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往后愿你辣子炒鸡,又酥又香又麻又辣

      前女友是一个很瘦很瘦的姑娘,爱扎马尾,从分手到现在,大概有十年没见了。她老公姓陈,尔东陈,儿子四岁,她在一家私立的幼儿园教小朋友跳舞,她老公给她买了一辆MG3,我记得当时我们恋爱的时候,我给她买过一个MP3。十年前,她喜欢吃辣子鸡,十年后,她经常去西餐厅点小份的牛排喝白葡萄酒。是的,这些都是听说的。

      真正以为见到她本人,是2014年9月18号,为什么时间那么准确,并不是遇见十年前的初恋,记忆力爆棚的好,而是那一天,我订婚,请朋友在店里喝酒。她自己一个人,推开门,坐在靠窗的位置,那个时候过了饭点,下午3点的样子,她说,服务员,麻烦,来一份辣子鸡,要很辣很辣的那种。

      十年了,大概可以忘记一个人的模样,但是她那种萌萌哒的娃娃音还是那么清晰。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十年了,你听说过她太多的故事,你曾经几乎用尽全力去爱的人,她过的好不好,你真的想从她嘴里听到。我端着酒走到她面前,心里有很多话要讲,但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我先张口说,真羡慕你,老板今天订婚,免单。

若是她脸上没有那个小伤疤,若是她穿着短裙,我差点就觉得是她了,好像,真的好像。世界那么大,相爱过的人分开了,怎么能说遇见就遇见了,拍电影电视剧呢。她笑着说,恭喜哦!你终于也要幸福了!那我是不是可以敞开了吃霸王餐?

我说,随便点,只要店里有的都给你做。

      她起身走到我们正在吃饭的桌子前,拿起一瓶啤酒打开,给自己倒上,然后转过身对我说,祝福幸福。然后一饮而尽。然后整个桌子上的人都懵了。老王起身去厨房给她做辣子鸡,她又强调了一下,要很辣很辣的那一种。

       女友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说,就是一个食客,像极了我多年前认识的一个姑娘。那个姑娘也超级爱吃辣子鸡,很辣很辣的那一种,那个姑娘说过,你难过的时候吃辣子鸡,没有人知道你为什么难过的哭。

       她点了一份辣子鸡要了1瓶啤酒,我们这一桌越玩越嗨,她却哭了起来,越哭越厉害,后来整个店就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她在哭。后来,她就喝大了,劝不动,还要一直喝,我说店里没有了,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叫你家人来接你。

      她没说话,我拿起她的手机,好奇怪,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这么旧的手机,从电话簿里翻,找到一个“老公”的号码,然后拨通了,我觉得我口袋里手机在震动,一直没有人接,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我说,你老公一直没接电话,你家住在哪里?要不送你回去?

       她说,1号公馆2号楼703。

       我说,这么巧,我住你对面702。

       后来我跟女友一起送她回家,开门的是她老公,他邀请我们一起坐坐,一个老太太正在哄孩子,他老公说,这是我儿子,叫陈晨,尔东陈,早晨的晨。他老公泡的茶很好喝,据说是上等的普洱,喝到茶无色,聊到话无言,我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看到手机上有一个陌生号码,懒得回了。突然想起来店里吃辣子鸡的姑娘,想想,十年,会把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我遇见她,还会不会认识她?她遇见我,会不会告诉我当年为什么突然不见了?时间能给的答案,总是把人变老了以后。

      十年前,喜欢过一个很瘦很瘦扎马尾的姑娘,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艺考生,在陌生的城市参加考试,然后辗转很多的城市,就为了一张大学的入门券,我们在陌生城市高楼的天台上看星星,背考试的演讲文章,唱情歌。一起在楼下的地摊吃烤地瓜烤面筋,去吃很辣的火锅,我记得那个时候加一个卤蛋的刀削面才6块钱一碗,我记得那个时候最好吃的果冻布丁是芒果味的,我记得那个时候最好听的歌是刘若英唱的《为爱疯狂》,我记得最远的路是从段店市场到济南大学,我记得那一年最美好的事不是拿到专业证书而是跟她相爱。

