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四 水鬼(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小菁的脚腕上缠着白色的纱布,伤口显然是已经处理过了。也许是吓坏了,小菁的表情还有些呆滞。

中年妇女给妍妍处理着手指上的伤口。

中年妇女是这栋楼的宿管,姓苏,大家都叫她苏姨,就住在四楼。凌晨五点,苏姨起来准备打扫一下,正巧听到两个人的尖叫,于是冲了进来。

宿舍门外,一群被惊醒的学生们围在门外,窃窃私语。

“都不用上课了吗?”苏姨眼一瞪,胖胖的脸上带出一丝凶恶:“看什么看,走走走,都快走!你!穿黄衣服那个!你把门带上再走!”

苏姨显然积威颇重,同学们哄然而散。被点名的穿黄色睡衣的女生,小心地关上了有些松动的宿舍门。

苏姨扭回头,小心翼翼地给妍妍上着药。

十指连心,医用棉签每碰手指一下,妍妍的身子就忍不住颤抖一下。

“你这孩子!”苏姨抱怨着:“这会儿知道疼了!也不知道你们哪儿弄的邪门水草!该!”

苏姨虽然语气凶狠,下手确实更加小心,生怕加剧妍妍的痛苦。

妍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留着眼泪。

“哭吧,哭吧,”苏姨叹了口气:“疼就哭出来,哭出来就不疼了。”

妍妍突然扑到苏姨的怀里,放声大哭,哭声里说不尽的恐惧和委屈。

苏姨轻轻拍着妍妍的后背:“哭吧,孩子,哭吧,哭出来就都好了。”

——2——

乌龙江面,一叶古香古色的乌篷小船随着江水的流动轻轻摇曳着。

小船的四周偶有船只经过,都很自然地避开,却又似乎看不到小船。

邹广泰冲着对面游轮上看夜景的游客使劲地挥着手,对方却不为所动,继续欣赏着风景。

“真的看不到?好神奇!”邹广泰跑到小船的另一边,冲着另一艘船挥着手。对方依然是没有任何反应。

“岩哥!”邹广泰走进船内,一脸兴奋:“这个怎么做到的,我能不能学?”

“只是些障眼法,小技而已,你有兴趣可以让龙蕊教给你,”吕岩呷了一口茶,惬意地享受着江风。

“真的?”邹广泰又挪到龙蕊身边:“蕊,这个你也会?”

龙蕊点点头:“这种障眼法可以借助精妙的阵法完成,不需要法力也可以。”

邹广泰一脸兴奋,不停地说着这个阵法可以用到的各种地方。

说了一会儿,邹广泰似乎来了兴致,又跑到船头,对着其他船上的人摆着各种奇怪的POSE。

龙蕊看着邹广泰,忍俊不禁,眼神里浓浓的都是爱意。

吕岩微笑:“世人都渴望得道成仙,却又说只羡鸳鸯不羡仙。人间,确实是最美好的存在。”

龙蕊脸有些红:“岩哥莫要取笑我了,龙蕊只是贪恋红尘的凡人,所以不悟天道。”

吕岩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看向了江面:“贪恋红尘没有什么错,贪图红尘可就是罪了。”

——3——

深夜,妍妍,一个人走在乌龙江边。

妍妍走得很慢,每一步都有些漫无目的。走了很久,妍妍有些疲惫,停了下来,站在江边,看着昏暗的江面。

做了一个深呼吸,妍妍似乎放下了什么,整个人散发着轻松的情绪。

又深吸了一口气,妍妍冲着江面大声地喊道:

“莲落,我错了!”

“莲落,我来陪你了!”

“莲落,原谅其他人吧!”

江面空旷,隐隐传来三句呐喊的回声。

平复了一下呼吸,妍妍踏入了江水中,一步一步向深处走去。妍妍的脸上并没有恐惧,反而有一丝解脱的笑容。

妍妍想起了半个月前,那也是一个夜晚。失恋的莲落心灰意懒,很晚都没有回宿舍。妍妍、小菁和若冰很担心,跑出去寻找莲落。

乌龙江畔,三个人找到了莲落时,莲落已经在水里挣扎。

若冰最先冲了出去,拼命地向莲落的方向游去。

妍妍回头冲着跑在后边的小菁喊道:“你不会游泳就别下去了!”说完也冲下水。

小菁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焦急地看着。

两个人在水里拼命地游着,妍妍虽然晚了一步,但游泳的技术明显更好,很快就游到了若冰的前边。

妍妍很快游到莲落面前,拖着莲落往回走。拖了半天,也没有拖动莲落,似乎有什么东西抓着莲落一般。

难道是水草?

妍妍一个猛子潜到水下,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是水草!

妍妍刚要去解开缠在莲落脚腕的水草,突然,旁边的水草像有生命一般,向着妍妍伸了过去。

吓得魂飞魄散的妍妍,拼命地浮出江面,头也不回地向岸边游去。

游到一半的若冰,腿开始抽筋,看着妍妍向自己游过来,大声地喊道:“我没事,别管我,救莲落,快回去救莲落!”

