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号当铺——疏缓节兮安歌

字数 4620阅读 840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的人生太过漫长,兜兜转转于人世,见多了王朝的更迭,世事的变幻。我是历史的见证者,有时也是参与者。一个人走过山河,走过时间,从来不知孤独为何物。直到遇到她,看着她的浅笑,她的回眸,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言一行,我恍惚觉得,过往的悠悠岁月,我大概都白活了。

正文

每一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都会有个你不知道的秘密,或许在某条繁华的街上,又或者在一些破旧的小巷子里。他们默默守候着,静待有缘人的光临。

市中心的繁华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穿梭在各大时尚品牌店里。喇叭声,音乐声,叫喊声不绝于耳,从街道的某个转角进去,是一条破败的小巷,与外面的喧嚣格格不入。小巷中一间古朴的屋子前,大大的“當”字招牌静静地挂着,身上的点点斑驳,那是经过岁月沉淀的勋章。

小巷里偶有几个迷路的旅人走过,却并未有人会将目光这屋前过多停留。即使屋子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十二号当铺”几个大字。

“叩,叩,叩!”

两短一长的敲门声响起,今日的当家人小枫从睡梦中惊醒,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还想着梦里给七七带的猪蹄。

“请问,这里是12号当铺?”

小枫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他抬头看了看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气质非凡的男子,那身上的稳重非时间的沉淀不能形成,然而看他的年纪不过将将二十六七岁而已。小枫绞尽脑汁想找个词来形容眼前的男子,温润如玉。

男子似乎见到小枫一直盯着他看,他疑惑地打量了一下自己。小枫见到男子的举动,尴尬地咳了咳,学着情话的派头,挺直身子,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打直,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示意男子到一旁的会客室详谈。

小枫将大叔私藏的好茶偷了出来,沏了两杯,茶烟袅袅,飘散着清香。小枫陶醉地闻了一下,往日怎么打滚撒泼地求取,大叔都像护宝贝似的藏得死死的,今日总算是给他逮着机会了。

他将茶递给男子,男子礼貌地双手接过,颔首说了一句谢谢。小枫对这一类有修养的男人总是充满好感,他也立志要让自己成为一位绅士,于是他下意识地偷偷注意着眼前男子的动作,不经意间调整自己的姿势。

“想来你能找到我们12号当铺,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规矩。”

“以‘酒’换‘故事’,我知道。说起来,我和你们当铺的当家之一还有过一面之缘!”

“哦,是吗?谁啊?这样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给你打个折。”小枫激动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妄想着从他的嘴里挖出哪个人的八卦,好去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大叔的茶,醉猫的酒,故事的书。

男人不搭话,抿了口茶,唇齿留香,真是好茶。

小枫见对方沉默,神色有些尴尬,于是也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饮尽。

“来客人了?”

一温婉的女声从门外传来,年轻的女子步调不急不缓,踏入会客室,看到桌上尚未散去的茶烟,挑眉看了看小枫。

敢偷大叔的茶,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只要你不告秘,谁会知道?小枫不甘示弱地回了个眼神。

冀林顾及还有客户在这儿,也不多与小枫计较,收敛起表情,微笑着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您好,我叫冀林,也是当铺今日的当家之一。我看阁下器宇不凡,应该不是凡人,不知您有何所求?”

男子起身,双手相叠,鞠躬向冀林作了一个标准的揖。

“我是安歌。”

安歌。冀林默念着这两个字,似乎很熟悉,却又记不起曾在何处见过。

小枫在一旁见冀林听到对方的名字后忽变的脸色,八卦心告诉他中间一定有故事。他悄悄地挪到冀林的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角。

“喂,林子,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冀林扔三个字给旁边的小枫,并不理会他,恢复了一如既往淡然的神情。“那请问您找我们是……”

“帮我找个人。”

“找人?找人不是警察的事吗?找我们干嘛?”小枫疑惑地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

安歌依然是温和的神情,似乎对小枫的无礼质疑并不介意,只是这温和中带着淡淡的疏离。

“我要找的是转世之人。而这个人,只有你们能找。”

“安歌,安歌,疏缓节兮安歌!你是传说中那位善歌曲的大人?”冀林脑中一直在搜索着关于安歌这两个字的信息,突然灵光一闪,惊讶地看着他,难以置信地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小枫一脸懵地站在冀林的身边,没等他问是怎么回事儿,冀林先转头迅速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赶紧闭嘴站在一旁。

“不知安歌大人要我们找什么人?这转世之人,找起来确属不易,恐怕,这次要让大人您失望!”冀林恭敬地对安歌说。

“找的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姑娘。转世之人找起来确属不易,不知在何处,也不知其性情相貌如何,不过如果那人的魂魄里带有我的灵力呢?”

