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夜雨--李商隐

信誓旦旦的爱情,从年轻的口中说出,我们总是理所当然,以为所有的爱都会开花结果。仿佛生命的旅途,有一人注定与我们相遇,相爱,挽手将相思结成同心,于沧海明月夜、蓝田日暖时一起日夕共渡。那时我们并不知道,只因对爱没有把握,我们才会一遍又一遍的许诺、发誓,希望能够将爱人永远留住。

昨夜星辰早已隐没云河,寂寥夜空只有西风依然怅吟,是谁,端起沙漏,静悄悄的过滤他们爱的甜言?最终留下隐晦的痕迹,任我们猜测,却永远无法戡破。一钩新月,钩不住他们来去的路,他们来去如风,只留下承诺在风中摇曳。多少爱情,终究敌不过薄倖的岁月,短暂的欢愉后,就将从前抛却。留不住的,怎么也握不住,眼睁睁看着她在手掌的缝隙中溜走,只留下一篇篇优雅的掌故悼念对方,装点大地。

玉阳山中,绿柳枝下,锦瑟年华前,寂寞开且落的芙蓉花上,对着不同的光景,他和她们交换彼此不同的容颜和相同的誓言。他不要辜负美好的春光、自己俊美的容颜。他要陪伴一趟又一趟的春花开谢,在江南开满荷花的河间滑行,荷香满怀,荷花千朵,任他采摘,只要他伸出手去,就能触摸到少女如春的气息,将她拉入怀中,一醉红尘。

然而,任何一段爱情都过于单薄,无法丰满他的整个人生,于是孤独的路上,最终仍是他一个人孤独的前行。

巴山的夜雨,点点滴滴,敲击着李商隐的心头,一股浓烈的思念涌上心头,模糊他远眺的视线。人生能得几团圆,问君何事轻别离?这一年的七月,当启明星为他在东方作最早的祷告时,他又要开始东南西北路上的万里征程了。

浪子才浪迹天涯,孤影单剑到远方去累积炫耀的资本,他不是。之所以踏上这条荆棘满布的路,他要在远方的路上,寻觅一方他的印鉴可躬耕之地,寻找一个他终生可侍学之师,寻访一班志同道合之士,在安定城楼上,用他坚实的翅膀,扇动朝霞涌生的曙光,照亮晚唐灰暗的天空。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的道别,西南的好风长吟,吹散他的甜梦幽香,清晨的露水清霜,摇醒他的柔情蜜意。他收拾起离愁别绪,和妻儿挥手告别。这一别,山长水阔,裁冰剪雪,不知前路,未知归期,此生未卜,他生难料,但他必须上路,路的尽头才有他的出路。

她也无语,不想任何语言成为他的负担,微笑地为他系紧衣领上的扣子,系上自己的思念与祝福,然后回转屋中,静靠窗前坐下。她不能把感情尽数释放,要给他一个安定的身影,以免他把牵挂的心留下而忘了前方的景致。直至坐下的这一刻,内心紧紧忍住的汹涌顿化为泪水倾泻而出。这一别,以后的每日每夜,暮色晨曦,浓淡着她的身影,月圆月缺,明暗了她的云鬓。

不敢回顾,只怕看到她孑立的身影,又再触痛他胸口的伤感。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蝉声向他发出最后的通牒,清晨的哀鸣声,用它那纤幼的足印,踏进他悱恻的心间:你的脚步,该迈出缠绵的家门了。天亮的时候,恐怕招来更多的冷眼与白眼。为了她,他愿意背上狠心的罪名,不作多一刻的逗留。决绝地迈出那道痴情的心坎。

为了他,她愿意与上天赌一次,筹码就是他的正直与才华。她甘愿一人肩挑深不见底的岁月:田中耕作,井边汲水,溪旁浣纱,机房织锦,任由一天一天,风霜遮蔽容颜。她甘愿一人独守黑夜的寂寞:窗前纳鞋,灯下绣花,枕边独卧,花间自赏。为的是守护他们的爱情,守住他们的回忆。远方的他是她坚持的最大原动力。

她刚执过的手仍留着丝丝温暖,一人一骑,他在孤单的路上浪荡着孤单。但他很清楚,他并不是孤军作战,她的爱在身后为他点燃一盏明亮的灯,照亮他前行的路。纵然涉尽万水千山,只要轻轻回头,那屋檐下总有她静坐灯下深情守望的剪影,每夜,每夜。

