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之子,何以易育?

看一天病下来累的要命,有时候真想不通,人家一天看上百号病人都没事,我才看十几个就累成狗了,同样是大夫,差距怎么这么大涅?

粽子妈说:人家谁像你?看病就看病呗,找你看个病跟上一堂课似的,你不知道多言耗气啊?

是呀,很多话在课堂上已经讲过无数遍了,我总以为那么简单的道理就不需要我再讲了,都是些入门级的浅显知识,至于反反复复讲那么多遍么。可是真的至于。

非常至于。

总有没听过课的人来看病,总有人相信西医营养学是科学,是真理,只是这个“真理”并不能指导他们的生活,孩子总是老生病。

然而开课的时候就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来不了。

所以,人家看病以看为主,我看病就得以说为主。

真的好累!

下午看完病,和遥姐聊了聊,一致认为讲课还是太有必要了,而且要让更多的人听到,所以可能接下来还会再开几期微课,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还有什么理由不听课!

晚饭后坐在书桌前,随手一翻,恰好就翻到这一篇,我没有做什么标记,是因为这几页没有一句话不重要,全文贴出来,亮点自己找。

这里面记载着一个很惊险的小故事,千万别说看不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写这本书的是清代的一位儿科大家,姓陈,叫陈复正。他还有一个名震后世的字,叫“陈飞霞”,搞儿科的没人不知道他。这位老先生很谦虚,自称“末学”,笔下所言尽为金玉良言,看其字里行间,估计当时也没少跟病患家属磨嘴皮子。

如此一想,我忽然踏实了,睡觉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