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章) 落花时节又逢君

字数 2416阅读 122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篇

“小桃,这都等了3天了,怎的还不来呢?”

小桃伸伸枝桠,悠悠地道:“急什么呀,你百年都等得,这短短数天难道就等不得啦?”

“哎,哎,那你说,我好看吗?”

“好~看~好看得如同仙子一般了~无论哪家的公子都会被你勾住心魂的~这问题你都问了第六十八遍了。”小桃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我心满意足的趴在她肩上,眯上眼睛。

小桃是桃灵,大抵也是这百千颗桃树中唯一一株桃灵。她与我从小相识,大约是在她还是一颗小桃苗的时候,她长在了我家的芦苇荡里。芦苇荡里生桃树,多么稀奇的事!开始,我自认为这是我一人的秘密,后来才知道,她是师父从千里之外专门带来的,因着沾染些许仙气,又长在这隔绝凡世的地方,慢慢生着,便修成了一盏悠然桃花灵。

“公子你看,这儿的桃花真多啊,还开得这般好,想不到深山之中,竟有如此仙境呢…”

远处隐隐传来人声,小桃一个激灵,整个树干都剧烈抖动起来:“来了来了!快起来呐!”

我才将将浅歇,她这么一抖,我不及反应,直接被她从树上抖了下来,摔了个啃泥。迷糊中正想抱怨她几句,头顶却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

“姑娘,你没事吧?”

眼前人,一席白袍,发如泼墨,目若润玉,略显担忧的望着我。

是了,这便是我等的人。

他还是那个模样,只稚嫩了许多,按凡间的年纪说来,大约是十六七岁吧。我很欣喜,隔了这么久,终于又见到他了,只可惜…

“姑娘?你是否伤到了?”见我不回答,他更加担忧了,伸手欲扶起我。

我从怔愣中醒来,轻轻搭上他的手,起身对他行了个礼。

“多谢公子,奴家没事。”

他嘴角矜着笑:“没伤着就好。”随后抱扇行一礼:“在下方梓靖,敢问姑娘是何人?何故孤身一人在这荒郊野岭之处?”

我低下脸,装作微微啜泣的样子,答道:“奴家姓青,单名一个持字,本是即墨人氏。因即墨发了水灾,家中人都给淹了,我堪堪捡得一条命。原盼着是来咸阳投亲的,不想舅舅一家没寻到,连随身的包袱也被贼人偷了去。无奈之中又迷了路,进了这桃花林,想着生无所恋,不如…不如索性在此了结此生….”

我越说越伤心,他渐渐眉头紧锁,又不知怎么安慰我,慌道:“姑娘,姑娘你别哭,你这般年轻,人生往后还有许多乐趣,万万不可有轻生的想法。”他顿了顿,略一思索:“这样,眼下你一人无所依靠,又身处山林,不如先随在下回府,我再安排人手去帮你寻舅舅可好?姑娘放心,方府在咸阳颇有良誉,父亲方远明官居尚书郎在朝伴驾,母亲诰授一品夫人,定不会坏了姑娘清名。”

旁边的小厮听了这话,霎时急了,连连摆手道:“公子公子,这可不行啊,这要是让夫人知道了…”

我暗叹一声,抬手擦了擦眼睛,识趣地道:“这位小哥说的是,我这般来历不明的女子,若跟方公子回去,才是会坏了公子名声。”说罢凄然一笑,转身欲走。

“丁全!”方梓靖斥了那小厮一声,拦住我,“我读圣贤书,哪里会在乎这些身外之名,若今日将姑娘孤身留于此,日后何以以君子自居,姑娘莫管闲言,随我走便是,对外只需称是我远房表妹,方某定护你周全。”

我感激地看着他,轻轻点头。

身后小桃笑的花枝招展,桃花漫天尽飞散。

入了方府,方梓靖安排我住于府侧的一处偏院,嘱咐我不可到前厅去,以免惹他母亲生气,又让我宽心,必会派人尽快找到我的舅舅。我一一应允,私下却暗暗笑了,哪有什么舅舅,不过是我编出来匡他的罢了,想他哪怕把咸阳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我那所谓的远亲吧。

之后的日子,我便安静住于别院,甚少出门。因着方府家大业大,方梓靖又常常来陪我,便不觉无趣。他欲考功名,时常读书至深夜,我便为其点灯,研磨,探讨诗词,常伴身侧,只觉时光竟安然得如此美妙。

过了两个月,因着他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多,终于引起了夫人张氏的怀疑,她见了我,自然是勃然大怒:“靖儿,你竟瞒着娘带回这样一个不明不白的女子!实在叫娘失望!你瞧她那模样,且是莫名其妙从山中来,活脱脱就是个害人妖!”

方梓靖一面安抚张氏,一面对我作出抱歉的表情。而我低下头摆弄着衣角,悠悠地在心底说了一句:

是呐,我就是妖嘛。

我的确是妖,一只真真切切的鹤妖。

不过,我可从未害过人。

我家在远离凡世的芦苇荡,白鹤一族在这里繁衍,生息,修道。家中有二老,一哥一姐。阿姐生得端庄典雅,为人懂事识大体,早早便被雷族的大王子相中,不久便要嫁过去做王妃。阿哥更是了得,克己修行,成了这千百年来头一个修得仙位的鹤妖,大大长了青家列祖列宗的脸面。阿妈本以为我也是个有指望的,起先总盼着我能成事,还让我拜了南海仙人为师父,后来才发现我压根就没法塑造。我整天睡到日晒三竿才起,修行修得懒懒散散,常常耍滑溜到山中摸鱼吃,把师父气得胡子都快冒火。且因着是家中最小,就渐渐的随着我的性子了。

我初遇方梓靖的时候才将将一百来岁,尚未成年。方梓靖那时候也不叫方梓靖,他名风轩,乃是九重天上掌管风象的上仙。

彼时,我还太小,连人形都不能幻化。一次,因着贪玩,跑出了结界,被山中的猎人当作普通的鹤抓了起来,关在笼子里。我法术学得不好,又没力气挣脱牢笼,嗓子都喊破了,阿哥阿爹也无法听见。机缘巧合下,风轩神行而过,竟发现了我是只小鹤妖,便打破了笼子,抚着我的颈间羽道:“好一只调皮的妖,速回芦苇荡去吧,以后莫再被人抓到了。”

他离我那么近,我怔怔望着他,那时候他的眼眸仿佛星辰一般,而他笑起来却是比星辰更加璀璨的。幸而那时我只是鹤形,他看不到我烧红的脸庞。

自那之后,我睡觉睡得不再踏实,玩耍不再可劲儿,连吃鱼也不觉美味了。我日日夜夜心中所想,皆是他俊俏的面容。

我百年来初次尝到了,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我变着花样的缠着阿哥,终于打听到了他的名字和身份,结果却是这般的遥不可及。九重天的仙族和我这样的妖族,莫说能向其表露心意,便是见他一面,也是极难的。

我本以为此生无缘,恹恹的过了好多年,直到有一日,阿哥告诉我,他将下凡,遭受三世凡劫。我心内感怀,天神真的垂怜于我,让我有机会可以靠近他。

故而小桃设法把他引来桃花林,我则造了个莫须有的凄苦身份,有了这场美好的林中相遇。

于他这一世,是初遇;于我,却是心心念念的再逢。




下一章链接白鹤情(第二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