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丧的生活,你还没过够吗?

01

7点20分,凄厉的鸡鸣声响彻整间宿舍,眼皮被缝起来的吴小姐火药味十足地骂了句“要死啦”!

几秒过去,凄怆的鸡叫竟还未被人按掉,“他妈谁定的闹铃,不知道关掉啊!”吴小姐火气蹭蹭蹭往上涨,就在要破口大骂的那一刻,下铺的那位来了句,“是你定的闹钟。”

就像是一记杀伤力极大的拳头,卯足了劲儿要轰向别人,到头来却轰到自己身上,吴小姐极其暴躁地从被窝里摸出手机,将自己被缝上的眼皮划拉开一道口子,解锁手机,屏幕上是王者荣耀的界面,退出,关闹钟。动作一气呵成,堪称完美,几乎在关掉闹钟的同时,吴小姐的眼皮再度被缝上,睡觉。

“吴,你又不去上课?”

“……嗯。”

“行。”

……

慧竟没像往常那般,劝我去上课,这也太……不爽了。然而这不爽并没持续多久,因吴小姐转念一想,就算慧劝告自己去上课,自己就会去上课?

不会。

慧耳提面命的次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她……对我失望了吧。可……那又怎样?到时候我会努力的,我会比她更优秀,我一定会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可这个到时候,究竟什么时候才回来?

吴小姐自我安慰一番后,心安理得睡了过去。周公把她拖进了梦里,毕竟打王者荣耀通宵,临近早上七点,才放下手机。周公对吴小姐的移情别恋,会吃醋的。

02

再次被吵醒,恍惚中,吴小姐意识到,中午了。

“你的午饭,桌子上。”

“谢谢啦。”

很不可思议,慧这个精英人士,竟会跟吴小姐这个通宵、旷课、挂科的学渣交朋友。

也许……是因为那次吧。吴小姐每次对这段匪夷所思的友情百思不得其解时,都会这般回答自己。也许……真的是因为那次吧。

吴小姐被缝上的眼皮,终于彻底解放。愣了几秒后,吴小姐靠在枕头上拿出手机,上微博,看自己爱豆的最新动态;逛淘宝,往购物车里加了一套护肤品、两套衣服、一双鞋;点开腾讯视频,欲观看自己正在追的电视剧,却发现没更新,这才想起昨天不更新。

不知今夕是何年,自己过的生活不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吗?

终于,吴小姐换好衣服,正要从被窝里爬出来,却像是被人命关天、十万火急的大事迎面碰上,一脸绝望朝慧叫到,“怎么办!这学期我要考三个证,我这么玩物丧志,怎么能过得了啊!”

“我昨天晚上又通宵!又通宵!我怎么不去死!”

“我刚才又玩手机!又浪费了半个小时!我死了算了!”

连珠炮后,吴小姐自暴自弃地栽在床上,生无可恋地挺尸。

对于吴小姐的阴晴不定、时而打鸡血时而颓废,慧表现的,很淡定。

浸淫在声色场里醉生梦死的人儿,时不时的,还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对自己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感到羞愧,感到屈辱;更何况是贪恋大学悠闲时光、及时行乐的吴小姐,为自己的沉沦享乐感到耻辱?

很正常。反正几年后学校外面的世界,会教她如何生存。

03

“慧,以后你一定要监督我!我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洗漱完毕的吴小姐边吃着饭,边对慧郑重其事,严肃认真脸。

“哦。”

“你……你都不鼓励鼓励我!”

吴小姐的义愤填膺、愤愤不平,使得慧的视线从晦涩难懂的专业书籍转到吴小姐脸上,“鼓励?你自己徘徊、犹疑、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只愿躲在失败里,我的鼓励,有用?”

扎心了,老铁。吴小姐对慧的一针见血……无言以对。吴小姐很想气焰嚣张地怼回去,可自知理亏。她讲的,是对的。

吃完饭后,吴小姐自制力极强地把手机扔到床上,快步来到客厅,正襟危坐,破天荒的刷起英语试卷。

当慧提议吴小姐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时,吴小姐小鸡啄米般狂点头。自己一个人在宿舍肯定控制不住,铁定三分钟不到就爬上床玩手机了。自制力啊自制力,你怎么就这么差呢?

