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山

字数 281阅读 34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在最北的山顶。

 所以我北上。

 在摇摇晃晃的列车上意外的听到有人在放赵雷的南方姑娘。忽然就想到一段温柔的时光。

 伴耳的歌大都并非主流,可有人曾经对我说:世界因为小众,主流才显得弥足珍贵。

 此时的赵雷唱着姑娘带花的裙子,一下子想念起我的小众们。

 人生海海,不知如何凝视缘分看我们的每种眼神,不知如何去离别仍需游荡的旅人。

 我总说来日方长,可有人曾经对我说:如今最好,没有来日方长。其实来日方长不过是把如今难以实现的最好推迟到漫长的日后。

 原谅我彼时此时的愚蠢吧,原谅奋力过但无声的从前吧。

 被岁月灼身的,被时光遗失的,湿透的我们还在听雨声。

    不知写给谁,那就给山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