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着飙泪的《无名之辈》,是中国版的《警察与赞美诗》

作者|桨小嗯

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欧•亨利有一篇很出名的短篇小说,名字叫《警察与赞美诗》。故事主人翁叫苏比,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寒冬来临,苏比在街道上,被冻得瑟瑟发抖。为了进监狱避寒,他故意犯罪,吃霸王餐,调戏妇女,扰乱治安。然而,尽管做了很多坏事,还是没有等到警察的抓捕。



苏比很懊恼,生活已经如此不堪,奈何上天还要捉弄,连进监狱都求而不得?正当苦恼之时,教堂里传来了赞美诗。苏比听着听着,被感动了。


赞美诗结束,苏比幡然醒悟,为自己犯的错感到后悔,决心重新做人。然而这时,警察来了。


生活就像《无名之辈》憨皮眼镜苦笑着常念叨的那句话:“耍我,又耍我……”


底层小人物的生活和电影《无名之辈》、短篇小说《警察与赞美诗》描述的一样,像一场闹剧,时而啼笑皆非,时而痛哭流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生无名的小人物,都曾有梦,只是痛苦挣扎过后,学会了保持沉默,不将悲喜与外人道罢了。



1

电影《无名之辈》由三条故事线组成。


①从乡下来到城里的眼镜和李大头,为了“干大事”,持枪抢劫了银行旁边的手机店,造成全城轰动。



为了躲避追捕,眼镜和李大头逃到一栋小区里,抓了全身瘫痪的残疾人马嘉祺(任素汐饰)当人质。


一心求死的毒舌妇马嘉祺,在激怒眼镜和李大头开枪打死她的过程中,对两位劫匪的命运渐生同情。三个底层小人物,对彼此求而不得的人生产生了共鸣,变成了朋友。



楼盘老板高明欠钱不还,带着情人跑了。讨债人刘五喊了一帮人,在街上敲锣打鼓地给高开追悼会,还抓了楼盘保安马先勇(陈建斌饰)。


马先勇以前是一名协警,有一次酒驾出了车祸。工作没了,还害死了老婆,害得妹妹马嘉祺成了残疾人。



为了重新当上协警,马先勇想尽了办法,但依旧没有得到警队认可。有一天,工地上挖出了一把枪。马先勇见机会来了,从民工手里把枪弄过来,准备交给警队立功。


然而,万万没想到,交枪时,真枪被人用水枪调包了。不仅没立功,还被警队骂了一顿。


马先勇怎么也想不明白,好端端一把真枪,怎么就不见了呢?于是,他踏上了寻枪之路。


手机店抢劫案上了新闻,马先勇得知后,以为劫匪偷了他的枪,开始寻找与劫匪有关的一切人。桑拿店梦巴黎领班波仔,小姐真真等人物“浮出水面”。


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人物,其实与整个故事有着密切关系。


李大头喜欢真真,波仔经常调戏真真。李大头和眼镜将波仔的手打断,抢了波仔的头盔去手机店抢劫。警察通过头盔判断波仔是抢劫犯,马先勇偷听后找到了波仔。故事线索一层层铺开,从爆笑到严肃再到感动。几个看似无关的人物,因为一把枪,被拧到了一起。



高明的儿子高翔和马先勇的女儿马依依是同学,两人关系不错。高翔在街上看见刘五大张旗鼓地给他老子高明办追悼会,心里非常气愤,召集一帮同学,准备向刘五宣战。


三条故事线,从电影开始,像三条直线一样从不同方向往故事高潮发展,在西山大桥相交。


2

真真被抓后,马先勇通过真真的手机联系到李大头,假扮真真与他约好晚上在西山大桥见面。


真真为了保护李大头,向警察谎称波仔是抢劫犯,打电话约波仔在西山大桥见面。


刘五带着一群人在西山大桥继续给高明办追悼会。


高翔到学校时,不见一个肯与他并肩作战的同学。他提着前几日从马先勇那里偷来的枪,只身前往西山大桥,找刘五算账。


马嘉祺让眼镜开了煤气再走,眼镜不忍心让她自杀,没打开煤气,等她睡着后,独自前往西山大桥找李大头(李大头暴露了位置,与眼镜大吵后离开)。



傍晚灯火通明的西山大桥,一场你追我赶,猫捉老鼠的激烈争斗开始了。


马先勇在争斗中夺回了枪,交给了警队,被批准当了协警。


眼镜、李大头、马先勇意外坐上了同一辆救护车。在水枪和真枪的较量之下,原本不敢杀人的眼镜,因桥上烟花突然绽放,吓得扣动扳机,误伤了马先勇。


电影结局,眼镜和李大头坐了牢,马先勇继续当保安。


3

四个底层小人物,马嘉祺、马先勇、眼镜、李大头,各自怀揣着平凡的梦想,在城市里挣扎着,在夹缝中求生存。全身瘫痪的马嘉祺想站起来,保安马先勇想当协警,李大头想娶真真,为了凑彩礼钱和装修房子的钱而抢劫,眼镜想出人头地。


平凡、普通、不起眼的小人物像尘土一样微不足道,在钢筋水泥般的城市里,磕得头破血流,自以为戴上头盔,带上假笑,在肚皮上放块钢板就能保护好自己。哪知,还是逃不过生活的“调戏”。意外地就中了一枪,刚有所觉悟,想重新做人时,又走进了监狱。


《这个杀手不太冷》:“人生总是那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这样?”


“总是如此”


底层小人物:“人生总是这么求而不得吗?”


“总是如此”


影片《无名之辈》是一场送给底层小人物的烟花盛宴,揭示了底层小人物生活的无奈与不灭的希望以及悲喜交加的人生。


4

作为一部喜剧片,《无名之辈》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笑点和泪点。


笑点1:眼镜和李大头冒着坐牢风险抢来的手机,竟然是一文不值的模型手机。



笑点2:刘五给活人高明开追悼会,播放的音乐却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笑点3:除了搞笑的情节,整部影片全程使用地道的方言,“你松你妈卖麻花”,“裤裆里面拉二胡,扯卵蛋。”等等让人忍俊不禁的台词,以及荒诞滑稽的情节,让电影开头爆笑登场。


泪点1:眼镜从屋里离开时,给马嘉祺留了一幅画。画上的他牵着马嘉祺的手,说想陪着她走剩下的桥。正是这幅画,给了一心想死的马嘉祺对生活的希望。



泪点2:李大头苦苦追求真真多年不成功,在西山大桥,真真却拉着他的手拼命奔跑。这是爱情的希望。


泪点3:不懂事的马依依终于理解了父亲,在120车厢里打碎蛋壳,用热乎乎的蛋白给父亲抹伤口。这是亲情的希望。


泪点4:原本可以脱身,重新开始人生的眼镜,意外开枪误伤了马先勇,像苏比一样,被警察抓住。这是悔恨。


作为底层小人物,也许一生都像苏比,像真真、李大头一样,名字鲜为人知,从出生到年老甚至离开世界,都是无名之辈。



但即便如此,又如何呢?


希望不灭,底层小人物的烟花也会绽放。重要的是,要找对方向。监狱不是避寒的好去处,抢劫也不是挣钱的好方法,用未剥的鸡蛋敷伤口,只会越来越疼。作为底层小人物,要像马先勇一样,有尊严,有追求地活着。即使一生无名,至少无憾,活得实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