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流浪记(十二)

字数 895阅读 21

球球流浪记(十二)

我仍然像过去一样每天什么都不用做,整日待在挂着我牌牌的笼子里,等待着买狗人的挑选,而店里很多时候一个客人也没有。我无聊至极,笼子里上下左右的栏杆早被我数了无数遍,有时得出的数字一样,有时不一样。如果得出相同的数字,我就会开心一阵儿,好像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一样;有时不一样,我就像犯了强迫症似的,数一遍又一遍。

曼妮每天来送饭、送水、打扫卫生。而我每天的生活就像固定好似的,一日三餐,定时定量。“蓝夹克”和曼妮居然还不算亏待我们,狗粮还算丰盛,不够还可以再加;按时大小便,两周洗一次澡;也会轮流带我们出去散散步;甚至经常放音乐给我们,舒缓我们烦躁的情绪。

很多时候,我蜷曲着身子;有时也和其他狗狗们聊天,有时干脆睡大觉。

花花教我如何在客人面前尽力卖萌,在来挑选的顾客面前做出各种看似可爱的表情,可是我做不来,真的做不来。我只有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才有可能做出各种讨好的表情,在这些陌生人面前,我真的做不来。

更多的时候我什么都不做,就是盯着门口发愣。我看着太阳升起,又看着太阳落下,一天天地过去,等待着买狗的客人们的到来,并接受他们的评头论足、挑三拣四。

有时白天睡足了,夜里睡不着,瞪着眼睛想了很多很多。我不止一次地想到盼盼,曾经的那个温暖舒适的家;想到我的妈妈,曾经的那个温暖的怀抱;想到过逃跑,离开这儿,去找盼盼;甚至——想到过死。

当然,这也仅仅是想想而已。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曾经试探着问花花有没有想过离开这儿,但这群看似粗鲁却智商并不低的家伙们马上就理解了我的意思,立刻就被一阵狗狗的狂吠声制止住了。

大个头的哈士奇杰尼大声呵斥着我,说如果保持现状,起码有三餐不愁,如果妄想逃跑,被“蓝夹克”和曼妮发现,可能会受到惩罚,况且外面的生活是非常可怕而且艰难的,我们身为宠物狗就是养在家中供人玩乐的。

牧羊犬小白嗤之以鼻的笑话我:“想逃跑?就凭你?!”

我充满信心的反驳着:“只要我们心齐,联合起来,找到机会,一定可以的!”

小白撇着嘴说:“谁告诉你就一定可以的?!难道全天下的鸡蛋联合起来就能碰得过石头了吗?!自不量力!”

我终于不再说话,彻底丢掉了幻想,接受了现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