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您逝去后您老公二次庆生

中午爷爷叫我出去吃饭 按往常的节奏我十二点半才会去吃,但是想到今天这特殊的日子,加上任务完成得差不多,还是觉得提前去吃,心里很清楚爷爷要说啥,也很明白他的心情,纵使我老劝他放下放下,自己心里又何尝不知放下谈何容易。

别说他,就连我自己都不敢表现出来,可是我必须要忍着自己的情绪,否则就会变成祖孙俩抱头痛哭。倘若我哭了,爷爷可能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说快也快,转眼你离我们而去快两年了,有时候我在想,若是那天我打了电话给你是不是结果又会不一样了呢?

其实还是因为这事过于突然,谁也没想到这么狗血的意外事件能发生在你的身上。从窗户上掉下来,下面有个车棚,撑死一两米的高度你竟然就这么摔死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你是意外而亡,可是我又在想他杀你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外面那女的? 为了钱? 不能吧,谁像你这样勤勤恳恳一年赚钱到头把工资全交给丈夫管的,纵使是外面那女的,别说交钱了,不花钱就不错了。

其实我很想说当时为什么大家不坚定决心要求尸检,为什么连你的亲生儿子也这么让你草草下葬了,为什么大家都觉得让法医和警察介入是丢脸的事,难道脸面比为你讨回一个公道更重要?

其实我很想说无论外边人怎么说,这压根都不会影响到二表哥,这关他什么事啊?为什么对他的婚姻有影响?外面人闲言闲语也最多是骂他爸,关在外面工作的儿子什么事?

然而,当时我没有勇气站出来,作为一个侄女,连你儿子都没有发话的情况下我实在没有勇气站出来表达什么,我原以为他回来铁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可是,我好像想错了。

我不知道是他也受了太大打击,还是被自己父亲这边和母亲娘家人这边夹在中间,双方各执一词而怯懦了。当时的种种我总感觉他在隐忍。

我因为和他关系没有像和大表哥那么熟,所以并没有表示安慰,因为连基本的独处时间都没有。不知道是他爸这边怕我和大表哥说啥还是什么,直到下葬前我们都没有时间和他独处。

下葬前那天大表哥想办法让他开心,甚至都拿我开玩笑还是没办法看到他的笑容,我们都知道,这题无解 只能他自己自己走出来,但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够主动的表达出来。

前阵子大表哥说二表哥主动给他发了消息,也是苦于没有人可以说说心里话,自己父亲谈着新恋爱不管他,姨妈动不动就是抱怨他爸他也不想听,我爸,也就是他舅舅,脾气不好,外公年事已高很多事不懂,思来想去只有大表哥能找,但大表哥也被你寒心了好几次变得没那么和你亲近了。

我总是在想,如果早些年你对你妈好点,是不是就不会这么伤心,如果早些年你一直和我们保持联系,是不是现如今我们几个兄弟姊妹还是可以开导你。大表哥老让我主动找你,可我实在觉得尴尬,我俩常年不联系见面都没话说,突然让我去安慰人家,很别扭。加上男孩子,若不是女朋友,我怕是不会轻易愿意在另一个女生面前哭,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尤其还是自己的妹妹。

所以后面听大表哥说守夜的那晚我们都离开了,二表哥趴在棺材上痛哭,这我是绝对相信的。这也是为什么每次我妈说二表哥不会哭我会怼回去的原因,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也不想让我们看到他过于脆弱的一面,我相信他也曾有多个不眠之夜,无数次借酒浇愁,但我能做什么呢?

我只能希望他能尽快找到那个懂他 爱他,能陪他携手一生的女孩子。

至于我们,则是能不去就不去,能在家待着就在家待着,尽可能和他爸少来往,看着他这下贱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哭的都是装出来的吧,我姑下葬不到一个月你就把那个女的带回家,看着你都恶心。为啥当着你面都不开口叫你了,以前不想叫也得叫是看着我姑的面,现在我姑都不在了我还叫你干嘛,毕竟你确实不是个东西。

爷爷今天估计又是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中午当着我面都眼泪汪汪,我怎么会不理解原因,我虽然嘴上说着要放下放下,但是这丧女之痛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我能做的,也只有说说道理,毕竟道理说起来简单,这痛都得大家自己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