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

昨晚无意间看到刚毕业出去几个的学生,在微信群里闲聊。那样子真有点娘家人看着嫁出去的姑娘,回到家,跟家人说说心里话,撒撒娇。画面很温馨,我静默着,不忍现身,去刷存在感,打断他们。恍惚间,觉得这群孩子长大不少,也懂事了许多。

忽地想起了在初一下学期学校的一次表彰大会上,这个班有20多个同学拿到成绩奖项。当时因为我们班获奖人数太多,名单太长,教导主任念了好长时间,全校师生一片哗然。也许这就是传说中鲜有的轰动吧。

有人说,这是班主任的荣耀。可在我眼里,这些荣誉是各科任老师和全体同学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势单力薄,一个人不可能撑起一片天。

要知道,我的工作风格是,在学校里看领导不顺眼,总是敢当面跟他们撒泼,但对搭班各科任老师,向来都是毕恭毕敬的。

因为我深知,在学校里,领导是公仆,一线教师最辛苦。

表彰大会后的第二天,学校开始举行征文比赛。

校级征文比赛,向来都是语文组内的事情。专业人做专业事情,除了一孩子说作文纸弄丢了,找我重新要了一张。其余事情,我都没去过问。

征文比赛的结果出来后,全校24个班级,有23个班级的学生获了奖。没错,我们班这次又成了独一无二的班级,只是以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式。

如果说,上次成绩表彰,我们班是鹤立鸡群,那么这次征文比赛,应该是鸡立鹤群了。

语文老师不好意思追根问底。我不信邪,去找年段长,要个说法。

尚未知道比赛结果的年段长,听了我的话后,一脸愕然。我让他打开手机看微信群里公布的竞赛结果。结果,他和我一样,表示难以置信。

最后,年段长安慰我,说他去找学校领导看看,是不是我们班的参赛稿件都弄丢了。如果稿件丢失,可以申请再评。如果稿件都在,那么我们只能当是吃了黄连的哑巴。

后来,年段长找了相关的处室,发现我们班的几份参赛稿件都在。

个中原因,不明而喻。

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只是,看我不爽,有本事朝我开刀啊?干嘛跟我的学生过不去呢?

再说了,校级征文比赛的指导老师都是写班级的语文老师。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只教学一个班,你昧着良心做这样的事情,究竟让谁难堪呢?

一个教师基本的职业操守都不在,还有脸给学生评奖?

年段长后来只能安慰我,这种校级比赛等级太low,不要放在心上。我觉得他更应该去安慰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不过,这事情,我还真放心上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市教育局有类似的征文比赛。我在班里公开了这个消息,鼓励孩子们去参赛。

也许是因为受了上次校级比赛的影响,孩子们的参与热情普遍不高。最后,班里只有两个女孩子给我递交了征文稿。

她们的稿子交上来后,我分别给她们修改了几个错别字,对文中的几个句子进行润色。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拿去投稿。

后来,学校与县检察院联合举办了一个活动。学校把主题征文比赛当成活动的一个环节。

万万没想到,打脸的事情发生了!学校把那些获奖稿件呈送给检察院。检察院的负责人经手审核时,发现里面一篇被评为二等奖的文章三观不正。

或许评奖的老师,做梦都没想到,丢脸丢到检察院。

再后来,市教育局的征文比赛结果出炉时,我们班的那两个参赛的女生,一个拿了二等奖,一个获得三等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