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

心动

“好巧啊,你也来吃饭?”

倪小雨端着刚盛好的果汁,身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进退两难。

“嗯,吃饭,你也是?”

周玮点点头:“等朋友。”

倪小雨扬扬下巴:“聚餐,我先过去了,再联系。”

她自觉毫无瑕疵,只是颤抖的手指藏在盘底。

走到桌边,倪小雨把托盘交给同事,默默坐下。

“小雨,我们一会儿去唱歌吧。”

倪小雨笑着拒绝:“我还有约会,就不去了。”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倪小雨先一步离开,视线扫过周玮那一桌,已经没有人了。

她松口气。

好久不见,真是好久不见了。

周玮今年二十有八,正是家里催婚的好年纪。今日自家妹妹周瑶介绍女孩给她,临时通知有事来不了。

周玮松了口气,正打算离开,好巧不巧见到了当年的同事倪小雨。

这几年他的所有联系方式被倪小雨拉黑,就连几个共同的好友聚会,一向爱热闹的倪小雨都没有参加过。

周玮知道这一切再无转圜的余地,便再没有主动找过她。

明明是多年的好友,就这么硬生生断掉了。

倪小雨回到家,正好听到外面电闪雷鸣,不多久就下起了大雨,她心念一动,耳边突然响起许久之前周玮的话:“打雷了,我有点害怕。”

彼时,他们还是密友。

倪小雨苦笑,多久之前的事情,估计只有自己记得清了吧。

自从听说周玮有了固定女友,她就强迫自己退出他的生活圈,安静过自己的人生。

这几年,她换了三任男友,被辜负也辜负过,兜兜转转还是独自一人。

她突然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倪小雨打开微博,输入周玮的昵称,果然他没有换过,只是微博只更新到了去年,顺着痕迹找到他的女友,最后一条微博也在去年,只有四个字:分手快乐。

心虚似的,她关掉了页面。

周玮从车库跑回家,还是淋了个透,他刚进门,太后大人的电话就到了:“怎么样?”

周玮打开免提,脱下湿漉漉的外套:“瑶瑶他们有事,没见到。”

太后声音里的惋惜直达周玮耳膜:“我听瑶瑶提过,很好的姑娘,你要主动点,不然…”

周玮敷衍几句,挂了电话。

洗完澡出来,周玮看到手机上多了个未接来电,是陌生号码,不一会儿,又进来一条短信:“我是周瑶的朋友宁娜,今天很抱歉没能赴约,改天我请你吃饭赔罪,可以吗?”

周玮笑了笑,回复道:“没关系,哪天有空我请你和瑶瑶吃饭。”

睡觉的时候,周玮一直在想,当初为什么没能和倪小雨在一起,她年轻活泼,有点男孩子气,长相身材也不错,家境相当。

她的一切挑不出毛病,可是自己却不爱她。

不爱,又不舍得放手。

进退两难之间,是她主动抽身,替他做了决定。

之后就遇到前女友,他再没见过倪小雨。

倪小雨被闹钟吵醒,把头蒙在被子里不愿起来。

到底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全勤奖,她挣扎着爬起来开了窗,立秋了,清早的天气微凉,被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她彻底清醒了。

今天,她就二十七岁了。

倪小雨看到好友韩希希发来的祝福信息,竟然附了张她高中时的照片。

虽然像素不高又是翻拍,但依然能看得出那个还未出象牙塔的圆脸姑娘,眉梢嘴角都带着不识人间愁苦的笑。

倪小雨照照镜子,回复了信息:“这个确定是我吗?”

韩希希打来电话:“昨天找资料的时候翻出来的,乍一看都没认出来,你这些年怎么不知不觉变了这么多,是不是偷偷去整容了?”

倪小雨拿手对着镜子提了提自己的嘴角,才说道:“是啊,今天被你发现,我看是时候灭口了。”

眼瞅着上班要迟到了,两个人也没敢多聊,说了几句就匆匆出门了。

周玮下班后,遵太后旨意去见妹妹周瑶,以及她的朋友宁娜。

周玮到饭店的时候时间还早,他拿出手机准备告诉周瑶一声,就看到微信的几十条通知。

周玮点开,是群里有人说话。

“你们最近见小雨了吗?”

