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夷夏平衡 第十六章世子成人

   冬至,是太阳出现在天空中最低的日子,也是重新开始升高的日子。

    从冬至开始,官方的狩猎活动正式结束,既保证人的安全也满足动物的生存,天气越来越冷,动物越来越凶。对于相和樊苏来说,冬狩的时间结束的更早——无论他们怎么威逼利诱,己子青再也不带他们出去了——两人只好在司徒府、后妃相氏的寝宫消磨时光,世子府是断然不能去的。

 插播一个广告:中国“二十四节气”被正式列入联合国非遗名录。二十四节气指导着传统农业生产和日常生活,被誉为中国第五大发明。——2016年12月1日。

    冬至日的重要性要在周之后才能体现出来,但是到了汉代又恢复到夏历——大概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农历。

    这里面涉及到夏商周三代不同的‘岁首’概念,据考证:周以冬至日作为新年的第一天,也就是以现在农历的十一月(冬月)为正月;商以现在农历的十二月(腊月)为正月,夏朝以现在的正月为正月。而正月初一过新年,据说要追溯到尧舜时期,至于新年为什么又是春节呢,这也和过年的时间有关系,迎接春的到来才是新年,所以商周的上层统治阶级都是来自于中原以外的地区,带来了不同的风俗习惯。

    夏后国的祖先虽然来自西北河湟一带,但属于逃难而来,韬光养晦之后,自伯鲧开始走上政治舞台,到大禹走进权力中心时已经全盘吸收了尧舜的理念。而商和周的缔造者虽然把各自的祖宗神升华到黄帝时期,但所表现出来的风格还是暴露了自身的真实面目。   

    在夏的时代,老祖先们并没有比陶寺遗址的尧时代进步多少,还停留在两分两至时期。当然这些已足够支撑当时的生产生活。   

    两分是指春分、秋分。

    两至是指夏至、冬至。

    随着黄河中游地区农业生产的发展以及部落之间的碰撞融合,产生了更多的节气和节日,比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就暗含了农历八九月份的两节(白露、寒露)两气(秋分、霜降),也是越来越丰富的精神世界在习俗和文学的映射。

    后来讲的“敬天法祖”是西周才有的观念,这也和周部落来自西部的戎狄之间或长期与戎狄生活通婚有关。

   ‘天’与‘祖’是天帝与鬼神的简称,‘天帝’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而鬼神在祭司的掌控之下,当君权想突破神权自立的时候,就爆发了严重的冲突。

    殷商后期的‘武乙射天’就是一个典型的斗争,至于武乙在河渭之间死于雷暴只有两种可能——周部落与商的祭司阶层合作杀了他或者纯属周部落的杜撰。

    从后来的文丁杀季历(文丁是武乙的儿子,季历是周文王姬昌的父亲)、商纣王(文丁的孙子)囚禁姬昌、周武王姬发伐纣等后来延续的历史事件来看,《封神演义》一书还是揭示了当时的历史事实:周部落一直在联合祭司或神权阶层来组成同盟共同对抗殷商的君权阶层,《封神演义》里神仙鬼怪的人物应该是一种图腾的人格化,等西周建国之后,又残忍的抛弃了神权阶层,所以众神归位,周称天子,又用分封建制的政策彻底消灭了伐纣时的同盟军——建立‘天’为一的唯一信仰,当然接受周的信仰就可以获得政治红利,比如姜子牙的齐国,后来还出了齐桓公那样的霸主。

 扯得太远了,回归正题。

冬至对于夏后国来说是仅次于夏至的日子,因为一个新的循环开始了。

    所不同的是,夏至日只是祭司的主持下的夏后国王室行为,而冬至日却是王室和百姓共同的节日。从颛顼命重黎绝地天通开始,祭司成为了一个单独的团体,封国属国可以拥有自己的祭司,但群臣百官只能申请小祭司来主持对各自祖先的祭拜。换句话说,祭司需要认证才能上岗,而且还有等级之分。

    冬至和夏至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这两天都不是人的节日,而是鬼的节日。如果不祭祀祖先,他们就会变成孤魂野鬼,不时的惊扰活着的人。新的循环开始了,就要拿出收获的三牲五谷祈求新的丰产丰收。

