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事先张扬的强奸案

“警官,我想报警!”

“什么事?”年轻的警官从电脑前把头抬起来,看见一个少妇,有点纠结又紧张的样子。

“嗯,我发现我的扫地机器人不太对劲,总爱趁我洗澡的时候来打扫浴室”

“这有什么问题呢?”

“我感觉它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嗯...,反正就像男人看女人那样吧” 少妇说着话,思绪好像有点不确定。

“... 什么时候你有这样的感觉呢?“ 一丝疑惑滑过警官的眉头。

“有一段时间了,嗯,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了”
==2015.2.1填的坑

“那它最近做了什么伤害你,或者让你觉得受到威胁的事情吗?”
“嗯,暂时还没有”
“小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能没办法帮到你”警官的语气变得公事公办起来,毕竟这实在算不上什么案子,没有任何让人兴奋一下的地方。
“但是,我最近听到过一种说法...”
“是不是说机器人强奸人类,获得生殖细胞,然后受精控制人类的进化之类的BlaBla?”警官不耐烦地打断了她
“嗯...差不多吧”少妇不好意思起来
“这些都是阴谋论!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谣言,我们警方从来没有实际遇到过一例这种案子。天天正面宣传不看,非要信朋友圈里的谣言,你看看市局最近一直宣传的这个...”警官莫名地变得激动起来,开始絮絮叨叨不停,然后顺手递过来一个宣传海报,主视觉写着“为什么你总相信阴谋论”,大概是一个什么网站专题,第一条便是关于机器人的这个都市传说,下面落款还写着“xx市公安局、果壳网联合举办”
“那,那它最近为什么老出门呢?”少妇似乎还不甘心
“听说最近好像升级了程序,加了自动买菜程序还在公测什么的...”警官继续解释到
“原来是这样的...”少妇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送走了报案人,警官重新打开刚刚最小化的对话窗口,输入到“老板,她好像发现了”
"或者先暂停她家的AI吧,安全更重要。"一阵“对方正在输入后”,对话窗口里跳出一段文字。
“好的”
“再找一些更好的采集源吧,关键要选择抗拒心理弱的。另外把互动程序再调一下,要保证用户体验的平滑。好的设计是让人感到没有设计...”
“懂了,要润物细无声,我再试试”年轻警官发挥性地把指令重复一遍,表明自己已经深刻理解了。
“片子剪好及时传过来”
“好的”
对方叮嘱完就下线了。
年轻的警官松了口气,重新打开一个客户端随机地选取一个名字。
一个新窗口被打开,是一个客厅,角落里有个年轻的女人正半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Follow”,警官输入一行新的指令,然后仰面躺在椅子上,嘴角挂着一丝得意。


山景城的夜空一向静谧幽蓝,但这个夜晚却变得无比嘈杂。
城区里到处都在燃烧的火光,和四处奔跑冲撞的人群——无数的示威者像潮水一样沿着85号公路涌来,迅速淹没了这个原本只有7万多人的小城。
国王大道两边密布的帐篷和营火,一眼望不到头,道路两头还有警察为阻挡示威者前进而设置的路障。
最大的一堆营火在一片显眼的建筑下,旁边是早已被愤怒的人群砸碎推翻的路牌“Google,1625 Charleston Road B44”。
一位演说家正在激昂地挥舞着四肢,就像疯狂的砂轮机一样把愤怒的火星喷向四周的人群。
一阵高过一阵的口号,震耳欲聋,响彻整个天空——"Return my privacy!" "It's mine!"
... ...

两个工程师模样的中年男人默默地站在巨大的深色玻璃窗下,远处一片火光。
“谢尔盖,这次我们是不是又失败了?”
那个叫谢尔盖的中年男人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
”拉里,我也不确定。也许人类很快想明白的“
”如果不是那个蠢货警察自作聪明的话,也许一切不会变的这么糟“
”不,我想他可能也是隐私教的,毕竟大部分人还不能接受没有隐私的生活“ 谢尔盖淡然地说。
”如果这样,他就不仅是个单纯的蠢货了,简直是历史的罪人“
”开看点吧,拉里。我常常想起我还在苏联的时候,那时候的信息监管...“

