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铃 .前情篇.诛尺

前情《诛尺》一 二


-晓薛晓

-连载.长.慢.渣

-魂穿.转世.仙侠鬼怪.前世今生

-瞎掰.不考究.突发性跳脱



(一)落入凡间的恶煞


滴滴滴滴——

提示音刺剌——划破凝固的空间,薄片似的纯白轻毯从薛洋肩上滑落。


小小的少年盯着窗纱缝的一隙蓝天已经两个小时,终于在提示音的催促下,倚着罩满毛绒绒毯的沙发壁缓缓站起。

自动出水机上的白色杯子,写明今天日期的一格药,吞咽,喝水。少年的眼睛毫无波澜,漂亮如死湖。

猝然响起叩门声,抖落的灰尘搅动室内死寂的空气,欢迎着久违的来客。

薛洋还是没有回头,深陷沙发里,封锁自我。

“少爷你好,这是夫人新入的古董,家里实在放不下了,所以暂时放在少爷这里。抬进去。”中年男人的声音礼貌而疏离,却不容置喙,同时指挥着一男一女,将一高档绸缎料子掩盖的长方体状物抬进来。

抬古董的女孩年纪较小,一进来便管不住好奇的心和探索的眼睛。一双眼睛滴溜溜溜四处瞟,客厅入眼皆是纯色素净古雅简约风格,房子四个天花板角皆贴着朱砂黄符,更奇怪的是家具皆为圆形,仅有的边角都套上了软套。还有散落四地的书籍,大大小小的毛毯绒布以沙发为中心散落,软塌塌地几乎铺满客厅,偌大米白沙发里窝着一个男孩,十三、四岁左右,把身体缩得小小的,缩进无边际的毛绒绒里。

女孩滴溜溜乱转的大眼睛一下子对焦。

她不自觉伸长了脖子。

从女孩的角度看,只看见薛洋的半张侧脸,另一半脸埋在米白毛绒里,孩子特有的松软发丝轻轻趴在男孩额头耳边和毯子上,细细碎碎的羽睫轻颤,随呼吸扑扇依赖着毛毯上的绒毛,五官清秀但未长开,男孩脸色苍白得就要融嵌入诺大牙白房子的基调中去。

女孩被吸走全身的注意力。


“喂,别看了!当心你手上这件千年古董,把你卖了也不够赔一半!” 管家吆喝着。

女孩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收回目光,收回扒拉在男孩身上的注意力,回到古董上。女孩手上小心翼翼地抬,脚下更小心翼翼地避开毛毯,觅着那仅有的地板,一级一级走下了负一层储藏室的阶梯,把“千年古董”放好扶正,才压抑地舒了一口气。

毕竟年纪小,女孩立马恢复活泼性子,扑闪着大眼睛开口:“二叔,刚才沙发里的就是小少爷吗?好可爱!”

被唤作二叔的男人目光躲闪:“别乱说话。”

女孩随二叔退出储物室,折返客厅,再次经过沙发时,正碰见窝里面的男孩似乎熟睡中一转身,便轻飘飘地从沙发边滑落到地面厚毯上。

薛洋紧闭的双眼晃了一下,包裹在身上羽翼般的柔毯滑落,露出一身纯白的病号睡服。

女孩不由自主向前跨去,弯下身子,想伸手接护着男孩,这时,半匍匐着的男孩忽然转过头,惺忪地抬起眼睛看她,四目相对,女孩双眼放大,眼前的男孩,蓬松柔软的细发,竖起两根呆毛,面容精致苍白,秀挺鼻梁,粉白薄唇,双眼深蓝沉戾,淡漠琉璃,但暗处却发亮,好似一潭死湖里却执拗揉碎星辉。

女孩的心里莫名收缩。


“啪”——女孩的手传来刺痛,意识拉回。

“小舟!别碰少爷!”女孩被人猛地往后一拽,一个趔趄,后仰跌坐在地上,手里随惯性一抓拉,毯子从薛洋身上完全剥落,随缓缓褪去的白毯,同时薛洋艰难撑起身子,紧皱的幼细眉间渗出细微水珠,像在忍受着什么。


然后,女孩的眼前,开始兵荒马乱。

带领他们进来的中年管家在急急忙忙打电话:喂医生!请快速来这边一趟!对少爷!少爷刚才滚到地上了!对对,您快点!

“让你们小心点别踩着布!还把他扯下来了!晦气!”管家打完电话就对二人吼起来。

二叔边点头弯腰道歉,边粗鲁着急地扯着女孩起来:“小舟快出去快!哎哟哎!对不起对不起!她不知道少爷的情况不懂事!真对不起!”

女孩即将被扯出房子时,匆匆回头看了一眼。

只看到男孩虚脱无力般靠在沙发边上,纯白睡衣扯开了一点,脸色似乎比四周更白了。




(二)瓷娃娃命缺常碍


二叔一路哆嗦着,女孩满腹疑问,二人回到了离薛家老别墅不远的村庄小屋。男人一回到家便把自己关在房里,直到小舟敲门喊他出来吃饭,也没反应,小舟开门进去,看见二叔跪在地上拿着十字架作忏悔状,走近便听到他口中念念叨叨:“求主保佑…求主赦免罪孽…”

小舟忍不住了,担忧地扶住男人肩头:“二叔!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少爷为什么落到地上就要叫医生啊?”

二叔身体软塌了下来跪坐着,眼角泛红,小舟心里莫名紧张。男人默然稍许,而后有气无力地像自言自语又像颠倒呓语回播记忆般絮絮道来,“薛家少爷,薛洋,出生时就在这个老宅,夫人生他足足生了两天,最后夫人血流不止惨死产床啊… 那时啊狂风雷暴刮了两天,少爷一哭就停了。薛家对这很大疙瘩结,找人来做法事,那个道士说、说少爷、是大煞大凶之天煞灾星,会克死身边人,注、注定早年夭折!” 二叔抢过小舟手里的水杯往嘴灌,晃得领口都洒湿了,他用力咽了一口水,似乎这就可以吞下慌张,继续说道:“果然,少爷他十岁便查出来有脆骨病,是个玻璃孩子…”

听到这里,小舟心里咯噔一下。

脆骨病,即成骨不全症,俗称瓷娃娃。身体像玻璃那么脆弱,轻微碰撞就会骨折肿胀。

“那为什么还放少爷自己一个在老宅里啊?!万一出事怎么办!”小舟怜惜之心潮涨。

“开始的时候,少爷是有专人照顾的,但是后来诡异的事越来越多,薛家人越来越害怕,都觉得少爷有问题,新夫人本来就不喜欢少爷,就、第二年就送他来老宅安养身子了。额,还有一支医疗队伍定期会来检查的,咱家几代人给薛家打工,我也尽心尽力照顾少爷饮食,我也…”

这下小舟知道了,恶毒后妈赶人了。


二叔还在喃喃自语:“少爷已经很久没骨折了,那个东西一来就、就骨折了,求主保佑少爷没事,没事,没事的…” 男人又开始筛糠般哆嗦着抓回十字架,双手合十。

“二叔,你那么害怕做什么?”

小舟觉得二叔有话没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