妍妍好像没听到一样,游到若冰身旁,拼命地拖着若冰往回游。

“救莲落呀!放开我!让我去救莲落呀!”意识到妍妍的用意,若冰疯狂地尖叫着:“别抛弃莲落呀!”

远处,莲落的挣扎渐渐变小,最终,沉了下去,再无踪影。

——4——

乌龙江的另一边,小菁目光呆滞地行走着。

小菁的身后,是还穿着病号服的若冰。

若冰的瞳孔闪烁着诡异的暗红色。

两个人一前一后,行至江边。若冰轻轻念了句话,小菁眼里的呆滞渐渐散去。恢复神智的小菁看到眼前的江水,恐惧瞬间上涌,冲破了喉咙。

尖叫声打破了宁静。

小菁惊恐地喊着救命,身体却不受控制,缓慢地向前迈着步子。小菁的脚已经可以感受到江水的冰冷。

“别喊了,没有人听的到的。”

若冰随着自己冰冷的声音出现在了小菁的眼前。

“若冰?你怎么也在这儿,救救我,若冰!我的身体不停使唤!”

看着小菁惊恐的表情,若冰的眼里闪过一丝快意:“救你?我为什么要救你?这是你的报应!”

“你,你,你不是若冰!”小菁舌头打了结一般:“你是莲落!”

“不,我就是若冰!”若冰过去拉起小菁的手,跟着小菁一起缓慢地向江水中走去:“其实你会游泳的对吧?”

“我,我.......救命!”小菁越发惊恐。

“我也是上星期,偶然看到你抽屉里的照片,才知道,你初中是游泳队的,”若冰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为什么不下水救莲落呢?是恐惧?自私?还是别的什么?”

小菁哭着,无助地呼救着,身体却坚定地向前走着。

“那晚,我本来是想自己了断自己的,谁想有人给了我一个机会!”若冰自顾自地说道:“都,无所谓了!”若冰的脸上带着一丝解脱:“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快赎罪了!”

——5——

江水中,一阵涟漪,一个长发的女生浮出水面,怀中还抱着一个女生,妍妍。

长发女生手中泛起一阵黑气,轻轻放在妍妍的小腹处,随后使劲一推,妍妍一口水吐了出来,开始剧烈地咳嗽。

“是你吗?莲落?”妍妍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剥开了遮挡着女生脸庞的秀发。

一张清秀苍白的面容出现在妍妍眼前。

“莲落!”妍妍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对不起,莲落。”

莲落摇摇头,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你原谅我了对吗,莲落?”妍妍脸上透露着焦急:“那你不要再去找若冰和小菁好吗?以后我陪着你,好吗?”

莲落还是摇摇头,脸上的笑容很温和。

“莲落,我求求你,她们是无辜的,”妍妍的脸上带着焦急,“我变成鬼陪你,这还不够吗?”

莲落还是摇着头。

“她不想要你陪她,而你,也不是鬼!”一个很有磁性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和一艘小船不知何时出现在周围,船上,吕岩微笑地看着湖中的妍妍和莲落。

——6——

妍妍掀开帘子进入船内,发现若冰和小菁也在,龙蕊收拾着抢救用的物品。

“妍妍!莲......莲落!”若冰看着滴着水的两个人,惊呼一声扑向了莲落。

“莲落!你没事太好了,莲落!”若冰抱着莲落痛哭着。

莲落轻轻推开若冰,摇了摇头。

看着肤色苍白,带着无奈笑容的莲落,若冰心一沉,颤声问道:“莲落,你是鬼?”

莲落看向吕岩,眼神里带着恳求。

吕岩微微一笑,右手虚空划了几道,一阵清风吹开船篷的帘子,一缕温和的月光照了进来。

“谢谢!”一直不曾开口的莲落终于说出第一个词。

“我阴气不纯,言路被封,”莲落对大家说道,“只有麻烦上仙引月之精华进入鬼体,才能说出话来。”

莲落坐了下来,拉着若冰的手,说道:“那晚,怨不得你们任何人,我是被人所害。龙爷爷告诉我,缠住我的水草是被法力高强的人炼制的鬼草,会缠绕所有接近的生命。”

“鬼草?”若冰似乎想到什么,脸色一白。

“你被利用了,若冰,”莲落心疼地看着若冰:“那一晚,你拿着符纸投江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龙爷爷告诉我,你有被人施了迷魂咒的痕迹。我很担心,好在最后你被人救了。”

“你说的鬼草,是这个?”若冰颤抖着伸出手,一根水草缠绕在若冰的手腕。

莲落一脸惊讶:“你,你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若冰脸色更加苍白:“因为,这是我用十年阳寿换的!”

