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铁挤成狗

96
自由怪
1.2 2019.03.10 22:33* 字数 1552

地铁和高峰时的地铁,基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交通工具。没有乘过高峰期地铁的人,不配称之地铁乘客。

01

我经历数次被人潮生生从地铁上挤下来,看着呼啸而过的地铁,心里没有一点波澜,不被地铁挤下来的上班族不是一个好乘客。

每次换乘地铁,看到下行的自动扶梯上因为某个笨蛋不识好歹地站在左侧,害得后面大队人马无法快速通过,我都恨不得上去拎着他扔到一边。这是高峰期的地铁,中国节奏最快的地方,没人会因为你走路太快而责怪,但是会因为你太慢而愤怒。

穿梭于地铁中,我只有一个想法,能不能再多点空地给我站脚,给我一点空气,在我快要窒息之时。

我会在狭窄的换乘通道里故意撞一下那些边看手机边缓慢前进的低头党,提醒他们既然走那么慢就不要霸着通道正当中。在多年的碰撞实战下来,我作为专业人士在力度和角度方面技巧极其熟练。

甚至像是一场舞蹈,时而低调含蓄,只在侧身而过时在对方的小手臂上轻轻压一下,识相的人被我一碰,会收敛站姿往边上一挪。

时而张狂霸道,我会换上野蛮的面孔,在经过的一瞬间撞击对方弯曲的肘部,害得人家拿不稳东西,轻则在线游戏机摁错一个键,重则手机掉在地上,“啪”的声音是我结束时的谢幕。

02

每天早上,我睡眼惺忪地挣脱睡神的长眠诱惑,从刷牙洗脸到出现在地铁站,几乎都是迷迷糊糊地完成。

上车之前,我总会把书包拿下来提在手上,只有这样才能用最小的上围体积挤进车厢,也防止书包被门卡住,关了开开了关,迎来全车人的“关爱”眼神,成为全车的公敌。

有时候我必须深吸一口气,气沉下丹田,同时双脚学卓别林那样外撇成一字形,才能让车门贴着肚脐眼关上。和其他很多领域一样,这里不是胖子适合生存的世界。

我时常想,减肥的动力里应该有能挤得上地铁这一项。否则胖子在这样的环境下,只会感觉窒息。

03

在地铁里,有着各色各样的人,我经常会打量观察一番,我能看到身边靠的近的人的眼屎、鼻毛和手机里的《Running Man》,可以闻到陈年的烟臭和韭菜饼的香气,听到身边小青年山寨耳机里漏出的五月天的歌声。

可以见到重口味的女乘客坐在椅子上一边抠脚一边闻,看逃票的父亲扔下女儿独自逃出保安的包围,见过清晨大声朗诵泰戈尔的少女,也见过傍晚喝醉了一吐为快的大叔。

见过因为低血糖忽然昏厥的乘客,拥挤的人群瞬间空出一个大圆,如摩西分开了红海。

我还见过两个自带折叠椅的人,霸占车厢的轮椅区,坐而论道,纵横捭阖,格调高雅。不顾他人睡眼惺忪忙着瞌睡,纵情高歌的仿若置身江湖。

看见妆容精致仿若叫嚣着整条街我最靓的女子,在车厢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独自等待。

我经常感叹,每天的地铁,是我免费的观赏人世百态的电影,而且,每天都是不同的样子,真是个会演戏的小妖精。

04

在地铁上,迫不得已丢东西是常有之事。手里拎的早餐可能会被挤出去车门,掉在站台,散发着香气,却无人问津。可是谁会为了一个便当再返回人山人海的站台、第二次玩命挤上车呢?就站台那牛羚迁徙的场面,早餐掉地上早给踩成奥利奥了。

有时,和女朋友一起乘坐地铁时,尝尝因为拥挤而天各一方,她在这头,而我在那头。偶尔车厢里人不是很挤时,我会耍坏的佯装素不相识的乘客,先在别的地方站一会儿,瞄几眼女朋友,忽然走过去,帮她掸掉外套领子上一小撮飘飘的毛,然后说句:美女,加个微信呗。

这时,总能引来车厢里人羡慕和惊讶的目光。

车厢里还有一些人,总能在你忙着赶路时,不想被外界打扰套起耳机时,伸过来他的碗,用他那惊艳的满含泪光的双目期待的看着我,我退让了一下,好吧,他又追上来了,我怀疑是不是我的拒绝不够明显,明明看着腿脚利索,正直青年,却对乞讨情有独钟。不能理解,愤愤的拿出钱包里仅剩的硬币,安慰那渴求的眼神。天杀的,我也很穷啊!

在逃避开追着要你钱的地铁丐帮,挤着拥挤的肉墙来到了下车门,地铁停住,门打开,我顺着人群,扒拉着自己的包,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终于下车了,再见,魔鬼地铁。

另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