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 1003閱讀 19

      紫絮独自一人坐在四柱雕花大床上,艳红色薄纱遮住了眼,只能隐约看到雕梁画柱的房间,到处都燃着滴泪的金漆红烛,桌上供着各色奇珍异果,当然也有传统喜庆意味的石榴花生等等,但都比不上白润香甜的喜糕引人注目。

      从下午的变故发生到现在不知是什么时辰,紫絮滴水未进,现下饿的怕是一会儿忍不住咬下皇帝的肉嚼烂了吞下去。

      不,哪怕不饿,她也想咬死那个昏君。

      想她紫絮,一届老实百姓,每天起早贪黑帮替二老洗衣做饭,勤勤恳恳绣花织布,好歹还算识得几个大字,只等着隔壁二牛来下聘娶她过门做媳妇儿,一生本分,从未有过他想,怎就遭了这样的罪呢!悔不该一时嘴馋,跑上街想去买点儿芝麻糖回家当零嘴,恰好被那个昏君看见,刚回家糖还没送到嘴里,一群人就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绑了就走,连哭喊的余地都没有,直接剥了衣服洗干净套上凤冠霞帔,就送到这儿来了。一连串流程干净利落,一看就是熟练工。只是毫不顾忌紫絮她老人家是不是还饿着肚子,全程只有一个凶悍的老太婆叮嘱她切不可乱来,不然全家性命难保,唬得她直直坐在这儿好好几个时辰,光听着门外人声攒动,火光盈盈,却不见有任何人进来。

      坐久了累的慌,稍微动一动手脚,就感到全身的金银铃铃作响。但这么一直呆着也不是办法,紫絮觉得自己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了,再饿下去怕是要直接晕过去。这么想着,她决定违背凶老太婆“切不可乱动”的指示,悄悄消灭一块喜糕,再回来继续坐着。神不知鬼不觉,想来那昏君也不会在意桌子上喜糕的数量是否吉利。

       这么思量着,紫絮小心翼翼的挪向了那堆诱人的喜糕,一面提着裙摆防止把自己绊倒,一面僵直着身子免得发出太大声响,引起门外人的注意——她身上能发出声响的摆设实在太多了。

        两块糕点下肚,紫絮觉得胃里舒服了不少,连带着精神也好多了。她掀开碍眼的红纱,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房间不大,胜在精致。不知道用什么木材制成的桌椅床柜,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鸟虫鱼。床上铺着的是大红绣着喜庆纹样的缎被,长长的床帐旖旎在地。房间略显昏暗,原本就不长的红烛此时已经烧的所剩无几,有几根已经烧完了,只剩下几根还在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光。她翻箱倒柜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有备用的。窗外月光透过薄薄的纸窗照进屋里,外面的人声有些不真实,时远时近。她聚精会神听了半天,总觉得不像是在欢庆,更像是吵闹争执。时不时还有些东西翻到打碎的声音。想出去看看,却又不敢。

         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没事儿做,紫絮又回到了床边,想着不如躺一会儿吧。然后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