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爱情(37)

彭杨的恐慌让我感动,但同时也让我警醒。他打我电话不通,敲门不开,立刻想到的就是我们是不是出事了,这种想法让他焦虑万分,进而崩溃。理性想一想,我们娘仨同时出事的可能,实在是太小概率了,他竟然会这么想,原因在于他自身的不安全感。或者,他对此刻感受到的幸福是不信任的。会有虚幻的感觉,以为肯定会失去。所以他宁可优先相信坏的结果。

我继续建议彭杨去和心理医生聊一聊,每个人内心深处都会有隐藏的怨念,如果不解决,不和解,有一天就会爆发出来。

彭杨慢慢接受了这个想法。

2014年3月,彭杨开始接触心理咨询。有时候回来会愤怒。有时候会伤心。我不太清楚究竟咨询了什么,也没有过问。

我想让星星月亮上幼儿园,然后我去工作,彭杨不太乐意。两个孩子上私立幼儿园就要七八千,我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吗?再过两年再说吧。我很气愤。

我想工作,我在家就要发霉了,我需要有我自己的圈子。彭杨表示不理解。“哪周我在家或者彭宇过来,不都让你出去逛书店,看电影吗?”我和他快没有什么可谈得了。很多时候我私下里会觉得他很无聊很无趣。

一次和贾晓萌约着看电影——她超喜欢看电影——说起来我的苦恼,她说我们学校招老师呢,你去吧。我们幼儿园据说不错,你去了还可以享受员工折扣,就是工资很低。不过为了孩子你就忍了吧。

我很开心。准备了简历,发给贾晓萌。慢慢地五月开始第一次试讲,六月第二次。竟然顺利通过。八月入职,六月星星和月亮也如期进入幼儿园。——虽然园长也说了一些困难,但最终仍是解决了。

我依然没有额外的收入,因为薪水每月都要扣得干干净净。好在我的目的是为了上班,如今也算求仁得仁。彭杨也很满意,他说:“还是赚的,有人给你五险一金。”我很气愤,但也认同他说的没错。一时也不好发作,但仍然觉得憋闷。终于有一天我想到了原因:“彭杨,无论我去上班,还是不去上班,你考虑的都不是我是否快乐,我的感受是什么,而是钱。”彭杨瞠目结舌,对我的控诉觉得莫名其妙。——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彭宇和王萌十月一领证,找了个餐厅请了请同学同事。我婆婆为他们的节俭作风表示满意。她也不想请假操持,我也喜欢这种风格。然而王萌父母感到不满,觉得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怎么也不能这么草率,请人看了一个正月的日子,要在王萌的老家大办一下。老夫妇定做了婚纱和西装,装修了新房,定了20桌酒席。我们也觉得很对不住人家,赶紧给我婆婆买了旗袍。打算年前带老太太烫头,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后参加婚礼去。彭杨这次表现得很像一个家长,拿了三万块钱,开车去了趟王萌家。假托是婆婆的意思,对王萌父母表示感谢。两家都很高兴。后来据说王萌妈妈留下了一百,把剩下的钱都给了王萌。王萌又给了我婆婆。我婆婆拿得理所当然,打电话给我说:“必是你们不缺钱,拿钱给别人,我就留下了。”我真是哭笑不得。

王萌妈妈或许出于虚荣的心理,百般游说彭宇让他把彭浩叫回来参加婚礼。彭宇无奈告诉了彭浩。彭浩欣然答应,安排自己的时间,空出寒假。他博士后已经修完,进了一个研究所。薪水很高,还在那里贷款买了房子。他的女朋友叫徐丽丽,高中时父母离异,各自重组家庭,她为了不见他们只身去美国留学。父母双亲将对女儿的爱化作源源不断的金钱,让她一直衣食无忧。除了不想和彭浩结婚,其他都很好。两个人同居,AA制。能看出彭浩非常爱她,每次都哀怨地说:“她总给我随时抛下我离开的感觉!”

我婆婆也请了假,收拾东西打算来我们家,过年后就去王萌家参加婚礼。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来电是婆婆的东家。她说:“赶紧的,你婆婆摔倒了,昏迷不醒。”

我吓了一跳。赶紧打了120,让先去婆婆那儿接人。我又打电话给房东,她说:“我们已经不打算用她了,现在她病在我们这里,要是死了就太晦气了!”我心里一阵骂娘,仍然忍着说:“无论如何,您受累让120把她带去医院。我们不讹你们。”

我打电话给彭杨彭宇,他们也慌了。北京的路堵成了屎,我临时起意,换乘地铁,一路狂奔。一边打电话指挥120送去最近的三甲,一边把地址发给彭杨和彭宇。

等我到达医院的时候,婆婆已经输上了液。仍然昏迷。医生说是脑出血,现在正在控制,送来的比较及时,但需要马上手术。彭杨和彭宇立刻签字,然后老太太送进了手术室。

彭宇说:“签字的条款里,有一条说可能大出血,直接——”

彭杨说:“那都是小概率事件。给彭浩打电话了吗?”

我说:“给他打白让他着急。”

彭杨说:“打,让他改签飞机回来。”

我知道彭杨在担心什么,彭宇立刻出去打电话了。

晚上王萌也跑了回来。手术做了六个小时。我们水米不沾牙。王萌给我每人一杯小米粥,但是寡淡无味,也吃不下。

星星月亮在贾晓萌家里,她电话说俩人睡了。我也放心了。

从手术室出来进了重症,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出血点找到了,前期不排除有说话障碍。我抱了抱彭杨,他的全身都在颤抖,我知道他在抑制自己的情绪。彭宇已经流泪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喜欢独自置身于空旷延绵的路上 在未达到目的地时,有大把的时间反刍、追寻和思考 也可能是行驶的速度快了,当下的灵魂追...
    晴方925阅读 121评论 0 1
  • 如果有一天, 天空失了颜色, 还有谁会记得 那白云的漂泊? 如果有一天, 燕子忘却北国, 还有谁会记...
    木叶丶飘阅读 159评论 1 6
  • 去年的元宵节,我们在南京路的小巷口里放孔明灯。我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我们四个人,有两个人买了孔明灯。我们几个人合伙...
    王大雯雯子阅读 6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