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八)

幸存者(七)

第一节 她是谁?(七)

回到局里,宁芷就钻进化验室把收集来的物证交给物证组做鉴定。虽然此时嫌疑最大的人是孙蒙,但还是有很多处不符合对凶手的侧写。

“杀害文荷的凶手不是孙蒙。”江桓坐在法医办里间的办公室,没关门,头都没从电脑前移开,仿佛刚刚的话不是出自于他的口。

宁芷看着他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口气不由地发冲:“你怎么确定?”

江桓按灭显示屏的休眠,才站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站定在她面前,身高差上有些居高临下:“凶手是个熟识医学知识,并且医术不错。你看你的指关节,长期执刀的人手上会生痂,而孙蒙的手并不符合。”

宁芷看眼自己白嫩的手,食指和中指的指节处生出微黄的痂,她不确定地拿着江桓的手,他手上的痂要更明显一些,有着微小的鼓起:“居然是真的。”

说完,她抬头看着江桓,他则低着头看着她,朦胧的目光里有着她模糊的影子,宁芷的头“嗡”的一下,赶紧低下头,又看见他的手还被抓在手心,触电般快速地甩开。

搜查令下来,一行人立即前往嫌疑人孙蒙的家。

小型的合租隔间,客厅里丢的都是些外卖盒子,垃圾桶上绕着小飞虫,散发出一个难闻的油腻味。

于城率先推开房间门走进去,宁芷跟在于城身后采集证据和做记录。谁知走在前面的于城突然停住,害得宁芷没刹住脚,直撞向他的后背。

她揉着发酸的鼻子,正准备抱怨,抬头便就被衣柜子里的景象镇住。衣服被拨到一边,露出的壁板上,竟然贴满死者文荷的照片。有在咖啡厅的照片,还有在小休息室更衣的照片,也有几张和男人约会的照片,完全一副跟踪狂的模样。

于城撕下其中一张照片递给陈相正:“给技术部门,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死者的男友?”

衣柜的角落里还有一个透明的整理箱里摆着几件女性的衣物和破碎的香水瓶,纸壳下边压着的正是他口中说过被丢掉的窗帘!

“实施抓捕。”

审讯室里,孙蒙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于城,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又审讯他:“我没杀小文老师,你们抓我干什么?”

于城冷笑,脸色并不好,把一叠照片甩在他面前,指着上面被偷拍的文荷,嗓音低沉,带着丝不容置疑的威严:“这些你怎么解释?”

看清楚照片的孙蒙瞬间激动,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把照片揽到身前,手指轻轻地在上面摩擦着:“你们怎么可以偷拿我的宝贝?!”

“我没时间和你讨论宝贝问题,老实交代!你和死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我就是很喜欢文老师,控制不住想收集他的东西,想要跟着她,想知道更多的她。”

“跟到最后,你就杀了她?”

“没有,我真的没杀她。我那天下班就去帮楼下饭馆修油烟机了。饭馆的人都能作证。”

“难道不是因为知道她好事将近,爱而不得痛下杀手吗?”

“怎么可能!我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么会杀她!我知道自己配不上文老师,只是默默地喜欢着。”

孙蒙捂着头哽咽地哭出声。悲恸的哭声像是喷洒着的水花,直接浇在每个人身上。

从审讯室里出来天已经黑透,于城有些不悦地挠着头,孙蒙确实有杀人动机,但是却不具备杀人条件,况且也有不在场证明。

到底是谁对文荷动了杀机,既具备毁尸能力又满足方便抛尸的条件呢?

另一边的办公室里,桌子上摆着一个黄色的就职档案袋,拿出里面的工牌,他的手摩挲在上面的一串数字上,手快速地在网页上输入一串网址,把自己的工号输入权限栏里,按下回车键。

网速有些慢,他看着网页上端刷新的图标,带着几分期待,充满雾气的眼睛微眯,距离真相只剩下缓冲的距离。

屏幕上突地弹出一个新窗口,上面黄色的大字显示:无权访问,需厅级以上职务许可访问。

江桓的手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嘴角上翘,又有些意料之中:真相,比他想的还要复杂。

关上电脑,起身去资料库,正巧和带着孙蒙回来的一行人迎面遇见。他和他们点头示意一番,就朝着一楼的档案室走去。

档案室的管理员是个戴眼镜的大叔,正抱着一个老旧的收音机听着广播,手上拿着笔记着什么。

江桓敲窗户,他才悠然地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面对着生面孔有些迟疑地问:“你是?”

“江桓,法医部,来查一下以前的资料。”

“江桓?”大叔盯着他看着,似乎在考究这话的真实度,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目光:“眼神差咯,你跟我来。”

档案室里的光线不太足,江桓顺着一排排长柜照着对应的年份,等看到2011年的时候,才停下脚步,顺着月份直接走过去,在十月的隔层里翻找着案子。

管理员打着哈欠,手上的一串钥匙哗啦哗啦的响着:“发生什么案子了,还要调查以前的档案,不会是连环杀手再作案吧?”

“不是,以前的一桩命案。”

“你给我说说,我虽然年纪大,记性挺好,可以帮你找找。”

江桓自然不会让他帮忙,嘴角扯着笑,态度恭恭敬敬:“不用了,您去休息吧,我出去会带锁的。”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江桓把十月的档案都拿了出来,一个一个地翻着,可从头翻到尾翻了几遍都是缺了6号那天的档案,他去别的隔层翻找,看到了压在最底层的一个案件夹。

他长手一伸,夹着灰直接整本抽了出来,整个人向后退,倚在后面的架子上打开,烟黄色的封面上写着——

研究院失火案件调查表。

翻开第一页是陈述案件的经过和事后分析,和网上可搜索的如出一辙,再翻就是空白纸,接下来第三张第四章……都是白纸。

江桓的右手高频率地敲打着裤线,把档案塞回原来的位置,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同月份的带连环案标签的档案就走出去。

管理员隔着窗户看着他:“怎么样,江法医,找到了吗?”

江桓摇头:“我看有些卷宗里面有空白纸是怎么回事?”

“哎呦,你瞧我这记性忘和你说了,我们这个档案室管理员基本都是合同工,有的没干上几天就走了,估计是哪个员工弄错了吧?”接着敲了敲脑袋,恍然想起什么:“还有一些卷宗过于机密,只能厅级以上的领导可以查看。”

江桓没再说话,但疑惑却越来越深。

当年的案子真相到底为何连他都不清楚,到底是被定义被机密案件,还是被哪个档案员给弄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存者(六) 第一节 她是谁?(六) 天台上有个休息亭,大伞遮阳,两栋楼之间有穿堂风,把她的衣服吹得鼓鼓的,她坐在...
    巫其格阅读 900评论 8 22
  • 今天去隔壁学校听经济学的课。深度和广度,是一直以来的向往。每周都有三个小时沉静下来听和想,还有认识新的朋友,是一种...
    photonazzi2017阅读 88评论 0 0
  •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故事的长短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 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改变自己,而改变的长短是由他们自己决...
    caiyan阅读 42评论 0 0
  • 今天要分享的内容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个是在交友APP做批量引流; 一个是用春节抢红包群来裂变吸粉; 另外一个...
    皮皮虾时尚阅读 19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