冀林松了一口气,“还是大人您想得周全,那就容易多了!”

“话已至此,有劳两位了。事成之后,我必将‘酒’带来。”安歌言罢,告辞离去,一如来时那样,温润淡雅。

待将安歌送出门外,小枫迫不及待地拉着冀林。

“林子,这位是谁啊?这么牛。我从来没有看到你对谁这么客气过,包括情话。你以前认识他吗?”

冀林一边往当铺的惜酒阁走去,一边给小枫解惑。

“我并未见过安歌大人,倒是常常听夏目念的那句诗里面提到,疏缓节兮安歌。这位大人自上古时代便已生于世间,是现在所剩的为数不多的上古天神之一。传说这位大人善歌,拥有美妙的歌喉,闻者可忘却忧愁,听到安歌大人的歌,是为祥瑞。从古至今大多上位者都曾秘密派人去寻过安歌大人的踪迹,却从未有人真正找到过。我曾听情话和大叔他们提起过,当铺建立之初,安歌大人就曾到访,没想到,今日我们两个居然能有幸见到,真是赚大发了。”

小枫站在一旁喃喃自语,“我就说这人的气质就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人该有的嘛!原来这么厉害!”他见冀林缓缓转动惜酒阁的开关,径直走了进去。

“你到这儿来干嘛?”小枫跟随者冀林的脚步,手里随意摆弄着里面的一些藏品。

惜酒阁,顾名思义就是当铺里被用来换“故事”的“酒”,各种各样的藏品,小枫不是第一次来,每一次来,还是会为里面的珍奇异宝感到惊讶。里面的宝贝玲琅满目,有古代的,有现代的,有神族的,有妖族的,有的价值连城,有的一文不值。

小枫见冀林不说话,只是在里面埋头找来找去,大概猜到她在找什么东西。他走到靠门的那道墙边上,倒数第二列架子的最上面一排第四格里拿出一样东西,得意地走到冀林面前。

“诺,这是你要找的东西。”

“聪明。改天我在七七面前多夸你几句。”冀林拿着上面写着“追魄皿”的盒子匆匆忙忙走了出去。小枫站在那里红了脸,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过去,”谁要你在那丫头面前夸我啊!”

追魂皿,用于追踪人类的魂魄,以及神族,妖族的灵气。安歌将自己的灵气注入了那个女子的魂魄里,用追魂皿来寻找,是最好不过。

冀林暂时没有心思去猜测安歌和那个女子的事情,倒是小枫耐不住在旁边八卦起来。

“看来安歌大人也是个痴情之人啊。一世不够,还要追下一世,甚至还不惜舍弃自己的灵气,只为能在转世后找到她。啧啧啧……果然人不可貌相,我看那位大人的样子,还以为他是禁欲系的。”

“越来越多的神族,妖族隐藏自己的真身,混于人类中间,甚至还和人类结婚生子,有爱慕的女子倒也正常。倒是如今因为长久与人类相接触,大多数的灵气也渐渐开始虚弱,若非如此,凭借安歌大人的灵力,也不至于求到我们帮他找人。”

小枫连连称是,看着冀林摆弄好追魂皿,示意她靠一边。他上前用手碰了碰器皿周围,在一旁的电脑上敲击几下,电脑上竟然显示出类似gps的东西。冀林不禁感慨,“果然是高科技呀!”

二人将范围锁定在了城南的一块繁华商圈里,虽说范围已经尽量缩小,但是隐居于人类中的妖族,神族太多,还要一一去排查。小枫和冀林将地址转到自己的手机上后,立即出门前去寻找。

排查并非易事,他们跑遍了整条街的每一座大厦,每一条小巷,遇到过正在卖小吃的妖,看到过正大力宣传衣服的神,然而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天色越来越暗,两人累极,跑到一家奶茶店里,摊在凳子上,连个脚趾头都不想动。

“这也太奇葩了,现在的那些妖和神简直比人还要像人。”小枫狠狠地喝了一口冰汽水,感觉浑身都舒坦多了。

“是啊!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冀林掏出手机,看着一个个被排除的点,感觉自己现在做的事就像是之前电脑上玩儿扫地雷的游戏一样,“等一下,这里好像也有一个。”

小枫闻言,看了看周围,奶茶店的吧台后面有两个女人,一个二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他闭眼,用六感之外的意识去感应那女孩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和安歌大人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比他弱一点。应该就是她!”

