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22)

李爱玲因为方小竹的事情心烦意乱,工作不免就出了纰漏,要说事情也不是过不去,但因此却让李爱玲彻底和张家伟分手了。

李爱玲做主管医生的一个高龄产妇,生孩子的时候发生弥漫性血管内溶血(就是大家都知道的DIC),子宫出血不止,是最危重的产科病例,为了保住产妇的生命,李爱玲协助科主任及时地给病人实施了子宫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出血止住了,产妇的生命得以保全。这应该算是一次圆满的救死扶伤,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孩子早产,生产过程误吸了大量羊水,生下来就因为吸入性肺炎,住进儿科抢救,也许是孩子命不好,出生后一个月就去世了,年轻的母亲遭受如此大的打击,想到自己子宫被切除以后不能生育,悲愤之下,竟去法院把医院给告了,理由是医院擅自切除了自己的子宫,造成不能再生育的严重后果,是医疗事故,医院必须给予赔偿。这是典型的无理取闹,但法院是讲证据的,手术前,李爱玲和家属进行过沟通,家属口头同意医院进行子宫切除手术,因为入院时家属已经签署过病危通知书,李爱玲忙乱中就没有专门就子宫切除手术让家属再次签署书面的知情同意书,只是口头沟通了一下,当时是想手术后补签的,但后来给忙忘了,这是违反医院的规章制度的。没想到被病人因此反咬一口,医院败诉,给病人赔了钱。

医院按照惯例让妇产科主任拿出处理意见,这事情如果是张家伟,有刘国华罩着,就是象征性罚点钱,批评教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李爱玲脾气臭,当事人还牵涉到了科主任,她不肯独自承担责任,和科主任吵了一架,科主任气不过,就给了李爱玲一点颜色:除了罚钱,还多了一个停职反省。

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李爱玲回到家,当然要向张家伟倾诉,张家伟是过来人,知道科主任只是要出口气,等气头过了,还是会让李爱玲回去上班的,毕竟李爱玲也是妇产科的中坚力量,不可能因此让李爱玲离职。于是安慰李爱玲,让李爱玲趁机休息休息,不用纠结钱的事情。

“我不挣钱,难道让你养活我和毛毛。”

“你是暂时少挣了钱,不是不挣钱,真要不挣钱了,该我养活老婆孩子,我自然会养你们娘俩的。”

“真的?”

“哪有什么假的,你不要多想,最多停职一个月,如果还不行的话,我去求刘国华老婆替你说说情,你就安心休息上一个月吧。”

“你说你能养我们娘俩,你倒说说你这餐馆一年能赚多少钱?”

“也就二三十万,我和方小竹平分,一年到手不到二十万,勉强混日子,你问这些干嘛?”

“好像不多,如果我辞职来帮你,会不会多挣点?”

“你辞职跟我开餐馆?算了吧,这小餐馆其实我一个人就能管过来,方小竹已经过来帮我了,我现在基本就是甩手掌柜,平时大多时候都闲着呢,你再加入,就是三个人分钱,我同意,方小竹肯定不会同意的,除非不分她的那份钱,如果不分她的钱,我们俩一年挣十几万,扣除必须要交的养老保险,养活一家四口,毛毛和莹莹都在上学,可能会有点勉强,况且你也不会干做饭这活,还是老老实实上你的班吧,当医生不是挺好的吗?”

“如果方小竹不同意,你干脆和方小竹散伙,你带着我,我们自己开餐馆不就行了?”

本来李爱玲没有真想辞职不干医生的,但说到方小竹,李爱玲还是忍不住对张家伟进行了一次灵魂考验,不幸的是张家伟对李爱玲的试探没有警觉,随口就说,把题答错了。

“这不行,小竹现在是一个人,没有其他工作收入,就靠着我拉她一把呢,我们不能为了一点钱,就不顾她的生活了,人不能活得太自私,小竹怎么说都是莹莹的小姨,以后我们不管她,莹莹也会管她的,你让我和方小竹散伙就是为难我,这个不行,你不要多想了,明天我去找刘国华,让他老婆帮你和你们主任求求情,尽快让你去上班就是了。”

“小竹,小竹,你怎么叫得这么亲切呢?提到方小竹,你就和我急眼,你不会和她有什么事情吧。”