“怎么回事,小雨怎么啦?”

“住院了。”

“这么回事?”

“我去!不是吧?”

……

略过了好多语气词,周玮继续往下看。

“她同事跟我发小,说她今天上班的时候晕倒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可怜的小雨,咱们去看看她吧。”

“我打听打听,没听说啊。”

“小雨还用微信吗?她换电话没?”

群里七嘴八舌地炸了锅,周玮关了微信,想了想又打开,正想找个熟悉的人问问,就感觉到一团阴影落到身上,抬头看,是周瑶。

周玮收起手机:“怎么没个动静,准备吓我?”

周瑶笑嘻嘻地摆摆手,自己坐下了:“哥,我来打个前站,娜娜路上堵车了,估计二十分钟后到。”

周玮点点头,把菜单递给她:“没事,你想吃什么?”

周瑶想了想:“还是娜娜来了再点吧,我吃什么无所谓,你俩成了我就是大功臣,太后还不好好犒赏我,到时候我在家都能横着走,这一顿娜娜是主角,我就甘当绿叶了。”说罢洋洋得意地靠在沙发背上,笑得停不下来。

周玮失笑:“都二十六的大姑娘了,你看你这样子。”

倪小雨刚放下筷子,手上又多了碗汤,韩希希叉着腰:“不舒服怎么还强撑着?医生说你是感冒,但因为血糖太低,还有什么功能怕出问题,我也不太懂,反正必须留院观察,明天去做检查,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你就老实呆着,别想跑。”

倪小雨一看已经下午六点半,忙提醒韩希希:“那个,希希,你不是晚上有会……”

韩希希一看表也吓了一跳:“我先走了啊小雨,开完会再来陪你,你记得把汤喝了,我买了很多补品熬的,很贵的……”

看着韩希希一阵风似的离开,倪小雨认命喝了一口汤,虽然难喝,好歹是她的心意。

还有这么个朋友陪着自己,真好。

周玮看着韩希希风风火火地离开,才从转角处出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刚才在饭店看到韩希希发朋友圈的定位,是这家医院,虽然没提到倪小雨,他还是找借口推掉了约会赶过来。

周瑶还对他喊:“周玮,晚上太后会杀了你的!”

周玮此刻一阵后怕,他正在考虑是不是该赶回去,病房的门开了。

倪小雨和周玮面面相觑。

“好巧啊,”倪小雨一张脸白的吓人,“你也病了?”

周玮被抓了现行,有点尴尬,但他向来反应快:“我看个朋友,正准备走,你这是怎么了?”

倪小雨笑笑:“我没事,就是低血糖。”

周玮“哦”了一声,思索着怎么接话比较自然,就听倪小雨说道:“你还有事吧,不耽搁你了,拜拜。”

周玮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眼瞅着倪小雨真的走了,周玮才憋出一句:“保重身体。”

倪小雨头也没回,敷衍地道了个谢。

身后“噗嗤”一声笑,周玮回头,竟然是自己的妹妹周瑶。

“原来是因为小雨姐姐,”周瑶一副了然的模样,“当年你就对人家心心念念的,没想到这么久了还这样。”

周玮恼怒:“我什么时候对她心心念念了?”

“要不是的话怎么当年一直约人家,后来小雨姐姐不和你出去了你才安心找女朋友的,没想到我哥哥还这么专一,现在都忘不了人家。”

周玮心想,不是这样的啊,明明是倪小雨……

可他到底没说出来。

“娜娜那儿我帮你解决,你加油哦!”周瑶摇摇头,“可是太后那里,就只有靠你自己了。”

周玮后背一凉。

倪小雨从洗手间出来一身轻松,走到病房门口,果然不见了周玮的踪迹,她暗暗笑自己多情,周玮都说了是来看朋友,又不是来看自己,怎么还对他抱有幻想。重新躺回病床上,她心想:“以后还是不能让希希下厨了,再感动也不能,小命要紧。”

正想着,门就被推开了,倪小雨立刻装睡,怕被韩希希逼着继续吃东西,却听到脚步声在床边停了。

没人说话,只听得到浅浅的呼吸。

接下来,一只手轻轻放在她额头上,很温热,不像韩希希的手总是冰凉。

而这种触碰的热度,有种遥远的熟悉感,仿佛很久之前……

周玮。

倪小雨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真的是周玮?

