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五)小浪漫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19 12:22* 字数 3277

大梦过半(二十四)是唯一

此后的几个月都很忙碌,来不及平复心情便投入学业。到了六月,便是高考月,师兄师姐们就要上战场。下一次,便是我们了。

经过那次谈话,梅凉和方子皓的关系反而自然了些,成了真正的朋友。班长还是不和他说话。梅凉仍然刻意躲着林楠。既然不会在一起,就不要让他抱什么希望,这是班长教的。

但骨子里,梅凉仍然是优柔寡断,她故意装着冷漠,心里很是难受。再一次推开一个关心自己的人。

其他学校有来Z市借读的,因为学校被地震侵害。北枫一中的建筑物果然是扛得住地震的,这一震,基本没什么损失,除了亮哥的脑袋需要包扎,以及办公楼的裂缝需要修补。

临近期末,老师开始焦躁,学生被迫焦躁。

梅凉也觉得难受,现在理化生三科合在一起成理综,要命。每次考完理综下来,都感觉自己腿软,走走平路都会左脚绊右脚摔倒,真是没出息。怎么理综就上不了二百五呢?想当二百五都不行。

林筱锋仍然过着他的快活日子,没事出去上个通宵,穿上特制的战袍。

“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担心未来?”

“我不担心,因为我基本上已经没救了。”

话是这么说,林筱锋晚上回家还是看书的,但是拖了两年烂帐基本上是赶不上了,最后还是看连环画比较靠谱。数学老师进行物质奖励,说我们班进了年级前五就给一个晚自习看电影,进了前三就看三场电影。

只要是全班一起,再难看的电影,也是好看的。女生们一惊一乍的很能炒热气氛,男生可以边打游戏机边看电视。总之,只要不上课,什么都是美好的。

不知那次月考是不是走了狗屎运,十五班数学成绩居然排进了前三。数学老师果真遵守诺言,给大家放电影。结果被年级主任逮到,罚了他五十块钱。

大家觉得过意不去,琢磨着每个人凑一块给王老师交罚款。

王老师特别耿直,双手一挥:“不用!你们看就是!老师就要遵守诺言!”

果真看了三个晚上的电影。从此以后,十五班数学再也没有进过前八,更别说前三了。

在高中短短的三年,十五班一起看了很多场电影,一上晚自习就耍无赖,讨好老师,所有科任老师,基本上都给大伙儿放过电影。

英语老师放过《威尼斯商人》,语文老师放《边城》《红楼梦》数学老师不管,任我们自由发挥,我们竟然看完了《死亡笔记》和《魔戒三部曲》《山中有眼》《海上水世界》……

尤其是看《海上水世界》,当同学们看到陆地的瞬间,全部都高兴得跳起来。事实证明,看电影会让人付出血的代价。

英语老师还想用物质激励,年轻如他正是热血青年,右手捏着拳头在班上喊口号:进前八啊!进前八!在他慷慨激昂的瞬间,泡王在教室的角落里,用标准的播音腔嘀咕:做梦去吧!

没救了。他们甚至在教室里观看了奥运会开幕式,林楠是个鬼灵精,居然自己买了天线插上,平时只能放DVD的电视居然能收到中央台。

一到下课,电视就被打开,接着上一次下课时看的内容。最讨厌的是上课铃响的时候那一场还没比完!

有一次,好像是游泳比赛,中国选手正要冲向终点!

这时候上课铃响了。但是没有关电视,所有人都故意做出关心祖国关心运动员的架势,期望老师能宽容几分钟,让他们看完。那一节是语文课,老师感动至极,现在的娃娃能爱国是好事啊!于是纵容他们多看了几分钟。

其实多看那几分钟根本不起作用,大家只是不想上课而已。

十五班的全体人员是亲眼看到刘翔腿崴的。

看他做准备活动的时候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高考临近,高二学生烦躁个毛。晚自习,闷得人透不过气,梅凉发烧了几天,诱因不明,班长说:因为你老是觉得自己不健康,觉得自己会生病,不断地暗示自己,所以就发烧了。早上一切安好,中午觉得冷汗直冒,全身发冷,并不冷的天气盖了棉被还是觉得了,冷得睡不着,慢慢地温暖过来,可是越来越热,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蜷缩在床上。

班长以为她是为了逃课,推搡几下,梅凉竟然像酸奶一样软。急忙护送梅凉到医务室。

医生大伯头也不抬,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症状?”

“冷,热。”

医生一把放下报纸,抬了抬快垮掉的眼睛。

“到底是冷还是热?”

“又冷又热。”

“什么时候冷,什么时候热的?”

