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映雪裁芳草,陋室囊萤剪落花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题记


绣花鞋,精致、美丽,白流苏专注地缝着,细密的针脚,艳丽的颜色,慢慢氤氲、模糊地绽放出曾经美好的时光,和记忆中美丽的面庞。


正是这双鞋,曾将她带进一个不幸福的婚姻,在她挣脱出来寄居娘家时,又给她套上一副隐形的枷锁,使得她有苦难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收听有书第三期“悦读”栏目――“那年的情书”时,有一期是张爱玲,我特意去看了电视连续剧《倾城之恋》。


陈数将白流苏的忍隐、倔犟、无奈、不屈演绎得淋漓尽致,而黄觉饰演的范柳原我倒觉得差强人意。


我想起了《飘》里面的郝思嘉与白瑞德。


郝思嘉性格大胆奔放,爱憎分明、泼辣果敢,她敢爱敢恨,绝不会让自己委屈半分而去,即便经历了多次的打击,也能像小强一样奋起反抗,越挫越勇。为了心中的理想,她会不住改变自己,努力去接近目标。


心中的卫希礼像风筝一样高高飘在天上,郝思嘉在地上奋力追赶。


相比之下,白流苏是旧社会封建思想桎梏之中的金丝雀。虽然她为了自由勇于跟前夫离婚,但是却招致了世人的非议,甚至家人也不理解、不待见她,要不是为了她手中的那些钱,恐怕连门都不让她进。


现实就是这么冷漠而残酷,当白流苏手中的那点钱被家人盘光了之后,她便被自己的家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在母亲的默许下,被哥哥嫂嫂当作筹码和商品放在了利益交易的谈判桌上。


白流苏和郝思嘉相同的一点就是不肯服输,不肯认命,为了自由,她们都会豁出一切、放手一搏。


郝思嘉虽然不是社会希望的贤良淑女,但是她并不自私,也不恶毒,从她保护怀孕的媚兰逃离战火纷飞的家、敢于担当男人才能肩负的重担、想尽一切办法维持一大家人的吃穿用度,甚至是不顾怀有身孕还驾车操劳、差点遇险,这些都是她骨子里善良本性的流露。


白流苏虽然被家人一再算计,但是她依然时时惦念着他们。明知道他们的奉承不怀好意,可是她依然愿意去为他们奔波;明知道自己的付出没有回报,可是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们。


终于,无数次被出卖、被欺骗、被愚弄甚至是明目张胆地恶语相向后,她心累了,心寒了,终于相信,家,这个她心底最后的依靠坍塌了,灰飞烟灭了。


绣花鞋上的针刺痛了手指,渗出血来,在流苏冰冷的心头凝固。她要为自己谋求出路,她要自由的呼吸,不再接受一切的挑剔和苛责。


只有从笼子里逃出来才是真正的自由,否则再徒劳的挣扎也只能是从一个笼子辗转到另一个笼子。徐太太,正是那个开笼门、帮助流苏奔向自由的贵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果决地把自己放在了赌桌上,对方,就是范柳原。


如果她赢了,不仅可以一朝翻身解放自己,扬眉吐气,也能继续提带娘家,如果输了……


如果输了,那最坏的打算,出家为尼,与红尘永远断绝。也许还会更差,但她不能去多想了。


还好,她没有输,在别人眼里,她赢了,赢得很完美。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场博弈是多么的疲惫不堪。


白瑞德在世人眼里是“泼皮、无赖、英雄、神话”的组合体,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能预先看出时局的变化,进而调整自己的风向标,亦敌亦友,在复杂纷繁的社会中游刃有余。


他之所以喜欢郝思嘉,是因为思嘉身上的气质和“狠”吸引了他,他和她是一类人,他们在一起才能把彼此的利益“共振”成最大、最好。


思嘉犹如风一样随心所欲、来去自如,白瑞德跟不上,追得很辛苦。


可是,他又抓不住思嘉的心思,思嘉的眼睛里对他始终是――敌对――欣赏――信任――依靠,却唯独没有爱。


他悲哀地发现,自己抵不过思嘉心里那个水中月、镜中花般的卫希礼的影子,可是,他又不愿放手,他不甘心。到最后,他伤心离开时,还告诉思嘉:“陶乐,你还有陶乐,还有比我更加真实,可依靠的东西,你还有土地”,这是在提点思嘉,不要丧失斗志,他终究还会回到她身边的。


范柳原,一个被上流社会的遗毒熏染、烹煮,被家族内讧插在烧烤架上蹂躏的公子哥,在经历了水深火热、刀山火海后,他不再流连莺歌燕语、姹紫嫣红,那些胭脂水粉他已经厌烦了。他急于寻求一股清流,将他带离污浊和混沌。


白流苏出现了。


好似自然界中的一张网,捕食者与猎物互相――窥视――侦察――试探――较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白瑞德不同,范柳原改不了三心二意的毛病,继续着他一贯的游戏,而白流苏则是下了全部赌注和手段在这步棋上。


她不想像蔓藤那样依附于他,更不想像下人那样卑微,对他言听计从,她有她的清傲和独立,她坚持着她的底线,维护着她的自尊,也许,这正是范柳原欣赏她的地方吧,最后在博弈中率先放弃,甘心被她网罗。


一针一线精心缝制的绣花鞋,白流苏终于可以安然地打结、完工。

白流苏不是郝思嘉,范柳原也不是白瑞德,他们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是乱世的洪流中漂泊颠簸的小舟,秋风中翻滚飘荡的树叶,疲惫中择木而栖的雀鸟。这两只小鼠,抱挤在一起互相取暖,努力支撑着捱过漫漫长夜。


城里的月光,宁静而遥远,花飞花落辗转成泥;白雪皑皑的荒野,飘散着渺茫的期翼。缘分终又姗姗来迟,在广袤的土地上聚拢,草籽在寒土中安睡,来年依旧会复苏、长大,生生不息。


浮华背后是无言的清冷与心酸,如璀璨的烟花,转瞬即逝,一切的纷乱都恍如隔世。沉迷再深,也有醒来的时候,浮蓬落地之后的踏实感,才是心里渴望的归依。


“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

所以,我们调情,我们暧昧,

却永远不要相爱。”

                              ――――张爱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