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现代人的眼光解读:刘兰芝之死——一场假离婚,酿成的真悲剧

孔雀东南飞青铜像

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描述了刘兰芝和焦仲卿的爱情悲剧。

刘兰芝是一个美丽聪敏的女子,从小学习女红,既懂诗书,又通音律 ,嫁入夫家,勤劳能干。焦仲卿的形象塑造的也非常鲜明,他忠于爱情,对刘兰芝一往情深,对母亲既敬又怕,性格中纠结与挣扎并存。

最后双双自杀身亡的结局,人们都归罪于封建礼教和封建家长制。其实,在我看来,抗争不彻底,他们自己也应该负很大的责任。

在处理家庭矛盾的最初阶段,他们那种“先返家,再接回”的方法 ,类似于现在的“假离婚” 。就是因为这自编自导的“假离婚”,她才一步错,步步错。

让我们来看看这悲剧的形成过程吧。

1,“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刘兰芝主动提出“离婚”的目的,本是向婆婆抗议。

长诗除了小序外,开篇第一段话,就是刘兰芝在向丈夫抱怨:

幼时在家,我过得是很幸福的日子,家教也很好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可是后来,“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

在少女怀春的岁月,嫁做人妇。本想与丈夫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可丈夫要在庐陵府里工作,不得不两地分居。聚少离多的相思之苦,更与谁人说?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

自古以来,婆婆的人设,十有八九都是穷凶极恶的典型。她们常常为难勤劳善良的儿媳妇。不愿逆来顺受的刘兰芝,在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中与婆婆磨合着,思想观念与生活习性相互碰撞,难免会有矛盾 ,难免会有各自的委屈与气愤。

在她最需要人体贴安慰的时候,丈夫又不在身边。于是日积月累,怨气爆棚:

“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性格刚强的刘兰芝,本意可能只是向丈夫倾诉,发泄一下。可她说着说着就使起了小性子,“在你们家当媳妇真难啊,我受不了这样的使唤,去告诉你妈,快点把我遣送回家。”

那个年代,遣返回家,就是被“休”,用现在的话说,两个人就算是离婚了。刘兰芝以这种方式,向婆婆表示抗议。

一心维护妻子的焦仲卿,听媳妇这么一说,急火火地去跟母亲交涉了。我们可以脑补一下这样的情节:

焦仲卿:老妈你这是干什么呀?你儿子我也没有什么大出息,所幸娶了这么贤惠勤劳的好媳妇儿,我们两个已缘定三生,生死都要在一起。虽然现在没孩子,可是我们才在一起两三年啊。她也没有哪里做的不对,你为什么就不容她呢?她现在提出和我离婚了,你看怎么办?我可告诉你,离开她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娶别人的。

婆婆:你这个憨儿子,替你媳妇来教训老娘?你看这个媳妇是不是自以为是、太不懂礼数了?我还没有提,她倒自己提出来了。好好好,赶紧打发她走。我给你娶个更好的,比她漂亮比她贤惠的秦罗敷,我马上就去提亲。敢跟老娘宣战,我绝不会再留她了。

此刻,抗议无效,矛盾升级。

无论怎样辩解,都不能说服母亲。受了夹板气的焦仲卿,最后只好与刘兰芝定下权宜之计:“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府。不久当归还,还必相迎取。”

要点是这两句:我们先假离婚吧。过段时间我再重新娶你过门。

可是,即使汉朝的婚嫁制度再宽松 ,女子再有改嫁的权利,也不可能让你想离就离,想结就结的。这作为权宜之计的错误想法,是闹出之后悲剧的第一根源。

2,刘兰芝明知遣返再归困难重重,可她依然山盟海誓,盲目自信,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刘兰芝真是有个性的人。她先留下自己一大堆高档次的陪嫁物品,给焦仲卿做纪念,(是不是想留着以后回来时再用?)第二天又早早起床,打扮的溜光水滑,高调地去与焦母告别:“……本自无教训,兼愧贵家子。受母钱帛多,不堪母驱使。今日还家去,念母劳家里。”

刘兰芝此时的想法,也许是这样的:婆婆大人,我离开一段时间后,你自己操劳不动了,会想起我的好。到那时,你会让你儿子重新接我回来的。

面对焦仲卿,其实刘兰芝心中也非常的矛盾,她明白,自己白天黑夜勤恳地操作,孤孤单单地受尽辛苦折磨,总以为没有过错,可就是不被婆婆认可。现在都已经和婆婆撕破脸了,哪里还说得上第二次嫁回到你家来?再说,自己家里还有个性格暴躁如雷的哥哥,回不回焦家,他也不会全顺着自己的意愿啊!