吴小姐抬头环顾了图书馆里低头学习的人,想起自己的玩物丧志、纵情享乐,把自己从头到尾唾弃了个遍。

高中时,一心幻想着大学的图书馆;可大学后,却只顾行乐贪欢;有多少人,曾踌躇满志立下远大志向,发誓要过上自己想过的人生,到头来,却是碌碌无为。

“慧!这套试卷我竟然只拿了410分,都上不了分数线!”吴小姐愤怒地、低声控诉着。似乎不相信自己当年135的英语高考成绩,现在会退化到这个地步。

冷眼旁观吴小姐的发飙,慧好心的没有讲自己的英语六级成绩过600。足以俯视他人的、傲人的过往,也只是过往。仅此而已。

04

“那个,慧,帮我个忙?”从图书馆出来,吴小姐一脸谄媚。

“讲。”

“那个,那个啥,我这个月不小心多买了几件衣服,生活费不够。能不能,能不能介绍个工作给我?”

“没有。”慧毫不迟疑拒绝了吴小姐的请求。

“可你不前天才给咱班那个谁介绍了份家教的工作吗?”吴小姐一脸的悲痛欲绝,“难道就因为他是个帅哥?你就重色轻友了?”

面对吴小姐浮夸的演技,慧一脸冷漠,“英语家教,一个小时50,一次两个小时,一周五次。前提条件,英语过六级。”

吴小姐噤了声,很想控诉这种瞧不起人的、设置高门槛的工作,但值得庆幸的是,吴小姐还没丧失明辨是非的能力。

高薪,必要有高水准来匹配;璀璨人生,必要有高资本;否则,只能望洋兴叹。

慧的人生跟吴小姐截然不同,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根本不可能产生交集。当吴小姐逃课的时候,慧在教室里专心听老师授课;当周末吴小姐睡到中午十二点才醒的时候,慧早早就出了门;当吴小姐通宵打王者荣耀的时候,慧打开电脑,噼里啪啦到凌晨两点。

慧的人生如开了挂般,将同为大学生的吴小姐远远甩开,可是啊,吴小姐知道,和自己“丧”到不行的大学生活相比,慧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那是唯一的一次,正是因为那次,吴小姐和慧,才能成为朋友许多年。

时间是一年前,那天下着雨,没有带伞的吴小姐拿手遮住头,火急火燎地往教学楼冲。不经意间,看到一身正装的慧在雨里漫步前行。

这么有情调?还雨中漫步?那个时候,吴小姐对慧是抱有敌意的,明明开学时两人一样的稚嫩,一样的优秀,一样的起点,可为何两年后,两人却有着天壤之别?

本着嘲讽、看笑话的心,吴小姐停下脚步,朝慧走去。待走近,吴小姐后悔了自己的举动:一身正装的慧,眼眶通红,明显已经哭过了。

哦,那次工作上有个失误,不是我做的,却背了黑锅。感到很委屈,就矫情地哭了。后来慧轻描淡写地讲起了那次流泪。

吴小姐,再也没有对慧抱有敌意。

05

吴小姐和慧回到宿舍后,慧像是不知疲倦般,坐在客厅里看全英版《傲慢与偏见》。而吴小姐放下包,想着劳逸结合,不能太过劳累,于是没有任何负罪感的,爬上床,拿出手机,打了盘王者荣耀,看了两集电视,还去淘宝上把购物车里的东西下单。

消遣娱乐一番后,吴小姐下了床,上了个洗手间,活动活动筋骨,转悠转悠着,到了客厅,猛然发觉宿舍里其他人都在客厅里专心学习,为毕业后的自己增加筹码。

而自己呢?这一刻,吴小姐很想哭,没有缘由,很想哭。

拼命压下涌上心头的酸涩,吴小姐朝自己的位子走去,坐在位置上,拿出纸、笔,开始写写画画。

你为什么会来到这座城市?——因为我想!

你真的忘了自己的初衷了吗?——没有!

你就这样放弃,就这样完了吗?——不行!不可以!我不甘心!

那你为什么变得这么糟糕?——因为,因为懦弱、不堪,害怕失败,害怕拼尽全力还一事无成,害怕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吴小姐放下笔,闭着眼,仰起头。想,真矫情啊,下一秒哭出来怎么办?

这样的生活,真丧啊。

这般丧的生活,我过够了。你呢?

这般丧的生活,你还没过够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