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二奶奶的葬礼(17)

96
那时六月 Excellent
2018.01.19 20:47 字数 2281

【原创|二奶奶的葬礼】17  重逢

图/网络+编辑  文/六月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点热了,人们已经脱去棉衣,换上了毛衣。有的不怕冷的,已经只穿一件外套了。

地里的麦子已经长出麦穗了,一个个看起来非常饱满,不少麦子已经稍稍的低了头。沉重的麦穗压在细细的麦杆上,麦杆已经支撑的很吃力了。

看着头顶一个个饱满浑圆的麦子,麦杆努力的挺起腰杆,使劲的生长。希望再长一寸,再长一寸,再长的粗一点,再粗一点,让麦穗高高的迎着阳光,吸收足够的阳光,长出饱满结实的麦子。

一片一片的麦子,微风轻轻吹来,麦田象波浪一样顺着风的方向波动,麦穗低下了头,显露出一片一片的麦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绿油油的,一阵一阵的清香味顺着风吹进了田间人们的鼻子里。

这又是一个丰收年,顺着麦田望去,时不时有人直起腰来,这里刚站起来,那里又蹲了下去,这里刚蹲下去,别的地方又有人站起来了。

好象大家在捉迷藏一样,偶而还能听到地里传来说话人,伸着头使劲的找,却找不到一个人。可是听着说话声,明显是两个人或三个人的对话,让不明就里的人,感觉进了迷宫。

远远的望去,岗坡上那里的麦田旁边的路上,一辆小气车气速驶来,越往村边这个方向越慢了。

车子里,蒋大川,杨晴晴和壮壮,离二奶奶去世的日子已经一个多月了,今天是五七,几个人回来给老人家上坟。

“爸爸,这就是麦穗吗?我们吃的馒头就是这样的麦子打出来的吗?”壮壮好奇的问。

“是的,现在麦子还没有熟,等过一阵,麦子熟了,用收割机割下来,用打麦子机把小麦子打出来,再磨成面,就可以做面条,馒头了。”蒋大川趁机告诉儿子,吃的面条、馒头都是如何来的。

“那现在能吃吗?”壮壮继续问。

“现在麦穗还青着呢,等到麦穗黄了,麦子熟了,才可以割。”

壮壮把头伸出窗口,看着那一片一片的麦田,闻着清清的麦香,大声说:“妈妈,你闻闻,还有香味呢,为什么会有香味呢?”

杨晴晴也看着窗外的麦田,象一片绿色的海洋。生活在这样自然的环境中,其实也挺好的,随处都是自然风光,就连闻到的味道都是麦子散发的自然的原始的香味,这在城市里是闻不到的。

偶而听到一两个人说话声,在这静静的麦田里,显示出一片生活气息,既不寂寞,又能享受这美丽的风景。

“妈妈,奶奶是不是也能闻到这香味呀?”,杨晴晴正在看着外面的风景,突然听到儿子的问话,她的心里一阵抽搐。这是儿子想奶奶了,这一个月来,儿子在家时,总是不由自主的叫“奶奶”,后来意识到奶奶已经不在了,总是一阵难过。

让儿子这么小就接受亲人离世的打击,对他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这么一段时间,壮壮总是时不时的到奶奶屋里去转一转,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想什么,问他也不说。

有时吃着饭,喝着水,儿子会突然说,“奶奶喜欢吃这个”,好几次说了一半,意识到奶奶不再了,又不说了,这时候,儿子总是郁郁寡欢的。

儿子出生就是婆婆带,自己和丈夫都上班。儿子小的时候,婆婆把儿子一个人放在屋里看不到的地方,她不放心,经常把儿子捆在背上,做饭,吃饭,洗衣服。有很多次,儿子都是在奶奶的背上玩睡着的。

儿子再大了一点,婆婆白天带着儿子出去玩,晚上还要带着儿子睡。记得有一段时间,大约儿子三四岁时吧,特别黏奶奶,一眼看不到奶奶就哭。

上学了,每天送儿子上学,接儿子放学。祖孙两个经常从学校到家,十分钟的路能走一个多小时,两个人边走边玩,有时还要在路上买点吃的,吃完了再回家。

记得,儿子刚上小学时,喜欢让奶奶接他放学回家。这样可以让奶奶带着他去旁边的公园再玩一个小时回家,然后夏天还可以在路上买个冰淇淋吃,冬天买烤红薯吃,那是一天中,儿子最快乐的时光。

她想着,在婆婆最后的日子里,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还要再坚持送儿子去上学,还接过儿子几次。她说,看着儿子进学校,从学校出来,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虽然婆婆最后走时,没有什么遗憾,可是,对她,对儿子,特别是对丈夫,都有着深深的遗憾。他们一直以为婆婆身体很健康,从来也没见她有个头疼脑热的,所以忽略了她。

一直是婆婆照顾他们,他们都没有好好的让婆婆享享福,就这样走了。每次想起来,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车开的很快,一会就到家了。到家时,蒋大伯和本家的几个人都已经在院子里了。几个人打了招呼,就扛起铁锹等工具去坟上了。五七,既要上坟,也要添坟,就是把坟堆的大一点。

几个人到了二奶奶的坟上,把带的水果一一摆好,把纸钱一摞摞的放好,在坟前画了一个园,把纸钱点燃,在画好的圆里燃烧起来。

几个人把坟添好,把纸钱都点燃完了,站在那里一个一个轮着磕头。

而在远远的一个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年轻的二爷爷站在一颗树下,看着远处的二奶奶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

等二奶奶走到二爷爷的身旁时,二爷爷深情的望着二奶奶,用着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几十年,终于等到你了。”说着,一滴晶颖的泪珠顺着脸庞轻轻的滑下,伸开两臂,把二奶奶使劲的,紧紧的拥入怀中。

二奶奶感受到一个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拥着自己,几十年前的那种踏实的感觉又回来的,幸福又一点一点的涌入心中。

二奶奶抬头,看着二爷爷那年轻的面孔,大大的眼晴,还是那样的吸引自己。再看看自己,已经是满头银丝,脸上的皱纹已经是一条一条的了。

二奶奶有点哽咽的说:“你还是老样子,那么年轻,我都已经老了。”

“你一点也不老,在我眼中,还是十八岁时的样子。我们又在一起了,真好。”二爷爷深情的望着二奶奶说,”你把儿子养的真好,儿媳妇,孙子都好,都是你的功劳“。

二奶奶看着二爷爷的眼神,又找到了几十年前二爷爷望着自己的那种感觉,她松了一口气,轻轻的靠在二爷爷怀里,两人看着儿子儿媳妇孙子站坟前,轻轻的笑了,然后转身携手向远处走去。

——————————————————————————————————

2018-1-19

上一章    目录

二奶奶的葬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