数完了黄昏的寒鸦,她的眼睛遂寂寞起来,明亮的心也逐渐暗淡。她回转房中,拔开层层尘封的记忆,打开那一封封火烫的信,令她的心滚烫起来。那是他每到一地,就为她报写的家书,字虽潦,断还续,如他们相牵的思念。这是她珍藏的依恋,字里行间,为她点燃光明,在黑夜来临时,在她害怕时,他一直在她的身旁,与她一起等待黎明。

二十四期花汛,漫过他的马蹄,漫过他行经桂州、徐州、梓州的河堤,漫漫征程,他以朝圣的心情,每一步都是那么虔诚,如同当初向他心中神圣的爱情出发。那些盛产美好孕育丰硕生长高贵结晶美丽的地方,就是他落脚的地方。为此,他不怕独自憔悴,担起这千斤重的爱的代价。

相见时难别亦难,最艰难的告别已经成为过往。她在设想,如果有一天,当岁月改变彼此的容颜,改变彼此的习惯,会否也改变彼此的距离?再见爱郎时,该以何种姿态迎候?而他,历尽千劫爱仍在吗?闲暇之时,她总忍不住会胡思乱想。而答案,只能在他回归时才确切得知。

前路崎岖,如江海行舟,潮涨潮退,难免起落数番,这并不会有丝毫减弱他欲回天地的宏愿。在策马扬鞭走出家门的那天起,就从没有改变过。这是他为她写的最深沉最宏伟的诗,而这样的作品,总要经种种人世事打炼、千溪百陌曛洇、万山宜于煮酒的红叶润饰,才达上品。他深信,分离只是短暂的,分离只为了有一天能够永久的相聚。

多少次,总是让他一个人走向遥远的未知,她,别无选择,爱他,就要放开紧系的缰绳,给他一个远方的天空。曾经她的神女生涯,小姑独处,在寂静的春闺细数窗前的落叶雨滴,虚放黄菊枝头的光阴韶华,只有他的到来,生命因此而动听。那一夜的画楼西畔,晓星沉静,月满西楼,他翩翩的来赴她之约。他的双眸如朗星,擦亮她尘封已久的心,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已将两颗寂寞的心炽热起来。他们相约一生,在这灯红酒暖中牵手沉沦和变笨,一夜温柔足以令她放下所有的荣华富贵,前思后念,和他共渡今后那怕是羁泊穷年,一生潦困。


兜兜转转,起起落落,酸酸涩涩楚楚。他早已习惯了在颠簸的路上独自入睡。他也知道,在他的人生路上,每个人都只能陪他一程。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痛失至爱,他已觉得身心早已透支,开始感到前路迷茫。命运总在枝头对他嘲笑,无论怎么抗衡,都输了给时间,流光将他们一一抢走,给予他致命的重创。芭蕉不展,丁香不开,飘荡在春风里的笑容早已枯萎。他遥望远方的天空,也许只有她的水样柔情才能给他一丝慰藉,然而他并不知道,他已经连惟一给他生存勇气的她都已失去。


情路上的永恒太短暂,这一次的分离,她再也等不回骏马伴郎归的疾蹄声。寒鸦夜号,聒碎重逢的绮梦,惊醒分飞的爱意,她在每夜的祈盼中等待他的回归,等待是她惟一的寄托。她知道,只要他仍在远方,她就会为他坚守这一方寸家园,让他无论战胜或落败,这里都有他的一隅安身之地。只是菱枝太弱,风露太重,清秋太长,八月的桂花,香不透整个夜空,没有他拉着的手,她再也走不出这个凄凉的清秋。从此,围炉夜话,西窗剪烛,向晚驱车,度陌临流,都成画饼。这个秋天门外的一池枯荷,犹如她那空空的心房,空自低头无语,任由雨点细碎敲打。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这时她方知,当日他轻轻的一个转身,他们已是东西永隔如参商。她曾问过自己后悔么?付出一生的等待,长长的等待,等到生命的尽头,窗外依旧是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空阔,没有伊人由远而近穿透思念云层的疾声,故事没到压轴就已降下结束的帷幕。她不渴望富贵,她本就是一富家女,于她心中,富贵亦只是锦衣一身而已。和他相牵,比着甚么锦衣都富贵。但她心底却渴望他能富贵,男人,说到底总得到黄金榜上走一遭,方遂风云志。因此,纵使付出生命,她也愿意。