面对这样的局面,刘兰芝没有理出什么头绪。毕竟她与焦仲卿共同生活了三年,最美的年纪,情窦初开,真心实意。焦仲卿对她的好,她看在眼里记在心底。

与他绝决,真舍不得!而这种不舍,又制造了一系列的麻烦。

焦仲卿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不会辜负刘兰芝,家里的事儿能摆平(可是一直到后来,他痛苦万分地向母亲告别时,母亲都没有回心转意)。待官场上的事儿处理完了,还会把刘兰芝接到自己身边来。

于是又有了在离别车中,为重逢做约定的一幕。

男的说 :“誓不相隔卿,且暂还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当还归,誓天不相负!”

女的说:“感君区区怀!君既若见录,不久望君来。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告别时,“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

要离就离个痛痛快快。要离就离的彻彻底底。他们做不到。因为他们是假离婚。

他们盲目的自信,不合时宜的盟誓,是第二步错棋,也为后面悲剧的爆发装满了“炸药”。

3,对于来自各方的阻力判断不足,缺少解决问题的可行性措施。

既然是假离婚,要想再续前缘,光有誓言是不够的。 还必须制定出针对各种阻力的可行性措施。

可是他们并没有。

有主见的刘兰芝只是走一步看一步。

“不迎自归”回娘家没几天,消息就传了出去。县令之子,太守之子,求婚对象一个比一个好。有学者考证过,汉代的婚姻观念相当开放,女子根本都不受什么二婚,或贞操的约束。我们也不去讨论是否当时存在男多女少的现实。总之,“离婚”后的刘兰芝依然很“抢手”。

开始,她一直强调与焦仲卿的约定,不违背誓言。可后来,禁不住外人特别是亲哥哥的劝说与催促,虽心有万般不愿,但也勉强答应了婚事。

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毕竟没有多少人生阅历,她真的无法应付当时那种复杂的情景。

在她结婚的头一天,“府吏闻此变,因求假暂归。” 刘兰芝向他哭诉:“自君别我后,人事不可量。果不如先愿,又非君所详。我有亲父母,逼迫兼弟兄,以我应他人,君还何所望!”

曾经一往情深的人,生起气来,说话也恶毒。焦仲卿一脸的嘲讽愤怒相:“贺卿得高迁!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苇一时纫,便作旦夕间。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

我们把它译成这样的台词:刘兰芝你欺骗了我。说什么我们的爱情像磐石那样稳重,千年不移动;像蒲草那样的坚韧,不会断裂。算了吧,你过好富贵生活吧。没有你的日子,我过不下去。我只有去死了。

听了此言,刘兰芝的小爆脾气上来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同是被逼迫的呀。要死,大家都一起死吧,像谁不敢死似的。就这么说定了。”

于是,刘兰芝在与太守之子的大婚之日,“举身赴清池 ”。

嫁与别人,不是她想要的,她不知今后如何与一个陌生的人共同生活。想想与焦仲卿过往,自己设定的目标已无法实现,再加上焦仲卿的以死相逼,导火索燃了起来,原来“储备的炸药” ,终于爆炸了。

可怜又可恨的焦仲卿,在刘兰芝死后,也遵守誓言,“自挂东南枝” 了。

至此,一场假离婚,酿成了真悲剧!

世间有很多种关系,唯有婆与媳的关系最微妙。在其他关系中很平常的一个小矛盾,放在婆媳关系中,有时就会变成另一种性质。总有人特别敏感,总有人特别夸大。总有一个人,或是双方,都披着带刺的铠甲,随时准备防御或刺向对方。

如果只有离婚,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那可以选择。拿刘兰芝和焦仲卿来说,如果他们选择真离婚,能果断抽身,不再心存幻想,会不会是另一种结局?

生活中没有如果。

在长诗的最后,作者道出了写作目的:多多劝告后世的人,把这件事作为教训,千万不要忘记啊!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吸取不同的教训。

千万要牢记,不论什么年代,婚姻都不是儿戏。


本文写于2017年12月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