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另类“情人”

1

“老公,我们放假了,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啦!我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多好吃的!”

电话里,我掩饰不住的兴奋。我和老公是两地分居,隔着大半个中国,像牛郎织女一样,每年暑假鹊桥会。

对于这样的相会,我很兴奋,也很期待。每年还未放假,我就开始忙前忙后地准备。老公最爱吃的腊肉,老家的栗子,核桃,几个大包小包全塞满,还觉得意犹未尽。

“老婆,你就少拿点,又是汽车又是火车,背上背下,太麻烦了,又不是买不到!”老公一边怜惜我勒红的肩膀,一边吃得津津有味。我的劳累立马烟消云散。

与以往听说我放假就欢呼雀跃不同,这次,老公在电话那头半晌没回应。“朵朵,今年暑假,你就不要来了……”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我要去出差……”老公吞吞吐吐。

“到哪儿出差?我不能和你同去?我保准不耽误你工作。”

老公半晌没言语。我默然地挂了电话。整整一年没见到老婆,我主动送上门去还被拒!老公,莫不是外面有了新欢?!

我心乱如麻。

2

“大嫂,你家的电脑我暂时搬去用用,我哥说了,你用得比较少。”

才走到楼梯间,看见小姑把我的电脑往外搬。

好多次了,我们家,只要她看得起的东西,直接拿走就是。理由只有一个“我哥说的”。是的,她是有这个资格。当年她放弃读书,成全了他哥考大学,她是他的恩人和功臣。

想着家里的娱乐工具只剩下一个基本无法使用的老电视,我强忍住不快,挤出一丝笑容。“好的好的,你拿去用!”

“二妹,你拿电脑来干什么?你不是不会用吗?”觉得不对劲,我多嘴了。

“我新开了一家超市,坐着无聊,拿电脑去看看片子。”

我点点头,待她走远了,我拨了老公的电话。果不其然,姑子开超市的钱是给老公借的,整整10万元!

为了资助他妹妹,他用尽积蓄,还借了一部分。现在身无分文,支付不起我去聚会的房租伙食,所以才喊我不要去了。

我放下电话,心里凉凉的。每次,只要我和他妹妹在利益上有冲突,肯定是牺牲我的利益来将就他妹妹,而且,无需和我商量,按姑子的说法:我们兄妹间的事,与外人无关。

3

半年冷战。

他电话都少有打,我理解,没钱,省电话费嘛。

腊月30,急匆匆赶回来了。

“哥,你去教教我,怎么用电脑上网。”不顾孩子伸出求抱的手,他又急匆匆和他妹妹赶到门店。

吃年饭,看春晚,放鞭炮。他和他爸爸妈妈,还有他妹妹一家,谈天说地,欢声笑语。

我默默在厨房里忙碌,厨房里的碗堆积如山,我正值生理期,腰都快直不起来,“老公,来帮我洗一下碗嘛。”

“男人的手是找大钱的,洗什么碗?再说,我哥赶车赶船的,多累啊”。大概是我打断了他们的兴致,姑子非常不高兴。

老公刚要站起来,看看姑子,又讪讪地坐了下去。

我强撑着把碗洗完,默默哄孩子入睡。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璀璨亮丽的烟花中,我的心,分外地寂静。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漂泊异乡的流浪者。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是的,他们才是一家人,我算什么,充其量就是一个为了所谓爱情,不惜与父母决裂,千里迢迢跑到他家乡来的傻货而已。

大年初八,好多单位开班了。他们兄妹俩亲亲密密出去了。回来时,躲躲闪闪。

我在老公的皮包里,找到了一张他们家农村老屋拆迁的合同书。拟定的赔偿款是30万,他爸爸妈妈,他妹妹妹夫,他,各十万。

说实在话,我从来不知道,他家还有拆迁一事,也从来没有算计过,要得拆迁款一分一毫,那不是我的,与我无关。但他们像防贼一样防着我,瞒得滴水不漏,这令我万分寒心。

老公进来,看见我正翻看那份合同书,慌了,一下抢了过去。

我逼视着他。他嗫嚅着说“我妹说……”

“够了,你和你妹过去,咱们,离婚!”

我想我的声音可能惊天动地,孩子醒了,哇哇大哭。老公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听到响动,他妹妹破门而入。

“哥,离就离,你怕什么?我就说,她肯定打你钱的主意,你看,没得到利益,马上跟你翻脸。”小姑火上浇油。

“我打你哥钱的主意?你问问你哥,我嫁给他时,他有什么?这些年,我用过他多少钱?”

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老公在一旁灰头土脸却一声不吭。

4

“老婆,要不,咱不离了,你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她是我妹,你就不能多担待点?”

民政局门口,老公迟疑地说。

是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问题是,婚姻是一次远行,那些钻进鞋里的细石子,虽不足以致命,但步步硌脚,严重影响旅行的心情和质量。

“李东,祝你以后找个好老婆!”我深深地看着这个我当初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

“李东,人之将别,其言也真。我还想送你一句话:你要想以后的夫妻关系幸福长久,就不要让兄妹关系凌驾在夫妻关系之上。”

他不置可否,我知道,他没有听进去,在他眼里,我完全的是小题大做,无度量,无包容。无所谓,从今往后,他的幸福,与我无关了。

只是,我们原本甜蜜的夫妻关系毁在姑子之手,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原以为,天底下,最难处的是婆媳关系,没想到,姑嫂关系,一样让人心力交瘁。

“朵朵,听说你离婚了,怎么回事啊?你老公有情人了?”闺蜜问。

“不是情人,比情人厉害多了。天天登堂入室,不能赶,躲不开,老公还言听计从的那种。”

待弄明白我说的是小姑,闺蜜只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道,她的情况和我类似,她同样,一筹莫展,无计可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3,745评论 113 219
  • 2月20日,开始带领晚上周末班奥南朵读书会。这两次读书会上,我常说:别人在哪里?是的,别人在哪里,我们在自知不自知...
    郁岚_yulan阅读 21评论 0 0
  • 简介 今天介绍一个小技巧,如何用css制作出毛玻璃效果 内容 先看效果图: blur.png 然我来说下制作思路,...
    小貔阅读 819评论 0 1
  • 长相思·一重山 五代 · 李煜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
    生如夏花107阅读 82评论 0 3
  • 姓名:冉乔琪~公司:天兴医药 【日精进打卡第※201※天】 【知~学习】 《中医学》 《六项精进》2遍 共415遍...
    小小新酱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