又一次和爱情挥手告别,他怔怔呆立,擦肩而过的,不仅是风,还有那段永远无法握得住的爱情。他总想不明白,好多好多年过去了,他的爱情总该修成了正果,好让他一心一意去谋取功名,然后衣锦荣归,与她携手同游人间。为此,他远离那些翠院的媚眼如丝,远离那些青楼的红袖春衫,远离那些金枝的银妆紫气,他的脉脉温情只对一人轻盈。为此,不信鬼神的他,却在佛前苦苦相求,求佛的暗示明示,求佛的上上签,求佛的阴阳圣杯,赐他一次完美的蜕化。然而,这一次竟然也不例外,上苍给予他的仍是短歌一阙,小诗一首,浅情一盏。难道,这是他前世尚未还清的情债,要用今生终此一生爱情残缺来偿还?

她在离去中等待,在等待中离去。她不知离他是近了,还是远了?如果是近了,她已经开始走远,在另一时空可以无限近的接近他。端坐在他的对面深情的凝视他,在他狐枕独眠时她可以陪他一起入梦,在他跃马远行时坐到他的后面,一起游乐人间;如果是远了,她真的是离他远了,到了另一个世界。他的笑他的痴他的悲她都无力分担无心分享,她伸出的手无从为他击掌欢呼或抚平他的创伤。

这一场生命中的雨,下得太久了,白天已下了一整昼,入夜,仍在下,把他笼罩在不见天日的细雨中。三十九个年头,雨水不断的淋湿他前行的路,淋乱他的思绪,淋熄他的斗志,淋漓他对她的爱,使他步履维艰,分不清雾夜中何是雾何是雨。雨过河源隔座相看时,他仿佛看到多年以前星沉海底,长河渐落,往事当窗可见:他与她,青春少艾,生命中遭遇第一场急雨,他们躲进灵都观里,迎来爱情中的第一场云雨。

这时,他忽然有些明白,命运的雨是避不开的,就像他多年前相遇的一段接一段的爱情,不会错过,怎么也躲不开。她一定在他前行的某一驿站相候,只为结一段前生未了情缘,衍生一出难以割舍的追忆,让他在今后,在有生的日子,在雨线飘洒的夜晚,又再打开情感的坝,任由笔尖寄存哀思。

曾经贴紧胸口的那份温柔,给了他多少开阖起承的勇气,他原以为可以搭一座真诚的小桥,将大唐这段延续了数十年的两岸纷争从此架接,夙怨化解,为大唐的中兴力挽狂澜。数十年来,他为两党疲于奔命,就像吐尽相思而死的春蚕,又如焚心明志的蜡炬,泪尽而熄。后来他才知道,政治从来对立,党派势成水火,他,太过书生意气了。他不仅输掉了此岸,也失却了彼岸,在冷然忧患的河水中来回泅游,而两岸都没有给他上岸的机会以及生长的土壤。

之后的岁月,他喜欢写无题。无题,不是无心而题,是无题可题。那千回百转的心事,流经俗世时,看到的人总盼望自己也能经历,殊不知,这些华丽的忧伤,却能将人优雅的刺伤。他知道纵使自己不写,也会有人知道的,别人也会横加一笔,历史太爱说谎,沿途所展,好多是虚构的表象。只能,也只能不可不为人知,也不可尽为人知的写,盼它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见到的,只是一行行开着前世愁思的丁香,散着它淡淡的幽香,陈列在这座城市的橱窗,让那群午夜寻梦的男女,当烛光熄灭后,把梦做得更闪亮。

蘸点雨滴,清点记忆,和着风声细咽,爱情与前程都是那么不尽人意,虽缤纷却不见阳光,虽芳香却错开荒谷,如今,望江楼上,他拍片栏杆,却是无人会意,只能独自婉约与清丽,哼唱百啭无人能解的风流与风雅。


忧伤在他握笔的指尖流过,缓缓的,和秋池一起涨满。十二载情缘,他们聚少离多,让无数美好时光空自在额头划过,在路上辗过,在等待中错过。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他知道,这份淡淡的浓情已经再也无法传递到她的手中,而她亦再也不能在看信中为他嫣然,她的手亦再也不能为他理一理鬓边的忧,抚一抚额前的愁了。他用烛光点燃信笺,火光中,寸寸相思,字字成灰。

巴山夜雨仍在淅淅沥沥,终夜吟哦着一池不忍复听的愁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