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是件力气活

我参加的朗诵比赛并不多,但是朗诵跟演讲、主持理论上都是相通的,而且我认为,这几种形式最难的就是脱稿。而朗诵恰恰是可以拿着稿子,偶尔看两眼,这对我来说真是不在话下的。最近参加了三场朗诵活动,却大有改观。

如果说演讲是让你在地上走,那么朗诵一定是在天上飘。它需要用特别饱满的情绪来诠释文字。好像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在体内运转。先是很直观地接收到文字信息,瞬间激活了整个系统。分辨出情绪的走向,如果是激昂的,所有的细胞就立刻饱满充盈,眼神中也会折射出希望的神采奕奕的光;如果是悲怆的,声音高高地升起,又陡然降落,好像五脏六腑都被抡了一锤子,吃痛不已;惊喜的时候,满眼都是绿色的希望,失望的时候世界都是灰暗的……

所以,它就是一种表演,演的歇斯底里。可真要歇斯底里地吼出来,恭喜你!台下观众会疯狂地拿坷拉蛋砸你。好得这是一门艺术!在把声音放出来之前,丹田已经储备了满腔的气息,在声带全开之际,那些原始的不受约束的声音,借了丹田里的气息,产生了洪荒之力似的一蹴而就,浑厚有力,大有铿锵之势。掉你一身鸡皮疙瘩不在话下!

所以朗诵真的是很累的一件事情。我随后一直胸闷气喘,不得已开了几付中药,这才好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