       那个时候,我们租最便宜的旅馆,一晚20块钱,还有电视,能看她最喜欢的芒果台,大清早我会去给她买胡辣汤鸡蛋灌饼,我们可以彻夜聊我们想象的未来。那个时候我们会手牵手去报名参加同一个大学的艺考,从考场出来会吃路边摊的小吃,会一起逛菜市场,买我们喜欢吃的菜,她问我,你会不会娶我?我说会。然后我会紧紧的抱着她,不说话,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天下。

      考完艺考,我们回到学校,她妈妈给她做她爱吃的糖醋排骨,她会第一时间跑到我们班给我送,下晚自习我会送她回宿舍,然后一直在女生宿舍楼下听她讲她一整天的趣事,直到熄灯的铃声响起,我才拼命的跑回男生宿舍。

      那个时候,赶上我过生日,她偷偷逃课去商业街给我买蛋糕,然后我们会在灯光黑暗的草场上许愿,我对着天空大声喊,我爱苏晓萱一辈子。那个时候我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阳光暖一点,再暖一点,我们就躺在草坪上,不说话。

      我们也会吵架,每一次天都会下雨,我们就一直在雨里走,从学校一直走到商业街,会喝3块钱一杯的热奶茶,会吃5块钱一碗的热馄饨,然后和好。后来,终于有一天,毕业散伙饭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她一直站在学校附近十字路口的出租房等我,那个时候,艺考的很多同学都在,后来听说,那一晚停电,她哭的很厉害,她划掉一整盒的火柴看时间等我回来。

      第二天,雨下的有点大,我们要各自回家,她先送我,上车前我想给她一个拥抱,但是最后却没有,我隔着汽车的玻璃窗说,再见。没曾想那是最后一个拥抱,却没有抱。那一天,我浑身湿透了,回家感冒了,大病一场。而她,再也联系不上了,突然就不见了,一晃十年。

     她没有告诉我任何的理由,就不见了,我找不到。十年后,我在自己的包子店遇见一个喜欢吃辣子鸡的姑娘想起了她,没有一首歌可以给我安慰。我记得十年前她艺考失利的第一场,我请她吃饭,她说,我要吃辣子鸡,很辣很辣的那一种,你难过的时候吃辣子鸡,没有人知道你为什么难过的哭。那一天,她哭的很伤心,她说辣椒好辣!

      十年前,我给她写过一封17页的情书,大概一辈子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吧!所以最后一句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或者十年后再遇见她,我也不知道该跟她说点什么,十年了,她该为人妻为人母了。

     后来经常会遇见吃辣子鸡的姑娘,寒暄几句,我和女友也邀请他们去我的包子店吃饭,每一次都少不了辣子鸡,有时候是老王掌勺,有时候我亲子下厨,大概心里还有点念想,就是想听听这个吃辣子鸡的姑娘说话,听听那种萌萌的娃娃音。

     再后来有一天,我的店还没有打烊,她抱着孩子焦急的来找我,说孩子发烧了。

     我问,你老公呢?

     她说,老家出了一点事,她婆婆和她老公都回去了。

     我陪她去医院给孩子挂点滴,她焦急骤起眉头的样子跟我喜欢的那个姑娘,好像,真的好像。挂完两瓶点滴,已经到了深夜,我送她回家。路上她抱着孩子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说,大概明年,或者后年吧。

      她说,你女朋友是个很好的姑娘,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我说,嗯。

     后来她大概有些话要说,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直到我们一直沉默的进电梯,她说,求你帮帮忙。

     我说,你说。

      她说,你能先忙我带几天孩子吗?我上班的时候先放你店里,下班然后我再来接。实在是忙不过来,麻烦你了。

      我说,邻里相互帮助应该的。

      第二天早上她抱着孩子来找我,点了一杯豆浆和一小笼白菜肉包,然后交代了一大通,孩子哭了怎么办,怎么喂奶怎么换尿不湿,如果有事就给她打电话。然后她去上班。

      孩子挺乖的,一整天没闹,中途就换过一次尿不湿,我觉得跟这个孩子玩的还挺投缘,老王打趣说,你抓紧生一个。那时老王媳妇已经怀孕3月了,肚子有点微微的隆起,那可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一个弧度。

      辣子鸡姑娘来接儿子的时候,心情不大好,我问,怎么了,不开心?

