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张颂文①除油记

昨晚吃完饭后,抬头看了看厨房间的窗户,唉!我叹了口气,油腻的窗户上沾上了几只死苍蝇,还有无数个细小的不知名的虫子密密麻麻沾在上面,像沾苍蝇的纸一样。又有半年没有擦窗户了,最近自己变的越来越懒。


想起张颂文老师2020年初拍《老郑飞上天》这部戏杀青回到北京顺义的家,就立刻清理起厨房来,把黑色的蒸锅擦成闪闪发光的新锅。自己莫名其妙就有了动力,干就是了。

于是我开始清理窗户底下的大蒜,生姜,桂皮,花椒,甘草等等一系列配料。(这些配料当中,我最喜欢大蒜了,只有它是我经常用的,不过我可不爱吃生的,就爱在菜里放一点,做配料。)拿出清洁剂,使劲往油腻的窗户上喷,一看液体住下流,立刻拿起清洁球使劲擦了起来。实在是太油腻了,擦了三回还没有擦干净,其中我还拿了餐巾纸把滴下来的液体擦干净。

里面的一面擦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把头伸到窗外去把外面也去擦。可是那讨厌的液体一滴滴到了我的脖子上了,我害怕这种液体有腐蚀性,立刻就跑到卫生间去冲洗自己的脖子。

看着擦了之后的窗户,没有100%的干净,只是比没擦之前要清澈多了。于是我拿来保鲜膜,给窗户贴上一层薄薄的膜,下一次就不用这么麻烦去擦窗户了,只要撕这层保鲜膜就可以了。

我不是特别喜欢收拾家的一个人,但是我知道张颂文老师特别爱收拾家,哪怕这个地方不是他的"家",像在横店拍戏的时候,在一个酒店里,因为腊月28是大扫除的日子,他也会把酒店里的房间地板清洗一边。让自己置身于一个干净明亮的房间里。

向老师致敬,学习他对身边并不好的环境,通过自己勤劳的一双手,变得更加的明亮宽敞。

在《鹦鹉鱼》这篇散文中,他写自己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接到戏,在出租屋里养起了花花草草,绿色的植物,生机勃勃。

我却在自己的房间,也不想养任何植物,动物。理由是,我回南方去了这些没人照顾怎么办?于是我的生存环境变得枯燥无味。

哈——写到这里,我想我还是不会去养花草,动物植物的。但是我会欣赏张颂文老师他这样的人,会看他对生活的热爱。

小时候的我,特别爱养花花草草,喜欢小狗小猫。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了?

终于把窗户收拾完了,我把清洁球,抹布都丢进了垃圾桶,不要了。今天买新的抹布,清洁球。



5月是蒲公英开的最美的季节,应张颂文粉丝之约写一个月与张颂文怎么粉上的,我试着写一个月试试。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