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讲师训练营【7期】20/21实践原创《一团青菜成了精》

06222傅婷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园青菜成了精

出了城门往正东,一园青菜绿葱葱。

最近几天没人问,他们个个成了精。

绿头萝卜称大王,红头萝卜当娘娘。

隔壁莲藕急了眼,一封战书打进园。

豆芽儿跪倒来报信,胡萝卜挂帅去出征。

两边兄弟来叫阵,大呼小叫争输赢。

小葱端起银杆枪,一个劲儿向前冲。

茄子一挺大肚皮,小葱撞了个倒栽葱。

韭菜使出两刃锋,呼啦呼拉上了阵。

黄瓜甩起扫堂腿,踢得韭菜往回奔。

莲藕斗得劲头儿足,胡萝卜急得搬救兵。

歪嘴葫芦放大炮,轰隆轰隆炮三声,

打得大蒜裂了瓣,打得黄瓜上下青,

打得辣椒满身红,打得茄子一身紫,

打得豆腐尿黄水,打得凉粉战兢兢,

藕王一看抵不过,一头钻进烂泥坑!

出了城门往正东,一园青菜绿葱葱。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园青菜成了精》巧妙地蕴藏了青菜们的特性,这是一种充满智慧的幽默。小葱青秆绿叶儿长得直,正像一根银杆枪;韭莱的叶片狭长而扁平,如同两刃锋。大蒜成熟后的裂瓣,辣椒的浑身红通通,茄子的紫涨圆滚,都成了战斗的结果,让人读出意料之外却又不得不信服的荒诞。写到莲藕时,不是说它天性生长于湿泥里,而是成了逃跑不及的败军之将,糊里糊涂,慌不择路地钻进了烂泥坑——孩子们怎能不笑出声儿来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的童谣需要好的画面来表现,增一分则太闹,减些许就平淡无奇。画童谣类的作品,一定要走进和它同步的韵味儿中,丢掉华丽虚假的习气,踏踏实实浸润到泥土里,才能相得益彰。我翻开书页,看到青莱萝卜们的神气活现和眉飞色舞,已然开始窃喜了。画家遵循着青菜们的独特个性,又赋予其饱满的情绪和孩童的顽皮,夸张却不鬼怪离奇,让这一群顽童煞有介事地摆开阵势,斗得畅快淋漓。儿子也是听了几遍就能自己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