“忽冷忽热。”

“不热才怪,38.5度。”医生大伯一手远远地拿着温度计,一手扶着老花眼镜。

“打针。”不是建议,是命令。

医生说这个针是驱寒的,打了会有点痛,哪里有寒气哪里就痛。于是第二天,梅凉全身刺痛,不能行走。打了几天针,终于退了烧,还是痛,屁股痛,下楼梯得要班长扶着走。

不过幸好这场病,她和班长重新开始交谈了。

梅凉自己也觉得奇怪,铁打的身体竟然抱恙,还病得突然。

这一学期,进医务室的次数是之前的十倍,慢慢地老花眼的医生伯伯也跟她熟络起来。

医生说这很正常,来看病的几乎都是高三的,还有快上高三的,压力大了,老觉得自己会受不了,没事儿生点病,可以强迫自己休息休息。

梅凉并不觉得自己压力大,作业多卷子多考试多,她都可以接受,像一个机器一样完成就可以,可是莫名其妙很浮躁,总是胡思乱想,总想在地上找个口子把自己藏起来,谁也不见,谁也不想。

梅凉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梦想,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不知道拼死拼活学数理化有什么好,但是她好像被老天爷洗脑了,明明不喜欢,还是要去做,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不这么做的理由,所以只有继续。

梦想什么的,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是。

班长说,你这就是压力大的症状,你已经得了高考综合症,只是死不承认,你总是在找一个平衡点去说服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成功过,所以你失眠,总是做梦,想些乱七八遭也许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你活该睡不着。

班长说这些的时候,梅凉其实根本没有在听,目不转睛地看着足球场边的荒地,看了很久,她突然转过头,对着班长微笑。

梅凉的微笑总是只动左边的嘴角,幅度很小,甚至看不出她在笑。

雨墨(她很少这样叫班长),有时候我就在想,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呢?

我一直在寻找,可是我找不到,所以我觉得可能活着就找到了,说不定等哪天我找到了,就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自己埋了。

可是我怕死得很,我很佩服那些敢于自杀的人,就像海子,带着圣经,写张字条就把自己葬了,葬在火车轮下,一个人躺在冰凉的轨道上面,远处只有昏黄的灯光,细细地听着转弯处的轰鸣声,身体也能清醒地感受到那种震颤。

火车越近,本该越恐惧,可是他还是满怀期待地躺在那里,等待自己的审判。最后血肉横飞。最后瞑目安详。

班长说:“梅子,你就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你根本就不知道,真正活下来敢于面对生活的人才是勇敢的人。”

梅凉又沉默了很久,她说:“雨墨,我邀请你,参加我未来的葬礼,不过具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有谁会在活着的时候就想着自己的葬礼呢?有的人还来不及想,就走了。

转眼高考就过了,他们终于成了高三的人。

只是微调了了一下教室,从五楼到了四楼。但是习惯使然,一般上楼都是用跑的。经常会冲过头,又到了五楼,然后折返。

林筱锋经常干这种事,那次他和他傻大哥一起全力冲刺,又到了五楼。回到教室的时候气喘吁吁。

喘不过气来还在耍宝,一边吞口水一边念广告词:高钙片儿,水果味……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梅凉还是故意绕开林楠,就算他追着自己跑,她从来不回应。

和班长去河边吹风,也不再叫上另外两个人。林楠总是短信骚扰,她也一条不回。可是课桌下面的砂糖桔和零食每天都有。梅凉一狠心,当着他的面把东西扔进垃圾桶。

方子皓说:“梅凉,你这样,跟你以前没什么差别。”

“怎么没差别?”

“你推开他,是为了不伤害,但你现在这样做,是直接伤他的心。”

梅凉很难受,她难受是活该的,她自己知道。

那些自以为是的行为都是伤人伤己。

“太后,你为什么总是望天呢?”

林筱锋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

“你无聊么?”

“嗯,刚刚通关了,手酸,休息一下……”

“……你除了游戏就不喜欢别的么?”

“别的?我喜欢动画。”

“哦,对,你说你想当动画师。”

“嗯嗯,我也要去日本来着,看樱花。”林筱锋傻傻地说。

“大男人看什么樱花呢?”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林筱锋摸摸脑袋,嬉皮笑脸地看着梅凉,“我们男人的浪漫,你们女人也是不懂的。我要带我心上人去日本看樱花。二月出发,看完早樱看晚樱,跟着花开的脚步,把花都的樱花看遍……”

林筱锋得意洋洋,太阳光照着他的皮肤,愈是黑了,衬得牙齿非常白。

这个傻木头,居然还懂浪漫?梅凉眉头微蹙,不自觉地偷笑。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六)光棍节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87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