他的话还没来的及说话,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最近名声大噪的年轻记者,脸上挂着一种淡淡的调侃和得意。
”你来干什么?“拉里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佩奇先生,我知道对于Google家用机器人可能被滥用和泄露用户隐私的报道让你很不满,我是专门来听听你对这件事的看法的...”记者并没有接这茬,实际上完成“有难度”的挑战简直就让他乐此不疲。
拉里·佩奇先生并没有回答,怒气冲冲地把脸转向窗外。
谢尔盖倒冷静地多,平静地对记者说:“不,我们是故意这样做的”
“嗯?布林先生,我没听明白”这个回答显然出乎了记者的意料。
“人类的未来不需要隐私”谢尔盖·布林缓慢而坚定地说着这句话,像是在宣读某种宣言。
“从搜索到街景,还有后来一点的Google Glass,以及机器人,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

“数千年以来,人类都无法摆脱被奴役的命运。总有一部分人是高贵者,而另一部分人是卑贱者。高贵者可以依靠超然的社会地位,合法地占据他人的人生,并支配他、驱使他!
这不公平!
一开始人类以为这是物资的短缺造成的,历史上曾经有很多次社会运动,都以均贫富为口号,以为这样就能造出平等美好的大同社会。
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均分的物资很快又被聚集到少数人手中,甚至变得比之前更加专制换个不公。

慢慢地,我们开始意识到,分化社会的不是财富,而是信息。
当一部分人可以轻松地依靠信息在市场上翻云覆雨的时候;当一部分人可以用思想、意识形态轻易控制另一部分人的时候;当偏见和谎言、刻板印象和阴谋论还大有市场的时候,世界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平等。“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记者似乎有点跟上思路了。

”于是我们决心打破这样的壁垒。
一开始我们做了搜索引擎,把所有已经公开的信息连接起来,让人可以轻易地检索到。
然后我们做了街景和Google Glass,让一切发生在公开场合的活动都被记录下来,发生在世界任意角落的事件都变得有迹可循。
许多谎言和犯罪受到了打击,每一个谣言和街头暴行都变得比以前很容易被识别出来。”
“这的确有助于打击犯罪,但是...”记者迫切地打断到。
布林似乎丝毫没有收到影响:“许多阴谋被迫转到了地下,隐蔽的藏所,人们看不见的地方。我们发现,只有真正深入到人类活动的所有空间,才能让信息真正自由流通。
于是我们启动了一个新的计划,并命名为Andriod。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手持设备,效果还不错,成功地占据了人类超过50%的碎片时间。
但手持设备有局限性比较明显,不能有效地自由拍摄。
于是我们就做了各种家用AI,就是今天大家看到的这样。”布林一口气讲完,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你们还给它们植入了欲望,让它们以为自己可以操控人类?”
“不,这都是隐私教的人故意散布的谣言,因为他们害怕这一天的到来,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恐惧。在20年前,还有许多人反对转基因呢。”
“只是没想到连盖茨和马斯克也这样说呢,也许他们只是身不由己吧...”布林又补充到。
“就算这样,怎么防止被人滥用呢?现在偷拍已经变成一个地下产业了,最近爆出来很多警察都参与其中...”记者似乎并没有被轻易说服。
“这只是暂时的。一切信息都可以随意获得的时候,这些都将成为过去”
布林抬起头,指着窗外“就像这漫天星光,抬头就可以看到,会有人把这星光偷拍下来再地下交易吗?”
“呃...”记者竟一时语塞。
“想象一下,一切社会活动都将被真实记录,一切信息都可自由获得,人类将进入真正的信史时代。
不再有阴谋、不再有谎言和偏见、不再有精神控制和洗脑,只有真正的平等...”布林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难道你们不觉得这种冒险很不负责任吗?!谁给了你们决定人类未来的权利?!这不是强奸民意吗?!”记者终于从这套理论中跳出来,用了一串排比。
“我们的设计者,张尧学教授”一直没有说话的拉里·佩奇转过身来,冷冷地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你关注理财收益率时,有没有发现同为“收益率”,却可能有不同的含义,最终产生不同的回报? 收益率是很多人在评价理财...
    众金所阅读 109评论 0 1
  • 这周参加了一个当地的读书会,内容就是非暴力沟通,正好自己在读。读一本书,尤其是对于我这种好长时间不读书的人来说,读...
    米兰111阅读 18评论 0 0
  • 一 我是一个乞丐,成为小三,其实是我的复仇计划。 我小时候就是一个乞丐。 现在我在狱中写我的这篇独白,现在想起来,...
    酥小栗阅读 328评论 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