    尽管冬至是王室和百姓共同的节日,但却不需要共同的行为,而且整个夏王室并不是很重视冬至的纪念意义,所以冬至就变成了相对亲民的节日。当一个节日变成民间行为时,它就会从本源派生出丰富多彩的样式,从而拥有更加旺盛鲜活的生命力。

    夏后国王室并不是很重视这个日子,冬至日当天的祭祖还是要做的;但是从第二天起就开始了为期十五天的宴请,跟现在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的情况很类似。昆吾和寒浞也都返回夏都,分别给夏后仲康带来了很好的信息。之后夏后仲康更加用心研究九鼎图,偶尔也参加五司的家宴或者宴请五司和各国使节。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个春分,后羿离开夏都刚好一年时光。

    夏后国迎来了一个盛大的节日——世子相的成人礼。

    昆吾氏族是这一年来最忙的人,因为樊苏的关系,司徒当仁不让成为主礼人。

    这一日,群侯百官早早来到议事大殿,今天只有欢乐没有争执。

    早晨起来世子相就在后妃相氏的主导之下换了衣服和发型,首先在外在表现上有了根本的变化,而内在的真正变化还要等待时机。

    在祭司巫韶的引导下相登上议事大殿,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主礼人隆重登场——世子妃的父亲司徒昆吾。

    首先司徒邀请夏后仲康讲话,夏后仲康宣布“从今天开始,相可以公开的参与讨论国家大事,并发表自己的看法”。

    热烈的掌声过后,相走向舞台的中央,首先向众人拱手施礼,接下来发表演说,无非是感谢群侯百官对夏后国的支持,父亲母亲对自己的栽培等等这些套话,最后祝福国泰民安阖家幸福之类的总结。

    昆吾的每一根胡须都都散发着开心,这一刻,是他距离权力中心最近的一次(上次抱着昏迷的仲康不算)。

    之后,昆吾宣布世子就坐。这一次世子坐在了夏后仲康的左边稍微靠下一点的地方,夏后仲康的右边是后妃相氏;之前世子都是坐在后妃相氏的右手边。

    接下来就是“斗宝”的时间,昆吾在台上就坐,主持人换成了韦顾二侯。

    在上一节曾经提到,大禹涂山会盟时,执玉帛者万国,但这并不意味着在今天还会有一万个国家或者部落的首领能亲自来夏都。部落之间也存在着众多的小共同体和联盟,尤其是居住在大国周边的小部落就没有单独送礼的权力——有能力也不行。

    按照南西北东,由外及内的顺序,韦候负责介绍部落或者方国名称,顾侯负责接收礼物。

    首先登场的是涂山部落,涂山是大禹王的妻族,夏后启的母族,她们送给世子的礼物是一枚白玉龟。

    第二位登场的是有虞国,有虞是舜的儿子商均的封地,他们送给世子的礼物是一个玉盒,玉盒内有帛书一封,上书八个大字“不赏不罚,不刑不杀”。

    第三位登场的是随侯,随是女娲贴身随从的后裔,他们送给世子的是秦丞相李斯称之为“四宝”之一的随侯珠。

    第四位和第五位同时登场,他们是房侯和南三苗,房是尧子丹朱之后,南三苗是房的联盟,他们在尧舜禅让时期就是联盟;他们送给世子的礼物是围棋和当地特产绿松石。

    第六位登场的是来自巴蜀的孟涂之后,孟涂在夏后启时期就是友好邦国,他们也送了两份礼物,一盒南海贝,一枚玉蚕。

    听到巴蜀玉蚕之时,夏后仲康心中甚是欣慰,这是哥哥太康的礼物,他们不仅过上了男耕女织的平静生活而且还相当富裕。

    当韦候宣布第七位登场部落的时候,人群中开始有些骚动,他们是西三苗,伯鲧当年与尧抗争时期的老战友,伯鲧之后他们从未来过夏都,这一次派了一个十二人的队伍带来一把刀。当顾侯展示这把刀的时候,众人更加震惊,它竟然是是谷穗的形状也是谷穗成熟的颜色。

