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段音乐都有记忆

   

        每天上班的时间打开电脑,微软操作系统的开机音乐在这个时段里此起彼伏,那是系统早已替我们量身定做的被动选择,经过时日的千锤百炼,深入人心。满眼的西装领带工装制服和在这种机器制作的旋律里,更是界定了我们成为体制的动物。

        在工作场所,关于音乐的东西恐怕只有手机铃声可以沾边,各种单音和弦,流行通俗古典甚至童言稚语。因人的年龄、心态、喜好而各异。同事一男孩喜欢求新,在网上下载了唢呐吹奏的“百鸟朝凤”,因其响亮及其所富有的浓郁民族特色适于彰显个性追逐与众不同,便被他设为手机铃声,独自享乐。也因此在某段时间,工作场合下,只要唢呐声蓦然嘹亮,众人目光所向必然是这个男孩,而他,则赶紧按下任意键,将独特锁断,试图脱离众目睽睽。一段时间之后,他换掉了这段彩铃,可无论何时身在哪里,只要唢呐喜庆的响起“百鸟朝凤”的时候,我必然会下意识的想到他,无形之中的点滴印迹让我感到,每一段音乐都会在生命的不经意间,指向某件事,指向某个人。

        音乐的记忆,其实就是音乐和时空的相互印证,非常随机,好比一段缘分,没有任何因果可循。同一段音乐,因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心情,在每个人心中的旋律便是完全的不同。前段时间在电视的音乐频道里看了新人赛,新人翻唱老歌,把个《南泥湾》《国际歌》唱成摇滚的,说唱的花样繁新。80后的年轻人听的摇头晃脑,而50,60年代的老同志却频频叹息“好好的歌给唱成了这样!”那个年代那些音乐那些生活背景恒定在老同志的记忆里,任时光流逝岁月更迭却仅仅在一段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里就把人带回了过去,让人说不清楚是音乐留住了时间还是时间描刻了音乐。

        记忆会被置换,甚至重叠让人时空错乱,心情交错。《Tears》这首钢琴曲便是如此,它是舒缓的旋律里描述的是一种幽怨伤感的心情。而如今,每逢中央三套配乐诗歌散文专栏里一旦有点如泣如诉的词藻时,必会听到那砸掉地上的泪珠样儿的钢琴声配在画面之后,而各个地方台更是在弃子、丧偶、贫困之极的生活片段中辅以该曲,以致于让我产生错觉,以为这些发生在中国大地的苦难都被曲作者活生生的经历过,那些音乐编导是我最敬畏的人,他们通过强大的电视系统,硬生生将我对那段凄美的音乐的记忆置换成了苦难。

        有些音乐,则属于小众,而由此引起的回忆,绝对属于某人的专属。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师兄酷爱将歌曲唱成简谱“米索拉米索,拉索米叨芮”且绝无歌词,而今,他早已改弦更张,换了岗位。谋了新职,见不到面了。可是,无论何种媒体响起这首曲子的时候,我脑子里一定是他的简谱唱法。想起他这个人,想想也觉诧异,哪怕是与他没有任何关联的生活,却因为音乐,使我的记忆奇怪到了极点。

        静下心想想,这个世界有多少的好音乐啊!莫扎特,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一辈子都听不过来,也好听的记不住名字,但生活里的音乐,却可以携着几个音符,在最简单的旋律里,载着人,载着年代,载着故事,烙下了许多许多年都不曾忘却的印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