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咸鸭蛋……

最近,没有胃口,吃啥都兴趣缺缺。昨天下班,看到路边小店有卖咸鸭蛋的,突然想念小时候吃得咸鸭蛋了,就买了几个回家。剥开一个,咬一口,没有记忆中的黄油冒出来,顿时有点失望。

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去奶奶家吃饭。老人家做饭一般都偏爱油咸,所以感觉奶奶做的比妈妈做的味道好吃些。

那时家里还不富裕,老人家经常用一个深色的坛子腌制一些咸菜之类的。我最喜欢吃奶奶腌制的鸭蛋。

记忆里,奶奶家还养着几只鸭。童年的我不懂事,看着它们老是只吃饲料,不喝水,心里很着急。怕它们噎着,经常抓着小鸭仔喂它们喝水,结果总是把可怜的小家伙们弄得奄奄一息。可以想象,奶奶每次看着我那委屈无辜的小眼神,心里肯定又生气又好笑。

最高兴的事,就是在院子里帮奶奶找鸭下的蛋。老家有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几棵大槐树,只要去槐树底下转一圈,基本就能发现几颗蛋。

小小的我,拿着竹编的小背篓,把拾到的蛋小心放到背篓里,用一块青花蓝布盖好,然后跑到奶奶跟前邀功。

奶奶总会惊喜地接过我的小背篓,一边夸奖我,一边把蛋拾出来,用布擦干净,然后就放到一个黑不溜秋的大坛子里密封好。

我不知道里面早已经放好了粗盐,以为这个黑不溜秋的坛子有种神奇的魔力,能把生鸭蛋变成好吃的咸鸭蛋。

我小时候很挑食。奶奶没办法,就会哄着我说,如果我把碗里的青菜吃完,就奖励我一颗咸鸭蛋。那时候,觉得咸鸭蛋,是除了西红柿炒鸡蛋外,最好吃的东西了。

把咸鸭蛋往桌子上轻轻磕磕皮再剥,就容易多了。不过,靠近蛋黄的地方比较薄,蛋清很容易沾着蛋皮被一块剥下来。这时,一股诱人的黄油就顺着手指流下来,我赶紧把鸭蛋放到碗里,生怕浪费了这人间美味。

用筷子一点一点挑着吃,香沙可口,细腻有味道。虽然流油,但是一点也不觉得油腻。

鸭蛋黄吃完后,我把蛋清往碗里一放,就想溜之大吉。每次,都会被我奶奶识破,一把将我拽住,非要看我吃完,才肯放我出去玩。那时候,我觉得奶奶真是太难为人了。

后来,生活条件好了,又搬了新家,没有了大院子,奶奶也就很少再用坛子腌东西。而我,因为学业,在家呆的时间越来越短,也很难再尝到奶奶的手艺。在学校,也会偶尔买几个咸鸭蛋吃,但蛋黄是那种淡黄色的,没有黄油,更没有记忆里的那种味道。

现在工作了,一年中在家呆的时间也就十几天,每次回家都是匆匆来,匆匆走。跟我奶奶说不了几句话,更别提吃几顿奶奶做的饭了。奶奶的咸鸭蛋,也终于随着岁月的流逝,变成了回忆。

去年,跟朋友一块去泰安东平湖游玩,尝了尝当地的特产,东平湖咸鸭蛋,感觉找到了一些记忆中的味道。

听当地人介绍,他们喂养的鸭子,喝的都是东平湖的水,吃的是湖里的鱼虾和水草。鸭子吃饱了,就在湖岸边上晒晒太阳;睡足了,就跑到湖里戏戏水。所以,他们当地的咸鸭蛋,个头大,蛋质细腻,黄油多,口感好。就连苏东坡都说东平湖的咸鸭蛋“点缀盘飧亦时欲”。



我们都是笔尖里写梦想的人,我是孙小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