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五)补第五章

幸存者(四)

第一节 她是谁?(五)

大学开学时,辅导员问全班同学,什么才是最好的大学生活?

很多人回答能吃吃喝喝悠悠哉哉别上自习无限供电就是最好的,宁芷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没回答上来,只能听大家说。

直到有一天,她进错教室,看见被老师提问站起来的江桓时,她找到自己的答案。

阳光正好,隔着一层窗,夹着橘黄色照在他的身上,映着那张白净的脸更显柔和,勾人的桃花眼落得粉红。

宁芷站在门口,词语匮乏到只能用好看来形容一个男生。

他站得笔直,说话时咬字清晰,落座后还是比旁边的男生高出半个头。

老师先看到的她,然后整个班级都把目光转过来。她反应过来时,没退出门外,而是像每个迟到的学生一样,和老师说句不好意思,抱着一本毫不相关的书直接坐在江桓身后。

整节课,她都在看江桓的后脑勺,好友朱陈媛给她发短信问她为什么不来上课。她回复在看着男朋友。

宁芷惯来的语不惊人死不休,朱陈媛还要问她哪来的男朋友,就被宁芷新发来的信息堵回去。

追到就带你吃肉。

于是,宁芷花了整整一个学期对江桓进行追求,会去上他的选修课,胆子大的跟着他跑现场,说服他旁边位置的男生把位置让给她。

江桓是大三生,样貌和才能都是一顶一的,追他的人不少,像宁芷这样好看的姑娘也有几个,可像这样不遮掩地就她一个。

每天早上和晚上,她都会对江桓说一遍喜欢,午饭若是在食堂遇见,她也不忘再重复一遍。

江桓拒绝得很干脆,绝不拖泥带水,可宁芷更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缠到最后,无论是她身边的人,还是江桓身边的人都开始出主意。

宁芷当时有个小本,上面记着拿下江桓的一百招。仍旧没有效果,眼看着寒假来临,想到一个假期都看不到江桓,只能可怜巴巴地等在男生宿舍楼下,多看一眼是一眼。

江桓拎着行李箱走出来就看见蹲在花坛边缩成球的宁芷,先是一愣,莞尔又有些好笑,轻步走过去。

谁知一听到轱辘声,她特别警觉,站起来连跑几步跳到他面前:“我送你回家。”

江桓把行李箱往身后推,躲过她伸过来的手,又看向她空荡荡的身后:“你不回家?”

宁芷摇头:“我申请了住校。”

“过年也不回?”

宁芷没回答这个问题,裹着衣服地毛领搓冻得发红的手指:“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去找你一起跨年。”

江桓想起三年前满天飞的新闻报纸,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俯身看她:“走吧,不是要送我。”

食堂和图书馆在大家离校后依次闭管,整个学校只剩她这栋宿舍楼还开着,男女混住,让她连出门的欲望都减少几分。寒假过得慢,宁芷在寝室没事做,专业书被翻了个遍,再无聊点她就逛街,年关将近,商店也关门。

那些说留校的学生也买了时间最近的票回家,真正留校的只有她自己。校外的外卖也相继停掉,宁芷不得不到市中心的超市买方便面,走出超市却招不来出租车。

她也不急就站在路边等,车没等来,反而等到来买年货的江桓。

江桓下车向她走进,手里提的购物袋里的薯片和方便面,口味很多,但大多偏辣。在这个时节这个时间点,有点狼狈,可宁芷丝毫未觉,还主动跑过来和他打招呼:“提前新年快乐呀。”

离得近,江桓又高,宁芷只能仰头看他,显得她的脸更小:“过年那天就不祝福了?”