她忍不住想睁开眼睛确认,却逼着自己忍住,天人交战之际,一阵电话铃声救了她。

一阵脚步声匆匆出去,还细致地轻声关上门。

“妈,对不起。”

果然是周玮。

倪小雨愣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周玮来这里干什么,他不是走了吗?

难道,难道其实他就是来看自己的?

可是自己生病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倪小雨不敢动,只隐约听到了“有事”“放鸽子”“对不起”“理解”这几个词,最后是周玮提高声音说:“我的朋友生病住院了,有什么事等我忙完了再说!”

倪小雨赶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一无所知。

韩希希开门,就看见周玮靠在床边玩手机,床上的倪小雨睡得像死猪。

周玮看到她,才起身:“我怕这里没人不安全。”

算是解释了。

韩希希不喜欢周玮,在她看来伤害自己闺蜜的都是坏人,但两个人又到不了撕破脸的地步,便点点头:“麻烦你了周先生,我送你出去。”

周玮看看倪小雨:“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

韩希希不跟他多客气,等他走远了,才使劲把倪小雨摇醒,也不顾她还在生病:“你叫周玮来的?”

倪小雨还迷迷糊糊的:“他走了?”

韩希希一脸怒其不争:“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你还敢再招惹?”

倪小雨被她的气势吓得一个哆嗦:“我没有啊,我们是下午在病房门口偶遇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儿坐了好久,我刚开始装睡好辛苦,后来好像药效起了,就真睡着了……”

韩希希被她气笑了:“你没告诉他那是谁说的?难道是我?”

倪小雨坐起来:“我哪儿知道。”

韩希希拿出手机:“对了,我请了一天假,明天陪你检查,可恶

的老板还不相信我,让我给他随时发定位……啊我怎么把定位发到朋友圈了!”

第二天一大早,倪小雨就被韩希希拖起来检查,还好没什么事,当天就办了出院手续,倪小雨谢绝了韩希希的十八相送,独自打车回家。

而不知情的周玮,此刻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十一

倪小雨手机早就没电了,回家才发现手机里面多了许多问候,她赶紧一一回复解释自己并没有得什么不治之症,并附上诚意满满的感谢。

忙完才觉得有点饿,倪小雨打开冰箱,决定煮个面吃。

而这边,周玮看着人去屋空的病房,有点傻眼。

他坐在长椅上,打开保温桶,饭菜还热着,他一时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是一时兴起,还是可怜她?

周玮还记得倪小雨最后说的话:“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又为什么不放我走?”

是啊,不喜欢她为什么一直霸占着她所有的时间,不喜欢她为什么在她拉黑自己后还一直给她打电话发信息,不喜欢她为什么要退掉相亲来看她,不喜欢她为什么亲自下厨做饭给她送过来?

周玮不懂,他明明谈了几次恋爱,也知道那种怦然的感觉,他和倪小雨是真的不来电,为什么还一直念念不忘无法割舍?

他一个人慢慢把饭菜都吃光,收拾东西回家。

不想了,头疼。

十二

感冒痊愈的倪小雨又是一条好汉,这天,加班加到晚上八点,终于感觉到腹中的抗议,看看手上的活也差不多完成,赶紧收拾好东西和同事一起下班。

“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小馆子很好吃,咱们几个一起去吧。”一个同事提议道。

倪小雨随他们一起,刚坐下点菜就看到周玮的车停在窗外不远处。

倪小雨暗道不好,转转眼珠:“我突然想起来家里有点事情,你们吃吧我得赶紧回去。”

好险,倪小雨想,幸好自己机智,趁没被发现赶紧走。

刚走到门口准备溜之大吉,背后一个女声:“小雨姐姐!”

是周瑶。

倪小雨松口气,好歹不是周玮,她应付得来。

“是瑶瑶啊,你也来这儿吃饭?”

