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步入高中我就开始拼命地像以前。包括以前的一些人一些事。说好听点是爱怀旧,说难听点就是矫情。

  我又开始翻看那封为送出去的信。发现青春就是一次有一次的作死,一次次的不甘心。我最后把信送出去了,却换来了和他的不再联系。我鼓足了勇气送出了信。

    过了几天,从朋友口中得知我的事迹已被男孩班上的人知晓。朋友同我说的版本是:我的信被男孩挡住名字后当作炫耀品让全班人传阅。听到这个消息后我除了火冒三丈更对的是难堪。想想刚不久我还跑到他们班找他。叫他出来后又一副欠揍的害羞表情站在那。不说话的尴尬气氛就这样延续到了上课。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我开始讨厌他,远离他,甚至一度想断绝一切关心。但我还是选择写信问清楚,他回我说他并没有那么做,他说他已经放弃了。他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那一天我伤心了,在我们之间竟只剩下了嘘寒问暖。我不禁想起了以前那段属于我和他的回忆。

  刚进初中的时候,就听闻有一个在小学“称霸”的“混混”,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惧怕的祈祷不要和他有个没什么瓜葛。然而现实总是很骨感。开学第一天和他同班的我就被嘲笑是个实打实的村姑。我虽急脾气,却也懂好汉不吃眼前亏,转头就选了一个远离他座位,充耳不闻他接下去的难听话。

  隔天,我被朋友拉去看一个男孩子,恰好那个男孩子和他玩得好。被他看见我之后他又嘲笑我。还堵在走廊上斜着头坏笑着看着我问:“你是不是喜欢他呀?哈哈”我气不打一处来应和道:“我是喜欢你,我喜欢你。”撂下这就话我管都没管他转身就走。

  之后碰见他的每一天我们都是白眼想待,恶言相对。

    怕什么就来什么,初二那年,我们被迫成为了同桌。我们各自对对方的态度都被时间给磨合好了。

    初二暑假,以为英语基础差的我选择了去老师家补课。我们一共有九个人去了,两男七女,吃睡学都一起。一个月全封闭的魔鬼补课就这么开始了。

  我们在燥热的夏天里一起生活,一起学习。在这个荷尔蒙肆意飞扬的季节里,除了学习,我们还一起看电影,打羽毛球。

  在当时苦逼的日子里,唯一的乐趣是每天中午睡觉前看一会儿电视。而我们每一次都会一起看《猪猪侠》,内容我也记不得了,只记得我很开心,他问我有什么好笑的,我笑而不语。有一次,他在沙发上睡着了,我也恰好在那个沙发上坐着。他们渐渐都去午休了,只留下了我和他。他的头紧贴着我,我不自觉的握住了他的手,直到英语老师突然下楼,我立即就松开了,肾上激素的增多使我脸色涨红,我做贼似的撒腿就跑了。

  有一次傍晚我们出去散步,走着走着他突然唱起歌来。那时候多么惬意啊。

    一个月下来,我们迎来了分别。

  离开的前一晚,我们偷偷买了一堆吃的,跟老师说好今晚不上课,我们把桌子摆在中间,放上播放器,坐下一起玩了真心话大冒险。玩着玩着他说没意思,突然跑出去,接着抱着一瓶白酒进来了。我们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原来他偷拿了老师家的酒。不胜酒力的我们一瓶酒后倒了几个人。无奈唯一清醒着的我只好收拾这烂摊子。还没收拾完,他又突然发酒疯说要扎辫子,扎完后,他又站在桌子上唱歌。

    被劝上楼后,我松了口气,突然伤感起来,就出去外面看看星空。刚好他突然从二楼窗户上探出个头,他突然叫了我一声,我回头看见他半迷着眼睛说:“我喜欢你。”


    第二天一早,我若无其事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他似乎忘了昨天晚上的事。分开时,我们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再见。就留下了一句好好学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