      她说,幼儿园可能要裁员了,本来就是私利的,今年招生效果不好。

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安慰她,我只好转移话题,我说,你儿子可听话了。她笑笑,把包放在餐桌上,问我,要不要一起喝点?

      我说,好。

      老王给做的辣子鸡,鸡肉切块,料酒盐五香面腌制入味,然后鸡块炸至金黄酥脆,底油葱花姜蒜花椒爆锅煸出麻辣香味,放入鸡块翻炒,再加入炸好的花生米,颠勺翻炒撒芝麻出锅,那时的鸡肉外焦里嫩,香气扑鼻。

      她说,给你讲一个故事,你爱不爱听?

      我说,我给你满上酒。听她的语气,大概是一个无奈有点悲伤的故事。

      她说,问你一个事儿,你有没有很用心的爱过一个人,最后却没有在一起,但是你仍不甘心?

      我说,有,不过现在不想了。你看,当你最饿的时候,你想吃一碗热乎乎的鸭血粉丝汤配上一笼屉刚出笼的蟹黄包,你要坐车去,可是路上堵车了,你等啊等,等啊等,时间就那么耗尽了,最后你只好先下车,去买了一碗麻辣烫先吃,吃饱了,就不惦记了。车轮往前走才是前进,包子咬一口才知道味道合不合心意,最后在一起的那个人你才觉得她无人可替代。

      她端起酒猛干了一大口,被呛了一下,不停的咳嗽。

      我递给她餐巾纸,说,你慢点喝。

      她说,喜欢过一个少年,觉得会嫁给她。那时年纪小,还相信童话,以为说过的永远就是永远。我记得我们分开那一天,雨下的好大,他先走的,我跟着车跑了一段距离,然后有车撞了我,伤的很厉害,腿上有大面积的伤,后来的几年我基本上告别了裙子。

      我出院的时候,已经过了填高考志愿,我爸爸托关系,然后我去了一个军校。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那个男孩子,那个时候大概自卑,脸上有伤,也背叛了我们之间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去同一个城市上大学。后来在军校,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他对我很照顾,那个时候,我觉得那个男孩子应该有了新的女朋友,你说谁会傻傻的等一个人。后来,我现在的老公托他爸找了有名的军医,然后我做了微整形,毕业后,我们结婚了,那个时候各忙各的,两年后我们有了孩子。有一天翻出高中那时候写的情书,才觉得,回不去了。愈发觉得心里有一个坎,年少的时候辜负一个人,就是一个结,打不开。

      也许当时我给他打电话,现在已经是另一个结果,也许觉得爱的不够深,怕她遇见我那幅模样会跟我说分手,有些事自己做决定,对不对已经不重要了。

      我说,那些最后终究没有在一起的爱情,就像切好的菜,放了满满的一大桌子,以为各有各的搭配,没下锅以前,都有可能。说好鸡蛋跟着西红柿,最后加点糖,下了锅,是鸡蛋配青椒,撒了盐,西红柿只好跟着牛腩走了,原本跟着青椒的肉丝最后遇见了土豆丝,那种味道叫做鱼香。我记得梅艳芳有一首歌这样唱过: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她说,后来有一天听说他订婚了,替他高兴,他也应该幸福,你说对不对?见过她女朋友,很漂亮很贤惠,绕一个圈子再遇见,那个时候,大家都长大了,应该都不任性了吧?但是我依然不敢告诉他真相,怕他怨恨我。