“对啊,小雨姐姐你病好了吧?”

倪小雨点点头:“小感冒而已,全好啦,谢谢你啊。”

周瑶拉住她的手:“那天哥哥知道你生病了,急匆匆地去医院,饭也顾不上吃呢。”

“是吗,真是辛苦他了…”倪小雨有点尴尬,又怕周玮突然出来,“瑶瑶啊,我还有急事得马上回家一趟,咱们下回再聚?”

周瑶拉着她往外走:“小雨姐姐,这儿不好打车,我送你吧。”

倪小雨心道:“你送我?难道是你偷偷开了周玮的车出来的?那就好,那就好。”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点点头。

周瑶开心地说道:“太好了,咱们路上可以多聊聊天,好久不见你了呢,连我妈都问你怎么不去家里玩。”

骑虎难下,倪小雨只得说:“好啊,那就谢谢你啦瑶瑶,我改天有空去看阿姨,今天的确着急。”

十三

倪小雨想想也知道,自己上车时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她以为是周瑶开车,自己跑到副驾驶开门,一抬头就是周玮那张脸,吓得她后退了一步。

周瑶适时解围:“小雨姐姐咱俩坐后排吧,聊天方便点。”

真是,吓死人了。

倪小雨突然觉得自己的感冒并没有痊愈,因为此刻她感觉十分憋闷,不知道是缺氧还是因为惊吓。

周瑶倒像是没事人似的指挥周玮:“哥,咱们先送小雨姐姐回家吧,她有急事,这里不好打车。”

“好,”周玮发动车子,“地址告诉我。”

倪小雨不情愿地报了地址,又有点不死心地说道:“太麻烦你们了,我家住得远,不如我打车回去吧。”

周瑶摆手:“顺路顺路,我住公司宿舍,正好就在一条线上。”

周玮也闷闷地说:“我也住附近,顺路。”

周瑶拉着倪小雨问长问短,时间倒是过的很快,突然,周玮开口:“瑶瑶,你该下车了。”

周瑶一看,果然到了宿舍附近,她心领神会地说了声好,扔下倪小雨一个人跑掉了。

如果说方才车内温度还是正常,此刻却是降至冰点,倪小雨有点尴尬,想开口说点什么调节气氛,然而实在是没心情,遂采用她一贯的逃避方法——眯上眼睛装睡。

十四

“好了吗?”周玮轻声问道。

倪小雨有点困惑,睁开眼睛:“嗯?”

“身体好点了吗?”周玮又问道。

他本身就是个很温柔的人,一向待人体贴,说话声音也十分好听,在这样安静的夜里,以为自己早已波澜不惊的倪小雨也不免感觉心中一阵悸动。

“已经好了,”倪小雨轻声答道,“谢谢关心。”

又是一阵长长的安静。

“那你……过得好吗?”周玮的声音有点不确定,他偷偷从倒车镜看倪小雨,天色太暗他看不清楚。

倪小雨的笑容有点苦涩,她想说一点也不好,可是确定到自己的声音说道:“很好啊,我很好。”

周玮没等到她问自己,但还是继续说道:“我过得也还不错。”

倪小雨“嗯”了一声。

“复仇者联盟2上映了,要不要去看?”

“嗯……嗯?什么?”倪小雨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记得第一部就是我们一起去看的,要不要看2?”

“啊,我今天有事去不了,”倪小雨一阵慌乱,“好可惜。”

“没关系,明天周六,我下午三点来接你,你应该有空吧?”

车停了,倪小雨看着他回头看自己的眼神,知道自己是推不掉了,便心一横,点头道:“好。”

周玮笑了:“好,一言为定,不许反悔,我明天会一直等你。”

十五

排队买爆米花的时候,倪小雨还是懵懵的,周玮问她:“要小份中份还是大份?”

她顺口回答:“大份。”

于是,周玮抱着一份超大的爆米花站在她面前。

“这么多?”倪小雨惊呆了。

“你说要大份的,”周玮倒是一点也不惊讶,“还有一会儿呢,咱们坐着等等?”

