕竟自己和他儿子一般大,如果他儿子不死的话,也和自己一样高了。

“小伢子,你好几年没回来了,看到你家的门开着,我一想就是你。”李万顺的话打断了周志鹏的思绪。

“啊,是啊,好几年了,叔你身体怎么样,还好吧”周志鹏是明知故问。

李万顺苦笑了一下;“呵呵,还那样,不知怎么就老了”

周志鹏小心翼翼的问;“那我婶呢,她还好吗?”

李万顺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她也死了,这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周志鹏心里一震,怎么会死呢,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心里这么想的,嘴里就说了出来。

“唉,说起来也是怪我,那一阵子她不吵不闹的,只是和谁都不说话,我以为她好了,就放松了。哪里想到最后她竟然也跳进了那个池塘里,之后再也没上来过。”李万顺说的很平淡,可是在周志鹏听来一样的震惊。小时候那个时常跟着自己的疯女人她也死了,也跳进了那口池塘。

周志鹏看着李万顺那张沧桑的脸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几年都过去了安慰的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好在李万顺打破了沉默;“小伢子,你是回来给父母上坟的吧?”李万顺也许早就看见了门口那些烧纸和贡品。

周志鹏点了点头;“是啊,好多年没回来了,这也到清明了,给父母烧几张纸。”周志鹏嘴里应付着,却没说回来上坟是源于昨夜的梦。

李万顺点了点头;“哦,那快晌午了,你去吧,就不耽误你了,回来的时候到家里坐会”

周志鹏答应几声,应付过去了,心里很清楚不会去他家,李万顺适时的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转身回头又看了一眼周志鹏。那一眼里所隐藏的内涵,周志鹏当然懂得。

李万顺走之后,周志鹏将那些烧纸都拿出来,装在一个大袋子里,提着这些东西上山了,父母和爷爷奶奶的坟都在西山上。离村里有三里多路,都是那种难走的小路,周围是庄稼地,两旁长满了草,根本开不了车。

周志鹏一个人沿着一条小路一直走着,父母的坟头他还记得,虽然好多年不回来了。那里是他们周家的祖坟,其实也算不上祖坟,只是往上有几代人埋在这里。从太爷爷到父母不过三代人。

只是好几年没有人祭奠过,这里是一片荒凉的景象,坟头的草长的很高,旁边还有一棵不知名的树,那样歪歪的长在那里。有两只蝴蝶落在树枝上,正在翩翩起舞。

周志鹏将那些烧纸从袋中拿出来,给父母的坟头烧纸,之后又给爷爷奶奶烧,到大爷的坟头的时候,看到坟头上开裂了,有很长的一道裂痕。裂缝很深,不过很窄,裂缝两边长着草,中间的裂缝有些深不可测的样子,黑黝黝的再往里就看不真切了。周志鹏心里有些纳闷,怎么会这样呢,父母和爷爷奶奶的坟不是好好的吗。想了想也没往心里去,上完坟总算完成一件事,哪怕是心里的一项任务。

周志鹏从山上下来心情就轻松了许多,许多年都在大城市中生活,村里人看着是风光无限的样子,只是背后所承担的压力,谁又懂得呢。正好请了一天假,在这曾经生活过的山村好好看看。这里承载了全部童年的回忆。

周志鹏这样想着,走走停停的四处看着,他虽然在这里是土生土长的。可是很多年都生活在大城市里,如今山上的这片土地他已经很陌生了。看着一切都觉得新奇。正看着忽然被一所茅草房吸引了,这所茅草房离来的时候那条小路不远,不在同一方向,怪不得来的时候没看见。一所茅草房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何况是对于从小在山村中长大的周志鹏来说更是如此。

可是这所茅草房在周志鹏的记忆里是没有的,虽然他离开了很多年。可是并没有听说谁在这个远离村子的地方盖了这样的一所房子,这里也没有电怎么住啊,可是看着看着周志鹏却看出几分眼熟来,尤其是那扇破旧的门,总觉得在哪里看过。又想不起来,感觉心里就是怪怪的,低着头边走边想。走了几步猛然抬头,啊,那个茅草房,是昨天梦里死去的大爷领他去的地方!