    第八位登场的是析支,这是姒姓在河湟时期的故交,她们竟然送来了三份礼物,昆山玦,碧玉环和牦牛旗。夏后仲康听到这三件礼物,心中很是感慨,故交就是故交,远在千里之外还惦念夏后国王室的和谐。

    第九位登场的是彭伯寿的代表,彭虽是东方部落,但彭伯被夏后启派去夏河故地监视武观守灵,也按照西方顺序出场,他们带来两件礼物,一件也是玉盒,玉盒里也是帛画一幅,尽管顾侯并没有打开帛画,但熟悉彭伯寿的人还是猜到了帛画的内容;世子被众人脸上的表情所吸引,也许再等些时日他就知道那种表情意味着什么了。另一件是玉琮,代表说是世子的王叔武观所赠。

    当韦候读出第十位登场部落的名字‘凶都’时,大家都觉得非常陌生,当看到部落代表走上前台时,大家开始悄悄询问身边的人——因为这一男一女长得实在太高了。夏后仲康最近在研究的九鼎图这次派上了用场,当然台下也有人猜到了——他们就是滞留在大泽的夸父后裔。夸父部落最早是居住在‘凶犁土丘’东方部落,辗转迁徙从东到西再到北,现在居住在’成都载天’山北的大泽一带,他们是上古时期两大巨人部落之一。

    夸父后裔久居大泽,很少返回古九州之地,但是因为他们与蚩尤、共工两大部落关系密切源远流长,所以台下很多部落代表返回本邦时都着重汇报了这个消息。

    他们送给世子的礼物倒是非常友好,九根桃木杖。

    第十一位和十二位是有易国和孤竹国,当韦候宣读代表名称时,世子听到了墨台巳的名字,另一个名字叫易参。

    后妃相氏看到了儿子失望的表情,作为母亲,她当然知道为什么。

    这两个国家送的什么礼物,顾侯并没有展示。但台下的群侯百官都知道,就算没有礼物,这两个国家也是夏后国贵宾中的VIP,去年是世子亲自带着这两个国家的使者进入内城,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在夏后国的日子竟然都是住在内城。

    第十三位部落并没有派代表过来,走上前台的依然是孤竹国的二王子墨台巳,这个国家是更加神秘,居住在大陆以东少海以西有禁地之称的有鬲氏。这次顾侯倒是展示了他们送给世子的礼物——鱼皮衣四套(在玄冥拯救后缗的时候,鱼皮衣保护了腹中的胎儿少康)。

    听到这个名称时,最感惊讶的就是寒浞,但是他也无法判断有鬲氏到底是什么意思,有鬲与有穹乃至整个东夷集团来往很少,偶尔还和有穹边界互射。寒浞又想到了逢蒙,这个家伙上次过来支援,丝毫没提起有鬲氏的事情,现在看来有鬲氏有倒向夏后王室的可能。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台下众人也很好奇,这个生活在女娲禁地的部落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族群,他们那里的鱼怎么那么大,竟然可以做成衣服。更多的人表示了怜悯之心,不能养蚕的地方生活真是苦啊,衣服都没得穿。

    第十四位是夙沙氏,这是个半陆半海的富裕小方国,它的出现对自身是一个悲剧,因为它与夏后国的距离太过遥远,长途跋涉来寻求夏的保护惹恼了后面这位,也吸引了众多部落的目光。他们的礼物显然海外交换所得——楛矢石砮。

    第十五位部落大家就很熟悉了,司寇寒浞的母国寒地,豷作为代表走上前台,他亲自展示了来自东方的礼物——流波山夔牛鼓。

    听到这个消息,最心塞的就是韦候,最震惊的就是仲康——寒浞的触角竟然已经伸到了东海之上。

    当韦候调整心态准备宣布第十六位部落时,议事大殿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来者是十三位蒙面女子,中间的女子首先问候了夏后和后妃,然后自称来自穷桑,送来礼物两套:酿酒器酒具一套和五弦琴、二十五弦瑟各二,点名世子相亲自来接。夏后仲康呵斥住了怒不可遏的昆吾,微笑着问候穷桑王,并安排世子下台迎接。

