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故乡的云

我的朋友,你慢些儿说,我静静地听着呢。

你是知道的,我的故乡跟你的老家是一个地方,就是长江北边的广袤无垠的苏北平原。在那里,有很多值得我记忆和留恋的人和事情。而这些人和事情中,最让我忘不了的还是一个叫做李秀云的姑娘。

我一开始其实并不认识李秀云,她家住在我们乡镇的西南边的一个村子里,我家住在我们乡镇的北边的一个村子里;两个村子距离乡镇都是两三里路,擦把汗的时间就能打一个来回。我跟她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后来冥冥中好像有一双手一样把我跟她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我高考落榜后就到我们乡镇的我原来读高中的中学里代课了。一天,我的同事,一个叫余红梅的英语老师把她们村的一个叫做李秀云的姑娘介绍给了我。

她说,你要知道,男子无女不成家,女子无男浪淘沙。我正好知道有个姑娘,人还是不错的,就是文化水平不能跟你相比,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生,二十二岁了,配你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余红梅老师是我的高中同学,比我大一岁,二十七岁了。我没考上大学,她却考上了一个小中专。我还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她已经嫁为人妇。她的容貌娟秀美丽,身材婀娜多姿,她具有着一种成熟的女人的风韵。

余红梅带我去相亲了,相亲的地点在乡镇上的一家饭店里。我初次见到李秀云时,她给我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她甚至长得比余红梅还要漂亮。

她一头乌黑的头发,齐脖颈剪得齐斩斩的,但她以后却把头发留长了,她的额前的一绺刘海无风时也飘呀飘的,好看煞人;她的鹅蛋脸儿蛮俊俏的,尤其是那柳叶眉儿和双眼皮的杏仁眼,才更好看呢;她的个子跟我差不多高,高挑挑的,身材既丰满又苗条,不仅如此,而且女人该有的曲线美她都有,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前突后翘,非常美丽动人;她穿着枣红色的绦纶春秋衫和湖蓝色的裤子。

相亲很成功,我相中了她,她对我也相当满意,没过一个礼拜,我跟李秀云就订了亲。我跟她订了亲后,她让我经常到她家去。

我跟她订亲后不到一个月,她就跟我住到一起了。因为我是以一个未来的上门女婿的身份跟她订亲的,她说早晚都得在一起,那还不如就早些儿在一起呢,她说她是真的喜欢我才决定这样做的。

说老实话,自从跟她在一起后,我感到好幸福,我们彼此都把对方的身体读得熟得不能再熟了。不过,我明显地觉察到我跟她第一次时,她并没有落红。她好像猜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她说那是她经常干重活或者是骑自行车时让处女元红受了损的缘故,她教我甭介意。我说我不介意,我就爱现在的她,至于她以前究竟怎样,我是不会顾及的。听了我的话,她好像很是感动,她伏在我怀里轻声地哭了。我用我的灼热的嘴唇把她的眼泪熨妥得干干净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人说: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体重要浪费在美味的食物上,爱情要浪费在爱的人身上。深以为然。活得太过理智,固然无...
    薄皮橘子Julia阅读 66评论 0 1
  • “班头,吃完中饭,我们去机房吧。昨晚我跟我妈说下个月有数学补课,嘿嘿,今天爷有钱。” 孙飞扬是好人,老好人,王爵一...
    米铺阅读 10,115评论 0 2
  • 夜不能寐,忆及三国。 无疑,这是一个典型的乱世,具有所有乱世的共同特点。旱灾、瘟疫、军阀割据、农民起义、少数民...
    五经博士阅读 238评论 0 0
  • 踏上荷兰的这片土地,徐爽的心是颤抖的,不单是因为陌生,更多的是来自她对过去的挥之不去。她甚至不知道她可否在这里安顿...
    WendyKoo阅读 181评论 9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