一想到这个,周志鹏的心又砰砰剧烈的跳了两下。周志鹏站在远处那么看着,一直看着,那所茅草房并没有觉得哪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两扇不大的窗布满了灰尘,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周志鹏抬头又看了看天,此刻阳光正足,灿烂的阳光都有些晃眼睛。周志鹏深呼吸了两口气,用手拍了两下胸口,大踏步的向那所茅草屋走去了。他要去看个明白,梦里的场景怎么会和现实里重叠在一起?

周志鹏踩着野草,斜穿过来时的小路,向那所梦里也曾出现的茅草屋走去。那所小屋静悄悄的,好像从来就没有声息,也感觉不到一丝生气。可是这阻止不了周志鹏前进的脚步。周志鹏大步来到茅草屋的门前,小屋里静悄悄的,听不到什么声音。门口的一块空地上没有长草,可是连一个脚印也没有。他盯着那扇破旧的门板,喘了两口气,一用力拉开了那扇破旧的木门。传出一声难听又刺耳的声音,和梦里大爷的开门声是如此的相似。可是周志鹏很清楚这不是梦,眼前的阳光正足,也不怕什么。

周志鹏拉开木门就进了屋里,屋里光线很暗,因为两扇原本就不大的木窗玻璃上布满灰尘,加上这所茅草屋的墙壁还是最初的样子,是和好的泥加扎碎的稻草抹上去的,黑黑的和脚下踩的大地区别不大。外面阳光刺眼屋里却很黑,周志鹏刚要闭眼,想适应一下,忽然从脚边窜出来一样东西,毛茸茸的。周志鹏大叫了一声,急忙回头去看,原来是一只野猫。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爬进来的。这只野猫一窜,带起了一路的灰尘。周志鹏拍了下胸口,感觉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

周志鹏径直走到了屋里,坐在一铺小炕上,眼睛已经适应了,首先往对面的墙上看,昨夜的梦里对面的墙上赫然挂着的是大爷的遗像,就是因为在梦里看到这个,才被忽然的吓醒了。

周志鹏抬头看向对面的墙,并没有遗像,只挂着一只老式的石英钟,可是早就停了。时间定格在两点17分,这个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午夜的两点17分。周志鹏一下想起来昨夜在梦中惊醒开灯之后,看到的时间也是这个,一分钟都不差!

周志鹏看到如此巧合的时间,再次环顾了下四周,屋里设施陈旧,竟然没有一件现代化的家具!仔细看看那个摆设,怎么看怎么觉得和梦里一模一样!

周志鹏这时候有些害怕了,心里突突的一阵乱跳,又想起刚才上坟时,看到大爷的坟上那条深不见底的裂缝,又想起昨夜的那个梦,死去的大爷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周志鹏想到这里全身颤栗起来,跌跌撞撞的想要往外走,刚站起来走了两步,一下撞在了门框上,周志鹏顾不得头疼,急着想要走出这间茅草屋,脚下一个踉跄却摔倒了。周志鹏定睛一看绊倒自己的是放在过道上的一个化肥袋子!鼓鼓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周志鹏心里好像一下明白了什么,这不是昨天梦里那个死去的大爷背在背后的化肥袋子吗?他领着自己走了一路,最后放在了墙角,说出去办事一会就回来。这个袋子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死去的大爷。。。。。。。周志鹏越想越怕,挣扎着起来,推开门。冲着通往山下的小路一路狂奔。


看到从那所茅草屋里跑出来一个人,在山坡放牛的张二感到很惊奇。那所空着许多年的茅草房怎么还有人去呢,除了自己在山上放牛下急雨时没有地方避雨,好像没有谁走进那里了。张二看着从茅草屋里跑出去的人影,一拍脑袋,哎呀自己前天在地里摘的小半袋的瓜,放在屋里还没拿回来呢。光顾着避雨了,这记性。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