冀林闻言,也转头看了看,正和女孩的眼神对上,女孩好像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他们将收集到的信息发给了安歌。不到半小时,安歌赶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看到那个女孩的瞬间,他停住了脚步。似乎有些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觉,安歌站在人来人往的门外,举足不前。听不到周围吵闹的音乐,看不到周围人看他的惊艳眼光,此时他的眼里,世界里,只有那个女孩。

冀林拉着张望着要看热闹的小枫,悄悄地离开。

“林子呀,上次那位大人的‘酒’还没给我们啊!这样做亏本生意,会被他们笑死的!”小枫无聊地趴在桌案上,翻弄着从故事那里偷来的一本书。

“不会。我相信那位大人。”

“叩,叩,叩!”

两短一长的敲门声,小枫赶紧抬头,果然是安歌大人。比起上次身上带的淡淡愁绪,这次明显看得出他心情好了很多,也更像人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小枫和冀林赶紧上前将他迎接进屋子里,安歌也不客气,轻车熟路地走进了会客室。

“这是我的‘酒’,上次辛苦你们了!”说完将手中的一个盒子递了给了冀林。

冀林打开,里面是一本曲谱,看起来像是从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然而却被保存地很好。她不明所以,疑惑地看着安歌。

“这是当年女娲娘娘亲谱的曲,后来赠予我,我一直带在身边。那些人所谓的什么祥瑞其实就是这本曲谱。如今我将它赠给你们,或许比留在我的身边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冀林也不推卸,只是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起来。身边的小枫看着安歌,似乎欲言又止,安歌见状,笑了笑。

“这样吧,我再赠你们一个故事!”

“好呀,好呀!啊~”小枫高兴地就差拍巴巴掌,被身边的冀林踩了一脚,乖乖闭了嘴。

“相信我的身份你们已经知道,我孕育于盘古开天劈地之后,经过女娲与伏羲的灵力感应,凝聚成人形。父神伏羲见我善歌,给我赐名安歌。后伏羲逝去,女娲补天后也消失,与我同时幻化成人形的生灵也死的死,丢的丢,到最后只剩我一个。我一个人兜兜转转在这个世间,你们是历史的读者,而我却是历史的参与者。那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孤独,我想我大概会一直这样,直到某天突然灰飞烟灭。

直到我遇到了她。她的浅笑,她的回眸,这时我才意识到,过往的悠悠岁月,都白活了。我创造机会与她接触,多了解她一点,我就多陷入一点。直到有天,她对我说‘执子之手,与子成说’,我居然激动地像个毛头小孩,抱着她怎么也不肯撒手。

然而人类的生命太短暂,对我们神来说,有时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于是我将自己灵力的一部分输入了她的魂魄内,方便我在她的下一世将她找到。直到她的上一世,我突然发现我的灵力已经渐渐开始减弱,甚至都不能感应到她的转世。于是我找到了你们当铺,那时是一个叫情话的人接待了我,帮我找到了她。这一世,没想到还是靠你们。”

安歌摇头笑了笑,“她来了,先告辞!”

言罢起身对着小枫和冀林深深地鞠了一躬,向门外走去。

小枫好奇地看着门外,只见之前在奶茶店的那个女孩羞涩地伸头进来打量着屋子里面,在看到安歌的那一刻,甜甜地笑了,嘴边的两个小小的梨涡煞是好看。安歌走上前,紧紧地握住女孩的手,两人说说笑笑地走远。

“哎,世风日下呀!现在的人一言不合就撒狗粮,啧啧啧,都不给单身狗活路啊!”小枫斜靠在门口,双手交叉抱胸,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身影感叹。

“还不快去干活,准备迎接下一位客人!”

“得嘞,遵命!”

十二号当铺


往日文章

十二号当铺——薄荷女孩

十二号当铺——最后的守护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