张家伟没有通过李爱玲的灵魂考验,让李爱玲很失望,不由自主地就和张家伟吵架了,也因此搬出了张家伟家,回去继续和爸妈挤在二室一厅的小屋子里。

张家伟被李爱玲突然爆发的无理取闹弄得也很生气,心想搬走就搬走吧,莹莹在家,二个人一起住着也不安生,等莹莹上大学去了,自己再把李爱玲接回来,当时也就没有阻拦,让李爱玲因此死了心。等张家伟再去找李爱玲,给她赔礼道歉也没有用,在李爱玲心里已经认定张家伟和方小竹之间有瓜葛,她离过一次婚,前夫出轨才导致婚姻破裂,她不想经历第二次失败的婚姻,这次,李爱玲坚决地拒绝了张家伟。

窗外细雨婆娑,张家伟心里伤感,就在家喝起闷酒来,和李爱玲谈恋爱后,张家伟觉得生活又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房子里有了女人才像一个家,张家伟刚有家的感觉,突然又失去了,心里不免有点失落。

“家伟,怎么独自喝闷酒,和李爱玲吵架了吗?”

方小竹已经知道李爱玲从张家伟家里搬出去了,等夜市开张,没有见张家伟过餐馆来,向伙计们交待一声,就去了张家伟家里。

“女人心海底针,当初是她自己主动搬到我家的,现在又突然发脾气搬走了,我和她怎么说都没有用,算了,分手就分手吧,这样的女人我弄不懂,还是你姐好啊,你姐真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女人,她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呢?”

方小竹听张家伟说和李爱玲分手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转身给莹莹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就在张家伟对面坐下,陪着张家伟一杯接一杯地喝了一晚上酒,最后张家伟喝醉了,方小竹也没有回去,借着醉酒,二人稀里糊涂地睡在了一张床上。第二天早上,张家伟酒醒,看方小竹睡在身边,大惊失色,

“小竹,你醒醒,我昨晚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家伟,你紧张什么,昨晚我们俩都喝醉了,能做什么啊,即使做了什么,也是我自己愿意的,我就是想嫁给你,我会和我姐一样对你好的。”

“小竹,你别乱说,我是你姐夫,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快起来了,让莹莹知道了,我这个做爸爸的脸都没地方搁了。”

“我想嫁给你,莹莹早就知道了,她愿意我们俩在一起,不信,你等莹莹晚上回家问她就是了。”

“你怎么和孩子说的?”

“直说呗,要不然莹莹也不会帮我把你和李爱玲的好事搅黄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呢?”

“不是我怎么样,而是你和李爱玲不合适,家伟,我们俩今天都睡到一起了,难道你真的那么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妻子吗?”

张家伟是一个心软的人,他没有觉得方小竹有什么不好,只是一时半会转不过弯,但看到方小竹为了嫁他泪眼婆娑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

“你说莹莹同意我们在一起?”

“莹莹同意,昨天晚上她放学后去我妈家了,就是给我们俩腾地方呢。”

“这么说你爸妈也知道你想嫁我的事情了?”

“当然了,他们说你是好人,我嫁给你,他们就放心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都同意,我不同意好像也不行了,是不是啊。”

“你不同意,我今天就不让你从床上起来。”

看到方小竹泛起红潮的脸和那双美丽深情的眼睛,张家伟伸手把方小竹抱进了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算是回应了方小竹的热情,当然昨晚没做的事情,起床前都需要给补上,自此,张家伟算是安定下来,方小竹也找到了她的归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爱玲和张家伟谈恋爱哪里知道在暗处还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她很满意离婚后能遇到像张家伟这么体贴的男人。做妇产科医...
    经济的草根阅读 36评论 0 2
  • 单相思苦啊,最先发现这个秘密的是方小竹的妈妈,方老太太70多岁了,眼花耳聋,但不妨碍她对孩子的爱。方小竹是最不让她...
    经济的草根阅读 100评论 1 3
  • 危机到来,方小竹乱了阵脚,眼看着心爱的人将被别人抢去,自己干着急却没有什么办法,回到家里越想越憋屈,竟然失声大哭。...
    经济的草根阅读 31评论 0 2
  • 忙过了除夕夜,张家伟给工人都放假回家过年,行前叮嘱道, “大家在外忙了一年,待会儿领完工资就都回家过年吧,我准备了...
    经济的草根阅读 102评论 0 7
  • 这二年,玛丽苏过得很不顺。人到中年,本应该一切都安定下来,享受稳定的生活,不用轰轰烈烈,但也应该有平平淡淡才是真的...
    经济的草根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