倪小雨看着爆米花叹气:“这么多怎么吃得完,我不是很爱吃爆米花。”

周玮笑得有点狡黠:“我也记得你吃不了,可是你刚才说要大份,我以为你口味变了。”

“口味怎么会说变就变……”倪小雨犯愁地看着面前的小山。

“没关系,电影很长,慢慢吃。”

两个人进了场,不久灯光暗下来,电影开始了。

为什么恋人都喜欢在电影院约会?倪小雨开始胡思乱想,可能是因为这样近的距离,这样黑暗的空间,更能放大彼此的存在感吧。譬如此刻,她的心思根本不在电影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旁边的周玮身上。

他吃了一颗爆米花,扶了下眼镜,喝了口水,因为情节笑了笑,擦了擦手,看了一下手机……

还记得当年,自己缠着他看电影,每有害怕的镜头就扑在他怀里,或者抓住他的手不松开,无聊的电影看不下去了就靠在他肩上睡觉……

倪小雨后悔了,她知道自己没能放下周玮,这几年的刻意逃避,周玮依然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即便被层层包裹却隐隐作痛。可是她没想到,仅仅这样简单的接触,她就会如此不理智,周玮太可怕了,她必须退回自己的小圈子里,才能保证自己安全。

十六

电影散场,正好是晚餐时间。

周玮不知道把爆米花放到哪里,此刻一身轻松:“我们去吃晚饭吧。”

倪小雨既然打定主意以后离周玮远一点,此刻倒是坦然许多:“好啊,你请我看了电影,我请你吃饭。”

周玮便笑着看她:“好。”

“你想吃什么?”

“大帅食府。”

倪小雨瞪大眼睛看他。

“还开着,我前阵子路过了,”周玮解释道,“就想着什么时候再去吃一次。”

“很难吃,”倪小雨认真地说道,“你真的想去?”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周玮和倪小雨晚上看完电影出来,赶上下雨,二人躲在大帅食府的门前避雨,被这个霸气的名字吸引,吃了一顿史上最难吃的宵夜。

周玮也认真看着她:“我想去。”

两个人果然没有吃饱,这家店十分奇妙,菜做的难吃竟然能坚持开这么几年,也算是个传奇了。

周玮和倪小雨结账出来,他开口道:“我没吃饱。”

倪小雨笑了:“没见过这么自虐的。”

“我们再吃点别的吧。”

倪小雨看看天色:“很晚了。”

“我知道你家附近有一个地方火锅很好吃,很近的。”

倪小雨想找借口拒绝,没想到周玮却说道:“或者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

周玮厨艺一向很好,当年这也是征服倪小雨的一个重要项目,可是如今二人的关系显然不适合晚上去他这么暧昧,倪小雨忙说道:“你也很累了,咱们还是吃火锅吧。”

十七

周玮看着倪小雨闷头大吃的爽快模样,就知道这个建议是对的。

他边看边给倪小雨夹菜:“多吃点,身体刚好,需要营养。”

倪小雨忙着吃的时候也没忘记招呼他:“你也吃啊,刚才的菜太难吃了你都没怎么吃。”

周玮忍住笑:“我吃着呢,给,你最爱吃的菠菜好了。”

倪小雨便又埋头在她的碗里了。

等她心满意足地吃完准备去结账,被周玮拦下:“我已经结了,看你吃的这么多,我们走路到你家吧。”

倪小雨着急了:“说好吃饭我请客的,你怎么又……”

“下次,下次你来好吗?”

倪小雨请客失败,垂头丧气地往外走。

“你看,月亮好美。”周玮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倪小雨一抬头,今天有云,哪里来的月亮?

周玮快走两步赶上她,摸摸她的头:“好好看路,小心撞树上。”

倪小雨“哦”了一声,算是回答。

上次周玮只送她到小区门口,今天他却没有走的打算,跟着她进了小区:“你搬家后一直住在这里?”

“嗯,这里环境好一点,也安全。”

走着走着就到了楼门口,倪小雨找钥匙开门,就听周玮说道:“小雨,我有一个请求。”

倪小雨心里咯噔一下:“什么?”

“我可不可以……”周玮顿了顿,“我可不可以从你的黑名单里移除?”