    相起身,微笑着走下台来,拱手施礼之后,一一接过礼物。

    十三位蒙面女子一言未发,转身离去,留下错愕不已的众人。

    原来的第十六位变成了第十七位,转了一圈,又来到了东南方向。

    第十七位是三个部落组成的大野泽联邦——有仍氏、有缗氏、三朡氏三个部落代表大野泽周边部落送来的礼物是四色玉麒麟。

    第十八位是葛国,他们送给世子一只獬豸。

    第十九位是封父国,占据济濮交汇之地,这个小国境内的鸣条,更加闻名于世。他们的礼物也是一个玉盒,透明的玉盒里也是一幅帛画。显然夏后仲康很重视,因为顾侯直接把玉盒交给了他,也没有介绍帛画的内容。

    第二十位是戈侯,来自荥泽西南边的森林之中,他们的礼物包裹在黑色的丝绸之中。顾侯接过来也是直接交给了夏后仲康。

    第二十一位也是如雷贯耳的超级大国,夏后启的妻族,太康的母族——康回国,她们送给世子的礼物是八孔七音骨笛。世子期待的五叔六叔并没有来,代表康回国的是女性。她们还有一份礼物送给祭司巫韶——一幅完整的巨型龟腹龟背,由四位蒙面男士抬过来。巫韶谢过康回的代表,一只手就拿到自己的座位旁边去了。

    韦候介绍第二十二位是来自华山玄圃的部落,但奇怪的是,赠送礼物的代表竟然是台上的祭司巫韶,而且她也没有礼物,只是给了世子相一个拥抱。在所有人的心目中,这个拥抱比任何礼物都要贵重,这是一个象征!

    在众人的羡慕之余,迎来了第二十三位部落,一个更加神秘的鱼育部落,救过西征的颛顼,与舜结过姻亲,他们掌控着巨大的国土,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国都在什么地方。幸运的是有鬲氏并没有派代表过来,否则现场会打起来。他们的礼物是一棵挂满珍珠的树,他们自己没有介绍,顾侯也不知道是什么。他们和穷桑一样,送完礼物就离去了。有好事者说是琅玕树,但很快就被人否定了,那应该是三珠树。

    第二十四位来自河汾之交的皮氏,送来的都是上等的毛皮。

    在接下来就是京畿之内的封国侯国,一一列举下去,这本书要写不完了,毕竟“执玉帛者万国”。

    最后说一下五司的礼物。

    心塞的韦候送的也是本族特产——豨皮鼓。

    顾侯封地没啥特产,于是买了一份礼物——八方玉版,与康回国的龟腹龟甲正好组成一套,送给祭司巫韶更合适。

    倒数第四位和第三位分别是司空伯康和司马元康,他们送的礼物显然是商量好的——歌舞侍女,非常符合两位的风格,也更关心世子成人之后的精神生活。正在大家翘首以盼准备一睹芳容之时,顾侯宣布:已经送入世子府中。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嘘声,夏后仲康也没有怪罪大家,毕竟节日进行到现在,快乐的气氛很重要。

    世子在思考,如果樊苏知道了这份礼物,该是一个什么表情和态度呢?但是很快他就没有心思想这个问题了。

    倒数第二位是司寇寒浞,他的礼物的确震撼全场——五色玉五凤朝阳。最震惊的当属世子,只有他见过‘双凤朝阳’,当时季康送给樊苏时就说是上古之物。世子起身向寒浞拱手施礼,亲手接过礼物之后悄悄用手触碰,外圆温润如脂,中间的朝阳却冰凉如雪,恰好相反。世子也举起来向大家展示一番,台下台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有羡慕也有逢迎。世子坐下之后转过头想问问夏后仲康此物的来历,却想起六叔的话,就顺手把“五凤朝阳”交给父亲母亲观赏。寒浞看到这一幕很是满意,心想终于扳回一城。

    最后出场的是主礼人——司徒昆吾,他送的礼物就是赫赫有名的昆吾剑!

   ‘斗宝’的时间结束了,饥肠辘辘的众人等待着盛大的宴席。而在夏后仲康要看的却是韦顾二侯晚些时候送来的礼品清单,这将是一份决策建议书。后羿没有来可以理解,防风氏没来可以理解,羲和二侯竟然没来!

    哦,成人礼还有最后一个环节是有祭司主持的,可参阅《易经》中的《咸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