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间传(连载二十七)

第二十七章

郭国柱家的厨房就紧挨着带有土炕的房间。说是厨房,实际上就是一个自己搭建的简陋的油毡顶棚房,横竖跨,各一大步大小面积。郭国柱对笑笑熊二波说:“你吃了没有?”
熊二波拉着长调说:“吃———了,都几点了,还不吃早饭。你没有吃?快吃吧,我没事,坐会儿。
郭国柱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但口气很随意:“和你就不客气了啊,我先弄点吃的,我妈给我留着饭呢。”说着他进了小厨房。小厨房得门一敞开,直对着带土炕的屋子。熊二波坐在炕沿上,把屁股往里面坐坐———他家里没有这种炕。两年前第一次来郭国柱家时,他曾不小心,实际上也是忍不住吐鲁出一句:“呀!这土炕在城里可是太少见了,一般在农村才有呢。”当时郭国柱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家里太小,又没有个生炉子的地方,到了冬天冷,为省地方,就干脆砌成土炕算球咧。”说这话时,当时郭国柱有点不自信,可是,转瞬间,他脸上的不自信就消失了。郭国柱的家境,似乎并没有影响他在同学们中间的威信。熊二波以后再没有提过土炕的事。不仅如此,他有事没事就要爱往郭国柱家跑,就连已经调到医药公司了,已经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了,但还是喜欢往郭国柱家跑。
“老熊,你坐的啊,”郭国柱小厨房里一边锅碗瓢盆的响,一边说:“ 唉,那天,我和你说过吧?”
“哪天?”
“就是上礼拜,我和武英强一起回俺家,在电影院门口碰见你,还有甄凤未。就那天,车间的头儿让俺们段长找一下人,段长又让组长,后来说让我找。那人是俺们组的,复员回来的,来过几天,和我聊过几句,就那———诶?好像和你说过呀,就和他聊过几句,就非要让我去找。到哪儿去找了?你说。”
“嗷,好像你提过,嘿嘿。”
“后来,我想起来,那家伙和我说起过他认识俺们街上的王志胜,我才找王志胜打听到吕俊宇。”
熊二波一时听得有点反应不过来,问:“嗯?你们组的这人,叫王志胜?”
“不是,叫吕俊宇,俺们街上的那个叫王志胜,小名叫二蛋。”
开始听着有点绕,可当听到二蛋这个小名时,熊二波马上问:“二蛋?哪个二蛋?我们医药公司的一个伙计小曹,那天领着个后生,一起跳舞,就是叫二蛋,住在这片。不会是一个人哇。”
“是?啥样的呢?”
“二十五六岁,大个子,长得挺排场的,头发有点自来卷,那跳舞跳的可好呢。”
“是的呢,大个子,头发有点卷。”
熊二波嘿嘿笑,心想,挺巧的,我们单位的小曹,那人就爱拉呱,朋友特多,哪儿的都有,没想到,还越拉越近了,高兴地说:”我那天跳了半截就走了,没顾上和你们街上的那伙计多说话,不过,我敢肯定,说的是一个人。啧,后来我没问小曹,二蛋在哪儿上班呢。”
郭国柱已经吃完饭,蹲在地上麻利地洗一个铝锅,想想说:“呀,二蛋在哪儿上班来?原来听别人说过,好像在锅炉厂,呀,不是,锅炉厂的那是二狗,不是二蛋。嗯,反正是不知道在哪个厂干过,可是后来,就成天在街上晃悠了,没见去上班。人家毕竟比咱们大几岁,我那天问了街上的两个惯熟的,才知道,二蛋和俺们车间的吕俊宇是初中同学。吕俊宇去当兵了,二蛋没去当兵?呀,不知道,反正是,二蛋和俺们车间的吕俊宇关系不赖,最起码是经常来往吧。呵呵。”郭国柱说着笑了。
熊二波听着挺入神。他在这点上,和郭国柱有点不一样。尽管他挺服气郭国柱的,但是郭国柱不如他好拉呱。熊二波好交朋友,一方面可能由于年龄比郭国柱大一岁,比武英强大两三岁,比较成熟。还因为人家本身性格就善于交际。
郭国柱知道熊二波喜欢拉呱这些,比如谁认识多少人呀,认识谁了等等。不过,他有点奇怪,他们医药公司的人,咋和二蛋认识呢?他和熊二波不见外,就随口问:“那你们单位的那个同事,叫小曹的,咋和俺们街上的二蛋认识呢?也是同学?”
熊二波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呀,我也没好意思问小曹,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
郭国柱对家里的活熟练的很,吃了他母亲给他剩下的饭,洗碗刷锅,还边和熊二波聊着天。末了,他看熊二波看手表,就说:“没事吧,和省立医院约的时间呢?”
“没事没事,没有约时间,待会去就行。我们那单位,还没人管。我们处,就三半个人,把处长弄好就行了,再说了……”
“呵,就是,再说了,你老子大小也是个官呢。咋也好说。”
“呵呵,”熊二波笑着说,“嗨,我老子那官,算个啥呀,也就是个处级干部,不算啥。”
“那不一样,给了我们这些老百姓家里,那就是了不起的官了……”
熊二波做出和郭国柱不是外人的表情,埋怨中又不失些许得意,提高嗓门道:“嗨呀国柱,咱们还说那些呢,还不都一样?都是老百姓,哈哈哈。”说着,他把话题一转:“诶,那天我和甄凤未看完电影,呵呵,”说着就开始笑。那种笑,有点窃喜,也有点后悔。
“咋了?呵呵,不是球干好事了哇,啊?”郭国柱自己像个挺古板的人,但对别人男女之间的事也充满好奇。
熊二波实际上早就憋不住了,笑说:“那家伙,也不是个善茬。”
“咋了么?”
“那天看电影的时候哇,我就想着,试探她一下,看她是不是那种人,嗨,一试,就上,一试,就上。”
“就上啥了么?还不好意思说了?”其实,郭国柱也不好意思直接问。两人都有点说不来的羞涩。这是两个相处最好的同学之间,都不曾想到的。平日胡说八道可以,可是真遇到事,都有点说不出的慌乱。看来,二十岁出头的岁数,即使再老练成熟,再生长在城市的世俗街市里,年龄毕竟在那儿摆着呢。郭国柱笑着问:”后来呢?我猜你小子肯定不会光是看一场电影,肯定干好事了,哈哈哈。”
熊二波笑到最后,说;“真的没干啥。我是说,那家伙,我开始还有点不敢呢,心想,那家伙是不是哪种人呢,可是,看着看着,我把手慢慢摸到她手上的时候,她他妈的根本没反感,哈哈哈。”
“嗷,那还后悔啥呢么?”郭国柱看出来了,熊二波的确有点后悔。
“不,我有点后悔的是,嗨,看了电影后,你就是带到家里干了她也行。”
“干了也没脾气?”
“干了也没脾气。”
然后,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