倪小雨有点窘迫,周玮接着说道:“我想看着你操作,可不可以让我上楼坐坐?”

这个周玮越发得寸进尺了,倪小雨一心想着千万不能让他上楼,马上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移。”

话说完才反应过来又中了周玮的圈套,她边暗暗责怪自己警惕性太差,边认命地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恢复。

“手机号码,微信,都移出黑名单了,现在可以了吗?”

周玮想了想:“对了,还有微博。”

“微博啊,”倪小雨手忙脚乱地打开微博,“这个怎么解除,我不太上微博。”

她乱点了几下,竟然打开了搜索记录,里面唯一一条,是周玮的昵称。

倪小雨脸瞬间红了。

周玮眼尖已经看到了,却假装没注意:“我看看在哪儿?嗯,好了。”

十八

回家的路上,周瑶打电话来八卦:“哥,你和小雨姐姐怎么样?”

周玮很淡定:“没什么啊。”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每周六你不得乖乖回家吃饭,这周连个人影也没有,我帮你打听过了,小雨姐姐前阵子失恋了现在单身,你未婚她未嫁,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时候啊。”

“胡说什么,我们就是朋友。”周玮反驳她。

“行,我不说了,娜娜我已经帮你回绝了,太后那儿我也帮你圆过去了,做妹妹的也只能帮你到这里,祝你好运吧。”

周玮笑着骂了她两句,挂断了。

而这边,倪小雨觉得自己糗死了。

她真没想到,这么多年她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就是手欠搜索了周玮的微博就被发现了,果然是好人没好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正在家郁闷,手机突然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

“小雨,我到家了。”周玮的声音很愉悦。

“哦。”倪小雨半死不活地应了声。

周玮显然不在意她的情绪:“今天很开心,晚上早点睡,晚安。”

倪小雨好想说自己不开心,但还是忍住了:“嗯,晚安。”

“这是我家的固定电话,如果手机打不通可以打这个。”

倪小雨胡乱应了声,挂了电话。

打你电话?才不会!倪小雨嘟囔着,还是把电话存在了周玮名下。

十九

打脸来的太快,说好不给周玮打电话的倪小雨,没过三天就违背了誓言。

“周玮,我倪小雨。”

“我知道,”周玮声音带着笑,“怎么了,小雨?”

“有一点小麻烦,你能不能……”

“什么事?你在哪儿?”

“我在你们楼下,被保安拦住了。”倪小雨声音有点苦恼。

毕竟是同一系统的,倪小雨来周玮这儿办事也是常事,但这几年她刻意避免,导致过于面生,保安怎么也不让她进去。她又是一张娃娃脸,跟保安解释自己是同系统的,忘了带证件,保安根本不相信。

更倒霉的是,她相熟的一个姐姐正好休产假不在。

倪小雨一咬牙一跺脚,拨通了周玮的电话。

周玮匆匆下楼,就看见保安盯着倪小雨,她丧气地坐在沙发上,像个离家出走被抓的小孩子。

“师傅,麻烦您了。”

周玮拉着倪小雨上楼,倪小雨挤出一个笑:“麻烦你了。”

周玮捏捏她的脸:“笑得真难看,见到我不开心吗?”

倪小雨假装没听见。

“对了,你要找的主任出去了,不然你在我们办公室等等?”

倪小雨有点为难:“不好吧,人来人往的。”

“没事,我们办公室一共三个人,一个休产假一个休婚假,就剩我自己了。”

倪小雨心想就是觉得跟你独处才为难的,可是这种情况又不能站在主任办公室门口等,只能咬牙答应了。

到了中午,主任还没回来,倪小雨趴在桌上觉得自己要饿死在这儿了,就感觉身后有人靠近:“我给主任打了电话,他马上就回来,等他给你签了字我们出去吃饭。”

倪小雨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不用了我还得回去呢。”

“听话,”周玮又摸摸她的头,“我这里没什么吃的,只有两块饼干,你先吃一口。”

二十

顺利从办公室出来,倪小雨终于心情开始变好,走到电梯口,发现周玮在那儿站着:“你在这儿干嘛,怎么不下楼?”

