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伏妖篇】至此,人人都会七十二变

96
卷毛维安
2017.01.30 22:30* 字数 3024


ps:本文会稍有剧透,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

像我们95后这一代,大多数人和《西游记》是老相识。

就像经常来拜访的远方亲戚,见得多了,看到也倍感亲切。我们生在互联网大潮拍岸而上的前夕,童年并没有iPad的电光声影,从小是坐在电视机前守着动画版《西游记》,唱着“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拿扫把当金箍棒长大的。

看过特效五毛但演技十万➕的86版以及特效改进的99版《西游记》,也看过换造型诡异的张纪中导演版,顺便路过张卫健以及陈浩民主演的两部港版《齐天大圣》,听着咋咋唬唬也觉热闹。甚至还边吐槽边看完一个动作重播三遍,满满卡碟塑料感的《西游记后传》。去年还在3d动画片《大圣归来》中第一次领略到孙大圣的又酷又拽的男友力。

《西游记》给我们留下的影像记忆是不可磨灭的,早就突破了文字本身,那些角色的影子幢幢,仿佛欢腾着的千军万马,他们换汤不换药,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心中对于神话传说最初的幻想。

❤️

我不算周星驰的粉丝,也认这份招牌,做好了一切剧情搞笑无厘头的准备,想在大年初一找点乐子。

可片罢还是被惊讶了一番:西游记竟然还能被拍成这样?

坐在电影院里,我一度以为我看了假《西游》,或者误入了片厅,看了什么进口魔幻大片。虽说人物造型尚可清晰辨认,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电影演了一半,坐在我身旁的奶奶戴着3d眼镜自言自语:“这是个什么片?”

可能老人家对于西游记的印象还存在与86年六小龄童炯炯有神的火眼金睛和唐僧的慈眉善目,对于猪八戒时而白衣翩翩的英俊美少年,时而对镜贴花黄的粉白面没反应过来,而沙僧都没时间说几句台词就变成了虎面的大鱼也是把人吓得不轻。

喜欢这个妩媚的妖精

这不是一部传统的《西游》,画面和人物设定都太超前,让人有点接受不了,却不会尴尬,相反,还惹得我热血沸腾,肾上腺激素随着片中决战场景翻腾起来。

瑰丽的想象:皇宫变成五彩缤纷的玩具城;香艳的妖精:妖冶又不过分恶心,不装腔作势的唬人,红孩儿的蒸汽朋克风格实在酷,火焰中万千骑兵喷涌而出也是瑰丽无比,白骨精半透明的身体让我想起阿刀田高小说里那只透明鱼化为的美丽女人。

不得不说,徐克和周星驰两人联手的这部电影特效的确很赞,不仅仅是造型的别出心裁甚至天马行空,更有性格的不按常理出牌,每个人物的复杂性超越了很多观众的固有印象,如果对任意一个人物解构开来,也是一部的跌宕起伏的剧情片。

从小就知道孙悟空会七十二变,如今看在,这部《西游伏妖篇》里不仅孙悟空,片中的所有人物,都不约而同地”变化多端“起来。

一个角色要有七情六欲的碰撞和膨胀,才得以立体,达到真正的“3d”。

❤️

罗伯特麦基的《故事》被誉为“编剧圣经”,里面有一段关于人物塑造中“欲望”的描写:“最令人难忘,痴迷的人物往往不仅只有一个自觉的欲望,还有一个不自觉的欲望。尽管这些复杂的主人公不知道其潜意识的需要,但观众却对此有所感知,并能察觉出他们的内心矛盾。”

吴亦凡饰演的唐玄奘总让我想跳戏,这个时而吵架时而泡妞的白面小生,一身破烂的袈裟也盖不住那股韩范,讲话略带些港台腔,他所扮演的唐玄奘是个六根不净的主儿,并非《伪君子》里达尔丢夫那种“伪善”,他暴躁,可爱,还卖腐(真是够了)。

吴亦凡还是蛮萌的

在那个“白莲花”还仅仅代表植物的年代,我们敬佩唐僧的善良。可是在这个有些习惯于恶意揣度的年代,要是还自恃不可亵渎,反而易落入俗套。

若不苛责演技,他还是蛮帅蛮可爱的。

唐玄奘的感情线或许要追溯到上一部《西游·降魔篇》:那个为爱牺牲的驱魔段小姐,成了唐玄奘心中落寞而遗憾的白月光,凡根斩不断,以至于见到小善,恍然遇到旧人。

虽然随着剧情的发展,戏是假戏,情却都是真情。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通过唐玄奘说出了这样一段话,这个六根不净的僧人对佛是敬畏,对情也不敷衍,这样的设定不仅迎合的是无爱不欢的商业片套路,也迎合了我们每个人心中那种在爱情面前败下阵来的怂。