——7——

莲落震惊地看着若冰,继而扭头看向吕岩。

吕岩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阴郁:“这种交换是不可逆的,拿不回来了。”

“是我自己活该!”若冰惨然一笑:“但我不后悔,只要能替你报仇,这十年阳寿算什么?可惜没能杀了小菁。”

莲落摇摇头:“我不怨恨任何人。你也好,妍妍也好,从你们冲下江水的那一刻,你们就不该有任何遗憾了,你们,对得起我们的友情。至于,小菁。”

莲落看了看还在昏迷的小菁,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我也不怪她,她总是偷偷一个人跑到江边,一个人悄悄地哭泣,说着对不起。每一次看到小菁,她的内疚都在加深,我很想告诉她,我原谅她了。”

“只是,若冰,”莲落伤心的看着若冰,“你的阳寿......”

“把我的阳寿给若冰!”小菁突然睁开双眼,眼里带着泪光,语气却异常坚定。

“还有我的阳寿!”一直没说话的妍妍也开了口。

“你们......”若冰震惊地看着几个人,说不出话,眼泪止不住地留了下来。

——8——

乌篷船内,几个年轻的姑娘坐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吕岩,龙蕊和邹广泰站在外边,看着几个重归于好的姑娘,很欣慰。

“刚才还是怨气十足,手段残忍,现在却又姐妹情深,性命相托。”邹广泰感慨道:“人心果然是最复杂的,尤其是女人心。”

话音未落地,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寒气,邹广泰一激灵,慢慢转过身,发现龙蕊笑眯眯地看着他:“女人心很复杂吧?那你懂得我复杂的心吗?”

“呃,嘿嘿,你的心不复杂,不复杂。”邹广泰讪讪笑着。

“哦,那你就是说我单纯,说我蠢了?”龙蕊笑得更美,甚至带出了一丝妩媚。可邹广泰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感受到了笑容背后的寒意。

吕岩轻笑了一下,打断了两个人的恩爱秀。

“人心确实是复杂的,不过这也是人心最美妙的地方。”

吕岩微笑着看着船篷下依偎在一起的女生们,觉得兴致很高昂:“人心拥有贪婪,恐惧,嫉妒,仇恨等等的负面情绪。但同时,人心又有牺牲,勇敢,欣赏,宽容这些正面情绪。”

吕岩抬起头,看着天空,继续道:“人心变得越发复杂,但正是这种复杂,更加凸显了人心做出的选择的可贵,尤其,是那种暖人心扉,感人肺腑的选择。”

——9——

天色微微发亮,莲落要走了。

莲落终究是鬼,日落而出,日出而没。

四个人依依不舍地道别,小菁忍不住又哭了出来。妍妍安慰着小菁,若冰拉着莲落的手,说不出话来,只是泪眼汪汪地看着莲落。

没有了月亮,莲落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看着难过的三个人,莲落伸出双手,给了每个人一个冰冷却温暖的拥抱。然后微笑地看着三个人,做着最后的道别。

“你们是可以再见面的,”吕岩转着阴阳核桃走进了船篷,“莲落的情况比较特殊,地府的无常鬼不会收了她。莲落还要在乌龙江生活一段时间,你们可以在夜晚来看她。”

几个人一愣,随后一脸惊喜地看着吕岩。

吕岩一笑,伸出左手,白色的核桃飞出一股白色的亮光,一分为三,钻入了三个人的体内。

“有了这股气的保护,你们即使经常接触莲落,也不会被鬼气所侵。”吕岩收回左手,对着莲落道:“时候差不多了,回去吧,孩子。”

莲落对着吕岩认真地鞠了一躬,又对着另外三个人挥了挥手,一跃而下,进入了乌龙江之中。

江岸,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看着远处小船的地方摇了摇头,语气莫名:“人心?天道?”

——10——

夜言超市

吕岩奋笔疾书,在一个本子上写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写了很久,吕岩才放下笔,满意地点了点头。

收起本子,吕岩看向了门外。

“早晚我会抓到你的!”吕岩语气有些森冷:“这人间留不得你!”

苍南的一处豪华别墅。

红色旗袍女人悠然地看着眼前暗红色的罗盘,轻声自语道:“人间?终究难逃天道!”

(水鬼完)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苍南大学,坐落于乌龙江畔,苍南最出名的学府。 晚上十点,大部分的学生都已经回到宿舍...
    TA君说阅读 246评论 0 7
  • ——1—— 傍晚 完成了一天学业的学生们,成群结队的走在江边,享受着放松的时光。 吕岩漫步在江边,看着这些略有疲倦...
    TA君说阅读 174评论 0 6
  • ——1—— 苍南第一医院,值班室 龙蕊坐在椅子上,目光飘忽,右手,一道略显柔弱的红光缠绕在指尖。 “在人间已经悄悄...
    TA君说阅读 195评论 4 6
  • ——1—— 阿明跟着吕岩来到了一条江边,江面不在有什么秀丽的景色,而是漂浮着几句尸体。 “你想带我看什么?”阿明有...
    TA君说阅读 85评论 6 7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邹广泰坐在沙发上,表情说不出的呆滞。浴室亮着灯,淋浴的声音响个不停。等待美人出浴本...
    TA君说阅读 238评论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