      我说,两个相爱的人各自都幸福,这也是很好的结局啊!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再在意这件事了,毕竟那么些年了,就像你说的,都长大了,小孩子才挑食,大人都只买自己喜欢的。借着酒劲,跟你聊聊我喜欢的那个姑娘,大概10年前,她也是突然不见的,我们分开的那一天也是下大雨,你说巧不巧?你来我们店里第一次吃辣子鸡的时候,你说话的声音跟她好像好像,我一度以为你就是她,可是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十年前你喜欢的姑娘,十年后嫁人了,住你对面,开什么玩笑,演电视剧呢?

她端起杯子要跟我一口干,我说,我们又不打烊,你着急什么?

      她说,你是不是不敢?

      我端起杯子二话没说,仰脖子一口干,然后憨憨的跟她笑,说,好苦。

      然后我接着说,如果还能遇见那个姑娘,我大概会走上前去抱抱她,管她是不是嫁人了,然后围着她转个圈,看看她这些年变化。她应该比我遇见她的时候更漂亮更成熟,她应该不会跟我说对不起,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可倔强了,每一次吵架都是我认错。

      她说,对不起。

      我们相互一愣,然后面对面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又顽皮了。她就是跟我说对不起,我都会很大度的说,我早就原谅你了。

      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开始哭,哭的跟一个孩子似的,也许酒喝多了,往事就跟过电影似的。然后她说,你找找我的手机,我想跟他说声对不起。这些年大概彼此心里都有一个坎,现在想通了,想迈过去。

      我从她的包里翻出手机,递给她,她晕晕乎乎的找号码,这个时候我的手机也响起了,一个陌生号。我接通,只听见里面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嫁人了。她还是边说边哭,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后来手机掉在了桌子上,手机屏幕上显示两个字:老公。我记得那一年,我看着她,把我的号码存在手机里,她撒娇说,叫你一声老公,一辈子,你敢答应吗?

      我十年没有换过手机号码,希望她想找我的时候,就可以找到我,现在不想说话,点了一支烟,猛干了两杯啤酒。

      那时的气氛有点尴尬,该遇见的人终遇见,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算开口,也不知道说点啥,搁在肚子里的委屈,跨越了十年,现在也云淡风轻了,谈不上很爱,也谈不上恨,曾经那个很爱很爱的人,最后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大概就是最大的难过吧!

      她说,我终于鼓起勇气跟他说对不起了,我再也不是他那个骄傲的小公主了,我终于可以卸下心里的那个大大的包袱了。来,恭喜我吧!她摇摇晃晃站起来,端起酒在我面前。

      我站起来,抱抱她,这一个拥抱等了十年。

      她大声喊,再见过去!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好不好?你好,我叫苏晓萱。她的样子很好看,一如十年前,她站在阳光里跟我说话。

      她说,今天的辣子鸡有点咸。

      我说,那就等会吃吧!

      她问,等一会,就能变淡了?

      我说,嗯,大概时间会冲淡一切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容易丢的东西 最容易丢的东西:手机、钱包、钥匙、伞。 这四样你不来回掉个几轮,都不算完整的人...
    变成各自想念的风阅读 110评论 0 1
  • 入口一股异香,似薄荷味,又比薄荷的轻柔多一分热烈,麻烈烈的感觉蔓延在舌尖上———椒蒿的滋味实在独特。对于椒蒿,这种...
    尚品天成阅读 553评论 0 0
  • 1、 你走进咖啡馆的时候,我已经用暖暖的摩卡暖着我的手了,我又点了我喜欢的摩卡,而你,却又选择了简单的美式。 你问...
    你的样子1314阅读 560评论 4 50
  • 午后,本已迟到的太阳 被云彩遮住了慵懒的脸 远处晦暗的天空 渐渐染上了一抹亮 长长的梧桐大道上 轻轻悬浮着几片已然...
    倚风幽行阅读 354评论 1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