“等你吃饭啊,”周玮按下电梯,“知道你饿了。”

二人走到大门口,保安大叔还在:“小周,跟女朋友吃饭啊?”

周玮:“嗯,再见啊大叔。”

倪小雨悄悄说道:“大叔误会了你怎么不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这样你再来也不会拦着你了。”

倪小雨的智商终于有了一定回归:“我下次带证件来,也不会拦我啊。”

一句话把周玮噎住了,他缓了缓才开口:“饿了,你想吃什么?”

倪小雨十分佩服他这样厚的脸皮,哪怕自己说错了理亏,也表现的理直气壮,自己什么时候有他的十分之一,也就不怕什么了。

二十一

又是周六,周玮回家吃饭,太后状似无意地说道:“这周你有什么安排吗?”

周玮不看她:“加班。”

“你就不能解决解决个人问题?”

“温饱也是个人问题的一部分。”

周瑶暗自赞叹哥哥竟然敢跟太后顶嘴,赶紧默默往碗里夹菜,毕竟惹恼太后,可是要殃及池鱼的。

果不其然,周瑶攒了满满一碗菜,就听太后发怒了:“周瑶回房间去!”

天哪,太后又发飙了。

周瑶很乖巧地起身,偷偷带上碗回房了。

周玮被太后臭骂了一顿,饭也没吃成一肚子气,开车在路上瞎转悠,就发现自己到了倪小雨小区门口。

好巧不巧的,倪小雨正从里面走出来。

周玮看着她慢悠悠往外蹓跶,时不时还蹦一下,忍不住笑了,方才的气恼全消失不见。

起了点恶作剧的意思,他没有叫住她,而是默默看看倪小雨要去哪儿。

倪小雨打了辆出租车,周玮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她好像正在打电话,根本没注意到他。

出租车停在一家餐厅门口,看来她是要去吃饭,周玮也停好车,跟了进去。

倪小雨径直往里面走,有个年轻的男人站起来:“您就是倪小姐吧?”

倪小雨笑着点头:“是我。”

周玮立刻发现气氛不对,就近找个座位坐下,装模作样地研究菜单。

“只听说过倪小姐是位美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周玮感觉自己身上一阵冷,倪小雨是长得不错,身材也好,但是一见面就这么猛夸好吗?

“过奖了,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我来晚了。”

周玮心里有点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相亲?倪小雨背着他相亲?他有多少不知道的事?

然后他又开始自我检讨:倪小雨

有相亲的自由啊,他们不过是朋友,不能这样限制人家的自由吧。

可是到底心里不舒服,他不想听他们说什么,静静出门,拨通了

倪小雨的电话。

二十二

今天是倪小雨的母亲亲自为她安排的相亲,她是抱着敷衍的态度来的,连头也没洗,没想到对方竟然还不错,虽然不来电,但起码看着顺眼不招人反感,她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可以相处试试,这时手机竟然响了。

是周玮。

这个扫把星。

倪小雨关了静音,不接电话,周玮越打越气,一直不停。

就连对面的年轻男人都坐不住了:“额,倪小姐,你要不要接一下电话?”

倪小雨十分抱歉:“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一出门就被周玮拉了过去:“你在干嘛?”

倪小雨挣脱他:“你干什么,拉拉扯扯的影响不好。”

周玮往里面看,正巧男人视线也转了过来。

周玮看看男人,又看看倪小雨:“相亲?”

倪小雨听他这么说,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但碍于在外面不好发作。便点点头:“是。”

“第一次见面?”

“嗯。”

“他不适合你。”

倪小雨气极了:“你凭什么这么说?”

“男人才能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他不是好人。”

倪小雨笑了:“那我该相信你吗?你是好人吗?”

