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夜 三城记——从同里到高邮之苏州城

   坐上从高邮飞速开往上海的大巴,才真切的感受到此次江苏的行程已即将画上句点。清澈的天空,零零落落的点缀着些许仪态万千的白云。一望无际的松柏笔直的挺立在两旁的绿化带内,不住地向后倒退。草木皆有情,或许也是在向我做最后的告别仪式吧。

同里,一个名次仅次于周庄的水乡古镇。初到时已是傍晚,匆匆吃了碗特色牛杂和别具特色的状元蹄后,开始漫步古街。或许是节假日前夕,此刻的游人还不多,平时热闹异常的明清购物街也早早打烊。清风微拂,携手于幽径之上缓缓而行,尽管有些凉意,仍畅快不自知。或许这就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吧。很享受这种安静闲适的松快之感,步履轻盈,思绪放空,满足而又贪婪地呼吸着来自水乡的沁人空气。入住的客栈也别有情致,应该是一座前人的宅院,有亭榭池台,游鱼翩翩。可以静静地坐着,品一口清茶,亦或静静地发呆,抑或与身边人执手畅谈。

暖暖的太阳洒落窗前,不知名的鸟儿宛转地叫着,崭新的一天在水乡别致的鸟语花香中翩然而至。碧柳黄莺啼早春,古桥净水醉红尘。这也许就是古人对同里最恰当的描述吧。有著名的三桥风光,有雅致的退思园,珍珠塔,有令人钦佩的王绍鏊,陈去病故居……兜兜转转,花了一个早上粗粗领略了古镇风貌。斑驳却别具一格的明清建筑,些许泛黄却又静静流淌的小溪,间或清脆悦耳的虫鸣鸟叫。褪去了许多商业色彩,古朴静谧的水乡古镇却愈发醇厚。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带着丝丝不舍,踏上去苏州虎丘的大巴。虎丘,吴中第一胜壤,确实实至名归。此处绿树成荫,群山环抱,耸壑清泉,恬静如画。有巧夺天工的虎丘斜塔,有神秘莫测的虎丘剑池,有书台松影,西溪环翠……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两旁茂林修竹,即便是烈日当空,满目绿翠环拥,也让人觉得神清气爽。海涌潮辉,历史变迁,虎丘山已经默默地矗立了数千年,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驻足吟赏,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名词佳作。面对这些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突然感觉到人生的渺小。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行色匆匆的我们,浮躁而又功利地向着渺茫不可期的未来奋力向前,身心俱疲,却劳而无获。人之须臾,俯仰之间。繁忙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笃信着鸡汤般的成功之道,也许苦苦寻觅,在得到的那一刹,却不知付出了多少代价,冷落了多少沿途如画的风景。庆幸有此闲云野鹤的曼妙时刻,天地环抱,伊人在侧。

渐渐地开始喜欢品茶,一壶清茗,一卷书册,耳边再响起舒缓动听的音乐,只一心沉醉于自我的小小宇宙。喜欢挑一些僻静冷门的小景点,远离人世喧嚣,城市繁华,斜倚栏杆,极目远眺,听着喜欢的歌,想着喜欢的事,写下自以为优美的文章。或许人淡如菊的此生无缘达官显贵,无缘世人眼中的功成名就,香车宝马,却也能快乐纯粹地安稳余生。

   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