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大学毕业了

今日陕西中考继续,天热的发狂,让人烦躁。我们初三老师的工作也快要结束了。

女儿和舍友

滇池东岸,美景恣肆惹眼,道路两旁,蓝花楹正在盛开,花开熏香了六月风情。云海仙踪,女儿的笑慵懒而甜蜜。

毕业前夕的女儿

下午收到女儿的微信,说她今日坐飞机到咸阳机场,先坐大巴到宝鸡,再坐班车回家乡。晚上21点多,我终于接回了消瘦的女儿。女儿一见我就大倒苦水,说一下飞机就热浪袭人,陕西的天气能把人烤烂蒸熟,昆明很凉爽,早晚还须穿外套。

大学四年,弹指一挥间。毕业前夕,女儿同舍友哭得死去活来,为此妻子安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女儿和舍友一起住了四年,我知道她们感情深厚。入校前夕,她们在贴吧相识,网上组建宿舍,并创建了四大仙女宿舍微信群。2018年暑假后期,我和妻子远赴云南昆明,送女儿上学,曾进过女儿宿舍,和她的舍友有过一面之缘,爱笑、漂亮,是这些孩子给我的印象。

随后这四名孩子形影不离,同吃同住,常一起操场徜徉,图书馆占座读书。周末到昆明市区租房子,做饭逛街,也到海埂公园喂海鸥,节假日一起出游,先后逛过丽江、弥勒、桂林。

如今大学毕业,女儿准备返家考工作。而她的三位舍友留在了昆明,准备一起租房找工作。女儿有些失落,同吃同住的4人,只有她黯然离开。

我知道今年就业形势的艰难,大学毕业生有1000多万。如今脱离了学生身份,我不知道那三名闺蜜还能不能和谐如初,抑或将来不欢而散。

我没敢将担忧说给女儿。女儿却给我讲了一件件往事。大二时一闺蜜失恋,她们三人将渣男堵在楼道质问,女儿讲此事时连说渣男不讲男德,恼怒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

女儿又给我讲了云南闺蜜的故事,那个闺蜜大学四年没谈过恋爱。她们制作了一个横幅,上书:“不近男色二十载,孑然一身出校园,恭喜单身四年快乐。”

如今分离了,她们立下盟约,结婚时,要给其她三人买好来回飞机票。妻子连说不可能,仅此项开支就达万元。我却不愿打击女儿这份超越世俗的感情。

毕业季,离别季。女儿告别了校园离别了朋友,只剩下一颗不得不勇敢起来的心,我期待她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自此云淡风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