周玮看着她愤怒的眼神,突然意识到自己当初伤害她太深了,如今怕是怎么解释都没用了。他看着倪小雨:“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对不起我伤害了你?还是对不起打扰了你的相亲?”倪小雨气的眼圈都红了,“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啊周玮,怎么我都打算开始新生活了,你却总是出现在我的世界!我已经很尽力地躲开了,你还瞄准了往上凑,我倪小雨是心软,也不至于让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

周玮被她这一通指责,竟然无力反驳,他有点失落有点难堪:“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二十三

到底这次相亲是搞砸了,倪小雨这一通发火,稍微有点脑子的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年轻男子礼貌地结了帐要送她回去,她却婉言拒绝了——她丢的脸够多了,已经没办法继续面对别人了。

倪小雨红着眼走进小区,周玮靠在车边等她,她只当没看见。

周玮也不知道怎么办,道歉没用,好像任何方法都无法弥补,他眼看倪小雨走进去,重重关上了门。

他好像做错了,错的有点离谱。

之后的三个月,周玮再也没见过倪小雨。

他的一切联系方式,又重新被拉入黑名单。

他换个电话打,一接通听到是他的声音,倪小雨会立刻挂掉,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同上次决裂一样。

不同于上次的是,他再没遇上过让他怦然的姑娘。

太后给他安排相亲,他脑海里都是那个哭红了眼的女孩子,他发现自己无法去相亲,无法同任何一个姑娘约会,面对面看着,每个姑娘都成了她的影子。

周玮意识到,自己完了。

二十四

周玮请了半天假,清早直接到倪小雨家门上堵人。

未果。

上午,他又到倪小雨办公室堵人。

未果。

倪小雨像是人间蒸发了。

茫然的周玮拨通了韩希希的电话。

一听是周玮,韩希希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骂:“你丫有病吧,折腾小雨多少年还不够,以前她年轻,恢复力还强一点,如今她刚失恋你就撩她,还不负责,小雨是欠你钱还是要你命了,让你紧抓着不放,我告诉你,别想我会帮你,我希望你从小雨的世界消失,越远越好!”

周玮被骂了一顿,反而心里痛快了:“你告诉我她在哪儿好吗?她的邻居说她出门了,领导说她请假了,我真是没地方寻她,我知道年特别关心她,我也是,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想和她好好聊聊……”

周玮态度诚恳,这让韩希希迟疑了一下,但也只是片刻,她还是坚持道:“我是知道她在哪儿在做什么,可我不会告诉你,我想这也是小雨的意愿,如果你对她哪怕还有一丁点关心,我真的希望你能放过她。”

周玮苦笑:“我明白了,谢谢你。”

倪小雨的坚持,他曾体会过。

倪小雨的决绝,他也曾体会过。

二十五

眼瞅着春暖花开,又是一年。

周玮送衣服去洗衣店,在门口遇到了倪小雨。

她背对自己,戴着深色棒球帽,穿一件很长的针织外套,背着双肩包,包上是一只丑兮兮的手工大象。

他记得当时这是一对,另一只在他抽屉深处,他嫌幼稚从没用过。

她看上去就是那种乖乖的优等生,浑身挑不出错,单纯甜美却寡淡无味。

对,就是这种心情,倪小雨太容易看穿,她将一颗心捧到自己面前,那样的姿势太幼稚,让他没有一点征服的欲望;她又太好,好到父母和妹妹都喜欢,让他一直四平八稳毫无波澜人生中沉睡已久的叛逆觉醒,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的女朋友。

可是他离不开她。

周玮认命地走上前去,正要跟她打招呼,就看见旁边书店走出来一个青年,径直向倪小雨走过去:“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我找半天没找到你。”

“里面有点冷,我晒晒太阳。”

青年伸手将她的手捂上:“这么凉。”说罢把自己外套脱下来披在倪小雨肩上,又一脸心疼地给她捂手。

“好啦,我们走吧,”倪小雨的声音里都是笑意,“别让阿姨久等了。”

他们眼里仿佛只有彼此,根本没注意到几步之遥的周玮。

周玮看着二人走远,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疼痛,这痛来得太突然,他猝不及防,靠在门上喘息。

“先生,你怎么了?”有洗衣店的工作人员注意到他,上前问道。

周玮摇摇头:“谢谢,我没事。”

能有什么事呢?倪小雨一直不属于他,最初是他不想要,最后是他得不到。

他们的感情从来不对等,此消彼长,从没有同步。

他此刻的心动和心痛,倪小雨永远不会知道。

或许他该庆幸,她永远不会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