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与“面向对象”

96
炒冷饭
2016.03.11 00:17* 字数 1020

“计算机科学”对我而言,有两个乐趣,一个是“门派斗争”,另一个还是“门派斗争”。—— Ken Ritchie (Turing Award 1975)

无论是谁,只要在靠写代码过活,便总得听到“面向对象”或“一切皆是对象”之类难懂的话。我想:这话的分布,大概就跟着程序猿迁徙的足迹之所至罢。

一日,受朋友邀请来饭店吃酒。酒过一巡,轮到一位仁兄讲话,听上去小日子还算滋润,但言语中并无半点的骄傲,只是在提到他平日里用Java写程序时声音嘹亮了一点。接下来便是“面向对象”或“一切皆是对象”之类我听不懂的话。

大抵是由于我智力上的欠缺,我依然不能说得清“面向对象”是什么,就像我也说不清鬼神的模样,只晓得可怕,然而之所以会怕又是因为其他人说吓人;但凡是讨论编程思想的场合,我也会一本正经的说一些难懂的话,这样虽不能令我冒尖,但至少不会被当成傻瓜。

“面向对象”语言所占领的地盘是要高过其他”类别“的语言,有人说这是”成王败寇“的老把戏。起初,我觉得他只是为了找故事遮掩他的愚笨。直到后来,我登了一回五台山却不料遇上浓雾。雾很快又散了去,眼前却多了一位衣着摩登的小伙。

一个箭步!他拉住我的手凑到我的跟前,在我耳朵边悄声说道:你听说过——面向对象吗?

我实际上很茫然,我不敢多说怕把自己的名声丢在外省,于是我的表现愈发的夸张——一副九州之下,面向对象数我徐某最懂。摩登小伙很是满意,于是他又对我说了很长一段话,说完浓雾又腾升起来,我和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分别了。

根据他的描述,他来自未来,是人类抵抗机器人的反叛军。由于面向对象语言拥有诸多方便的特性,高效的实现使得人类很快实现了人工智能,这原本是好事,但聪明的机器人不安于为人类服务。很快地球被洗衣机,电冰箱和彩色电视机占领了。

人类很快就要被屠杀殆尽,然而仅存的精英程序员再一次利用面向对象语言开发出了时空传送门。摩登小哥带着来自未来的战略方针来到的我这个世界,他很开心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懂面向对象。

小哥希望我能坚持在程序员的圈子中散播关于面向对象的谣言一百年不动摇。他们还写了一些看似不偏不倚实际上阴险恶毒的文章,大家可以在www.yinwang.org中阅读到。

大致说的都是我们中了权威的毒,加之没有主见和头脑,不加分辨的把什么“函数式”,“面向对象”,“过程式”追捧成心中的白莲花,那花的妖白妖白的,仿佛能将周围与我们不同的人全照耀成了傻子。

这种鬼话我怎么会信?我宁愿相信我一个人在漆黑的房间里有一双鬼眼在不易察觉的地方盯着我,也不可能接受对“面向对象”的诽谤。终究,面子还是我的“精神纲领”。

算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