宁芷眯着眼笑:“那怎么能,那天我还要第一个祝福。”

出租车停下来,宁芷提着购物袋钻进车里,似乎有点不舍,但又不能确定下一辆出租车什么时候来,不敢拖:“我先回去了,开学见啊。”

春节当天,宁芷特地通宵到凌晨,准时在零点给江桓发的新年快乐,后边带着一连串俗气的祝福。发送后,她在熄灯的宿舍里,抱着被子沉沉地睡过去。

再醒来都是中午,宿舍外热闹非凡,电子炮竹的声音很响,卷着被子凑到窗户边听一会儿,才揉着脸去洗漱。拿手机打算给其他人发送新年祝福时,看见江桓的未接电话,就在他发送短信之后没多久。

她捧着手机打回去,憋着气地等,可惜并没有人接。一直到下午电话都没再响起,没电视打发时间,折到空间里看着别人发的年夜饭,捧着碗,嗦上一口热面,玩会儿单机游戏,又开始犯困。

热闹的爆竹声里再次惊醒,宿舍的灯熄了,又超过夜里十一点。她摸出手机还是没有未接来电,有点失落,又有点想哭。

可这情绪没持续多久,隐约地听到窗外有动静,细听好像是在叫她的名字。宁芷掀开被子跑到窗边,拉开厚重的窗帘,隔着窗户和两米宽的绿化带,看见穿着黑色棉服的江桓,在叫她,

宁芷来不及穿外套,三步跨两步地跑出宿舍楼,根本不给江桓说话的机会,整个人都扑到江桓身上:“新年快乐,江桓。”

江桓想推开箍在身上的宁芷,可她的力气出奇的大,死死地揪着他的袖口,奇怪的感觉在胸腔上震动,他还是用力地将她从身上剥离开。

宁芷低着头,垂在那,似乎因为被推开而失落,也不说话。

江桓叫她名字,她也不应,伸手去抬她下巴,一双大眼睛红透,里面的水珠来回转着,竟哭了。

她又重复一遍:“新年快乐啊。”

江桓的心像被一双揉过一样,湿漉漉地有些疼,又见她只穿着一件长毛衣,身形瘦弱,风一吹还跟着一起颤。

“宁芷,你知道你现在多大吗?”

宁芷不太明白这个问题的由来,但还是乖乖地回答:“今天过去十七岁。”

“我比你大四岁,宁芷,你想清楚要喜欢我吗?当你二十岁想要浪漫时,我可能在繁忙的工作里顾不上你,又或者当你在工作上遇到烦恼,我只能用过来人的口吻让你心平气和地应对。这些你能接受吗?”

宁芷瞪大眼睛,捕捉到什么关键点,问:“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就可以了。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有什么比这个还重要的?”

江桓找不出反驳的话,也不想反驳,突然发现自己困扰了一个学期的问题,在她这个年纪里根本就不算事。

他的克制和冷静,在她这里显得多余。

继而,伸手去摸她冻透的脸,指腹顺着她的眼周慢慢滑,把大衣的拉链拉开,把她整个包进去。

“新年快乐,宁芷。”

那是江桓第一次没和家人一起过的守岁年,也是宁芷家出事以后,第一次有人陪她一起过年。

再开学时,宁芷便成了江桓的小女友,大家惊讶之余都在吆喝着请客,吃江桓一家不够,嚷着让宁芷也请。

宁芷一副地主婆的模样,掏出卡往桌上一拍,想吃什么都随便。请客之后,又可怜巴巴地跟着江桓蹭饭。

江桓也没有像他说的那样不浪漫,反而细心到令人发指,所有恋爱里完美男友具备的优点,江桓都有。能陪她看无聊的言情剧,还能接受她的无理取闹,衣服他洗,外卖他带,在一起近两年,无论她说多过分的话,他都没发过火,宠她宠到极致。

那时候,宁芷就告诉自己,就这个人了。

她就想和江桓在一起,把无趣又孤独的一辈子过完。

只可惜,他们都没那个机会,因为,他抛弃了她。

幸存者(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存者(五) 第一节 她是谁?(五) 宁芷从来没想过,两个人的重逢会在抛尸现场。更没想到来之前所想到的人,现在真的...
    巫其格阅读 783评论 6 23
  • 我的生活并不是平淡无奇,每天都在发生有趣的事情,我始终没办法讲给你听,因为你好像并不感兴趣。 前一阵发动...
    初念你阅读 189评论 0 0
  • 年轻的时候,喜欢,就在一起,没有房子车子票子的限制,于是不用选择,按部就班顺理成章的就走入了婚姻。 运气好的,相濡...
    马上不一样阅读 83评论 0 0
  • 教师端排行榜页面的接口对接 作业打卡分享页的打卡日历控件,圆形百分比控件 下一步 完善打卡分享页面UI,对接接口
    LiLiLiH阅读 7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