相传希特勒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建议你还是去打仗别去爱了,因为在战争里不是死便是活,但是在爱里,你既死不了,也活不好。”且不追究到底是谁说的,可这爱情啊的确是让人死不了,也活不好的。

没几个人能从爱情这场战争中完好无损地活着回来。更何况还为得道的僧人呢。

❤️

再说说林更新扮演的孙悟空,我是在电影快结束才看出那是林更新,此前一直觉得这只猴子颇有《大圣归来》中变身之后孙大圣的三次元感觉。

这种2.5次元的扮相蛮帅的

西游记原著中提到孙悟空出世的场景:一块仙石,产一石卵,见风化石猴。在电影中这只猴子有时候冷如石头,有时候又怒而成焰,有时候又傻如孩童,有时候又酷得像个古惑仔,还有很多面是观众也没看到的。

孙悟空这个角色,明明是最容易概括的,但是到了这里,总觉得几个词不够用了。

今何在的《悟空传》里有一段:“我知道天会愤怒。如果人触犯了它的尊严。但天是否知道人也会愤怒?如果他一无所有,当我祈求时,你傲慢冷笑。当我痛苦时,你无动于衷。现在我愤怒了。我要听到天的痛哭,我要听到神的祈求。”

“苍穹动摇时,我放声大笑,挥开如意金箍棒,打它个地覆天翻,从今往后一万年,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齐天大圣孙悟空。”

不变的是,这里的孙悟空仍是正义的化身,是我们总是忍不住叫好的战神悟空,可变了的是,他内在的阴暗面也昭然若揭,不仅是“妖”和“仙”的两者的平衡,还加上“人”的贪嗔痴善恶。

正如林更新自己发微博说的:“其实每个时代都有属于他的孙悟空,孙悟空这一形象也随着时代的变化和人们的审美的不同而不断被赋予新的含义。”

❤️

至于谈不上女主角的小善,也是一个较有张力的角色。

不得不说,林允这次的造型很美,歌姬这种设定很适合她,清纯中带点风尘滋味。

蛮喜欢这种样子的林允

小善这个角色在片中至关重要,不仅是激起唐玄奘对段小姐旧情的导火索,激化了唐玄奘了孙悟空的矛盾,还引出了九宫真人的阴谋这一剧情反转。傻白甜的少女看似人畜无害,极善的背后却是一堆白骨,前世遭遇背叛,怨气深重,仍然爱上了唐玄奘。

她抛弃了“白骨精”那种妖冶,毒辣,凶猛的设定,所有的欺骗背后是一个令人怜惜的理由,甚至还傻气的在被超度之前问唐玄奘:“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

生则为情所负,死亦为情所困,印象中总是目光灼灼的白骨的妖精竟也有一副小女儿柔肠。

❤️

重塑西游,真的是很有挑战性的举动,因为想要撬动中国人脑子里这块固有形象,掘地三尺盗个墓还容易些。

如果说我们刻板印象中的《西游记》是英雄式的,是神话般的,是在天上的神魔乱舞,而这部《西游》给了我们一个“低配版”的传说,更接地气的更凡人化的故事,打破了传统的认知:在那个世界其实并不是一派祥和,也不一定是绝对的黑暗。

恰恰是这样一个有点奇怪的设定,说着“我靠”的设定,好像离我们更近了一些,好像坠入了凡间。天界和人间,也无了分别。

这些年,与“西游”相关的IP被不断地开发,赋予新的内涵,赋予新的含义。有的被叫好,有的被讽刺。且不好坏,但从儿童时代就非黑即白的《西游记》人物形象比较早已先入为主,既然经典无法撼动,索性也无需那后起之秀来比较,没有必要带着“已知”的认知感去评价。就当就尝尝鲜,然后笑一笑,大过年的不就是为了开心吗?

不可能永远有人为情怀买账,但永远有人想看新鲜东西,并会愿意为之买单。

神话归神话,那不是人的故事,多了这些看似格格不入的东西,魔幻才有了现实的意味。

我们那么相信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不妨也相信一下人性的复杂多变。至此,什么神仙鬼怪不再只是书中非黑即白的影像,七情六欲的主体,是你也是我。

至此,不管是泡妞的圣僧还是痴情的妖精,其实和我们无分别,毕竟在这个时代,人人都会七十二变。

这些电影我很喜欢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