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有情人》

不识音容的梦人仍在。

我知道我在笑,梦人也当如是。

徒劳追忆是平白把使容貌渐散,

在这经年的相对无言,

还有千百夜的缄默无声。

被清雪掩盖的春又增生,

突生无名的曲调轻哼。

呵,像个看淡的人。

是久未有而以为殒亡的情痕?

呵,像个看淡的人。

别慌啊,别急啊…

只消走下去,有情无情什的莫问。

梦里人还在,尽管音容渐散;

诗中情仍待,倚靠栏杆黄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