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山中清贫岁月年最俏

      老家在素有“江南天然药库”美称的药姑山腹地,药姑山势磅礴,树木葱郁,花草繁茂,风景秀丽!如今正在大张旗鼓的进行旅游开发,然而在我们的儿时,她却没有这般名气,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她的贫穷与落后!

瑶族发源地药姑山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的老家虽然有山也有水,那时由于山高林深,交通闭塞,不管我们的祖辈、父辈多少勤劳,仍旧摆脱不了穷困的命运。

      家家只有大片山林,没有半分水田,住着石头垒墙、树皮石板做顶的房子,在房前屋后修了很多阶梯状的旱地,种满了蔬菜瓜果、花生向日葵等。

破败不堪的祖屋

      平时家里劳力都是在山上砍树砍柴,地里劳作,收获的红薯、南瓜放满地窖,木柴辛辛苦苦运到山下几十里外镇上卖掉换点钱买点稻谷回来,脱完谷壳就只剩麻袋的一个角啦!那还得是家里好久的粮,导致那时吃顿米饭都是种奢望!

      每家做饭都是一小把米掺大半锅的干红薯丝,煮出来的饭又硬又难吃,煮饭过程中红薯丝煮软后总会浮在上面,所以饭熟后米饭都贴在锅底,家里常有不懂事的孩子在大家还没有上桌前就把米饭翻了个底朝天,二勺就毫不留情的把那点米饭捞得干干净净的,只剩少许稀稀拉拉几颗米饭黏在那分界处的红薯丝上。为了让我们把这粗糙难以下咽的红薯丝吃下肚,于是勤劳的妈妈就想着法子多做些我们爱吃的素菜,虽然喊着吃饭,倒不如说是吃红薯丝,吃素菜!

连绵起伏的药姑山

      一年里大多数的日子都是这么在捱着,一个个面黄肌瘦,瘦成竹竿一样!平时打牙祭的大餐就是水库里用渔网网来的小鱼小虾,偶尔运气好哥哥还会钓回来一条稍微大点的;家里来个山下的贵客时,妈妈会随手杀只母鸡,剁成大块装在陶土瓦罐里,放上铁支架煨在地炉火堆上,慢慢的香气四溢,然后就足够让我们垂涎三尺!

美丽的小瀑布
清澈见底的溪水

      这般清贫的日子里最让儿时的我们期待的就是过年!

      过年的时候公社会发几张粮票,妈妈就能买回一袋大米,让我们吃上饱饱的几顿纯正的香喷喷的米饭!布票发得多的时候,妈妈特别开心的请两位裁缝师傅来家里给大家做新衣服,每当这时家里大大的堂屋用板凳搭架子铺满床板来当师傅们的工作台,家里兄妹四个好奇的在下面钻来钻去,热闹得很,欢笑声打闹声传出老远老远!那空气中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横岭水库大坝

      过年的时候公社就会组织壮实的男劳力去起(打捞)水库的鱼,满船满船的鱼上来,就那样整整齐齐的排在斜坡型堤坝上。冬天气温本来就低,在这海拔一千六百多米的山区就更冷啦,大自然就是最好的冷库。往往一连取几天鱼,到最后感觉大鱼都被起干净了才作罢!于是全村男女老少倾巢出动聚集在坝上,见证最后这个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大家把鱼一一过秤计重,称的称,抬的抬,计数的计数,繁忙而又有序,最后才按人均多少斤分给每家每户,一般大小搭配,有的愿意要大的,有的反倒愿意要小的。记得有一年家里运气好,分到鱼精(最大的鱼),杀干净腌好后挂在地炉上的房梁上,都快垂到地上,于是乎四个不懂事的娃见人就炫耀我们家的大鱼来,呼朋邀伴来家里看鱼!

横岭水库、坝堤和群山

      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杀年猪!喂得又肥又大的猪能出好多肉,往往留点新鲜肉送礼过年吃,然后多数的都会做熏腊肉,然后来年上半年就能时而解解馋!杀猪后还有好多好吃的内脏,猪肝、猪肚、猪大肠、猪腰子等都是平素有钱都买不到的稀罕品,更不是没钱的我们能够经常吃到的,这些一般都是腌好留着过年慢慢吃。头顿杀猪菜肯定会做新鲜的猪血,液体的猪液被热水浇过就会沉淀成块,然后像豆腐样划成大块大块的,做的时候取几大块放在手上切成小块入锅大火煮开,放点盐和蒜叶就是人间美味!   

冬季美丽的雾凇

     

雪中的峰顶三仙坦

      过年的时候家里会从山下的镇上打回好多年货!香烛鞭炮家家少不了,平时不常见的木耳香菇红枣俗称过年三大样。妈妈还会给我们买点小零食,那时第一次见猫耳朵时我们亲切叫它婆婆耳朵;还有麻果麻枣(都是面食食品外面裹满芝麻)吃下去外酥里脆,满嘴掉粉渣渣,常常都会特别爱惜那点掉下来的渣渣,那才是精华,都是又香又脆的芝麻,于是要么用一手接着再次送到嘴里,要么用碗接着用勺子喂到嘴里!常去县城的爸爸也会给我们意外的惊喜,有时买来一只风琴,有时带回几套连环画!

      过年的时候我们可以撒着胆子放鞭炮爆竹!那时山里享受不起城里的烟花,小孩的花鞭,家里过年和我们玩的就是最普通的鞭炮和一捆捆的大个爆竹。爸爸会提前帮我们把鞭炮和爆竹一个个的分开,然后我们把它们一个个的放在墙洞里,插在泥土中,压在石块下,拿着那燃得正旺的长长的香,远远的猫着腰去点燃它们,然后迅速跑开,捂着耳朵来听那惊天动地的声响!或者故意在水边点燃他们然后随手丢到水里,看炸开来的水花四溅,然后开怀大笑! 偶尔可见淘气的男孩点燃鞭炮悄悄扔到大人身后去,可大人也不见生气反倒乐呵呵的!也有像我一样胆小如鼠的小女生,放鞭炮这事都要哥哥和弟弟来代劳!

     

集镇与云中的山

      过年的时候爸妈会带我们下山去给镇上的外公、舅舅、姨妈拜年。我们高兴的不是去拜年,而是兴奋可以再次在大人的陪伴下穿过修在大山中的长长的、黑黢黢的隧道去看看大山外面的天和地!无数次好奇来到隧道的这边,放眼望去,却只见那头又小又窄的洞口透着微微的光,从来都没有勇气走进去!

        ……

      过年充满了我们整个儿时最深舍的期盼。

      那时的年味浓,鞭炮爆竹声把年报!那时的年味美,大人小孩穿新衣帽!那时的年味俏,欢声欢语中迎新到!

成立不久的自然保护区
正在建设中的旅游区
央视《故乡》药姑采风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意外的全局变量 js中如果不用 var 声明变量,该变量将被视为 window 对象(全局对象)的属性,也就是全局...
    lynac阅读 626评论 0 0
  • 任裁一角,都是一画,任掬一捧,都是鲜花,任吸一口,都是馨香,任眺一眼,都是霞。清晨,随一挪步,都在畅游,傍晚,随意...
    木子山人野菊阅读 159评论 0 0
  • 4.16.14C神那个全然祝福的面向即那不诅咒任何东西的面向。在神的世界里没有永罚(Condemnation)这样...
    卡乐be阅读 39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