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清的人

第一次听到有人形容吃素的人为“吃清的人”,那是从我奶奶的口里得知的。那时我跟她聊起了生活中遇见的一位小仙女,吃素十年来,一直单身,自食其力,奶奶说那是吃清的人。

奶奶一定不知道她的孙女也成了别人眼里“吃清的人”。其实也并非刻意,总觉得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当我的小仙女说到闽南传统的菜姑,就是一类吃素的一生未婚的女子,当地人称她们为菜姑。不知怎地,小仙女竟也把我贴上此标签,我对这“闽南菜姑”百思不得其解。她说她们也有修行,但东学西学,不专业,也没有受戒,一生过得很清朴,很勤劳,任劳任怨的,非常简单的一类人。我脑海中浮现了妈妈的影子,妈妈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纯朴女子,可是她的一生活得太压抑。我内心并不乐意自己像妈妈那样,不想身上也习得任劳任怨的性格,但,无论怎么自我否定,我知道自己的性格和妈妈是挺像的,所以听到别人说我像“闽南菜姑”,我并不开心。

怎么说呢,总有一种生活方式是适合自己。简单有简单的好,丰富有丰富的好,你不能叫一个本性活泼的人来学安静,你也不能让简单的人去改变得复杂。要是能做好自己,就非常了不起了!关于这点,顾城写过一篇文章《一个人应该活的是自己并且干净》,我把它摘录下来,以此做结!

人的生命里有一种能量,它使你不安宁。说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总之它不可能停下来,它需要一个表达形式。

这个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爱情;可能是搬一块石头,也可能是写一首诗。只要这个形式和生命力里的这个能量吻合了,就有了一个完美的过程。

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那条路永远会清楚无二地呈现在你面前,这和你的憧憬无关,就像你是一棵苹果树,你憧憬结橘子,但是你还是诚实地结出苹果一样。

自由并不是你不知道干什么好,也不是你干什么都可以不坐牢;自由是你清楚无疑你要干什么,不装蒜,不矫揉造作,无论什么功利结果,会不会坐牢或者送死,都不在话下了。

对于惶惑不知道干什么的人来说,自由是不存在的;对于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人来说,自由是不可及的。

一个人,生活可以变得好,也可以变得坏;可以活得久,也可以活得不久;可以做一个艺术家,也可以锯木头,没有多大区别。

但是有一点,就是他不能面目全非,他不能变成一个鬼,他不能说鬼话、说谎言,他不能在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觉得不堪入目。一个人应该活的是自己并且干净。

贾宝玉是真性情,鲁智深也是真性情;鲁智深一句唱词儿“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贾宝玉眼泪就下来了,顿时就有了感觉。

可是你让贾宝玉抡个棍子去打,那无疑是找死。他们爱好不同,性情很不一样,但是呢,都是真性情,它就通了。

从叶到花,或从花到叶,于科研是一个过程,而于生命自身则永远只在此刻。花和叶都是一种记忆方式。果子同时也是叶子。

生命是闪耀的此刻,不是过程,就像芳香不需要道路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