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我独自流浪了世界。

字數 3799閱讀 1193


“中国很多的城市都有黄河路。”

“啊,真的?”

“一般黄河路的旁边是长江路。”

“呃,巧合?”

“不是,大多都是这样!”

“你去了那么多城市,有没有找到七七?”

“没有,所以,我元月六号,不能赶回来参加你的婚礼了,我给你带一只她照片里出现的一模一样的手鼓。”

林易恐怕是在北方给我打的电话,长风呼呼的灌进他的脖子,钻进年轻的胸膛。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七七是他的初中同学,两个羊角辫一身白色的衣裳,及膝的裙子在晚风里飞扬。

“林易,以后我们从南走到北,从漠河到腾冲,你说好不好?”

“好是好,我们睡哪里,不能睡桥洞吧!”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

所以,当林易睡在北京的桥洞下,裹着自己的睡袋,迷糊间听见三两脚步声。

“哎,这人怎么睡在外面?”

林易对着冰冷的地说:“没想好没关系,好像我睡哪里都一样,我只是想找到你,治愈你,带你回家。”

1.

七七跟周公子谈恋爱的时候,林易是反对的!

“七七,真的不是我别有心机,故意诽谤周公子,众所周知,周公子就是一个处处留情的公子哥,你寝室的毛毛,不是也很他有一段吗?”

可那个时候的七七,哪里听得进去。身侧一直都是林易这样的老好人。

见了周公子这样众女生花儿都围着转的蝴蝶一样的人,自己也顺众附势,也爱上了这样流连花丛的蝴蝶,忘记返路。

所以,当周公子发给她消息,李七七,你跟我玩一段时间,怎么样?

李七七双手颤抖了,坐在师范学院的银杏道上,跟林易说:“我们下周不去平遥了,我要跟周公子去青末酒吧。”

青末酒吧全是人,周公子根本听不见七七说什么。音乐轰鸣,有人在舞台唱李荣浩的【不搭】。

七七心里很高兴,看着周公子神色一时怅然,一时乖恬,一时落寞,一时冷冽。

周公子玩着自己细长的手指,心里百无聊耐。

“李七七,你会唱歌吗?”

七七一愣,满脸惊慌,而周公子欣赏着这种惊慌。终于因为自己的问题,吓得别人惊慌,而觉得有了一丝趣味。

“要不,上去给我唱一首!”

“可是。”

“可是什么,今天是我生日。”

“啊,这样呀。那我上去吧。”

当李七七傻了吧唧,惊慌的望着别人打探的眼光,咧咧踽踽站在舞台,闭着眼睛,唱祝你生日快乐的时候。

周公子一抹玩味的笑,这样的借口,这人都信!

2.

“李七七,出来吧,我想见你了。”

周公子撒得一手好娇,自然姐姐妹妹们有求必应,所以骄宠着他有恃无恐。

可眼下是凌晨两点半呀,周公子这个点在自己寝室楼下。

“你是所有姑娘里,最善良的,你跟她们都不一样!”

周公子这样深情说的时候,七七轻轻吸了吸自己的鼻涕,不敢被周公子听见。

冬夜好冷,七七觉得有了这句话,再冷都值得,像自己身处温暖天国。

所以,当七七在酒吧,听到周公子前任拿着半瓶风花微醺的时候说,“他呀,说我是最特别的那个,只有我在他心里走来走去!说我是所有姑娘里最可爱最善良的时候,我就该给他一耳光。可那时,毕竟舍不得。”

“他也这样给我说的。”

前任安慰她,“有啥好哭的,七七,蝴蝶都是这样给花儿们说的。虽然当时,我也哭了。”

3.

七七亲眼见了周公子的社交账号访问点赞记录,那清一色的头像,温婉柔美的,朋克张扬的,还有那些明目张胆,光天之下的对白。七七的心,冷到寒窖里去。又冷,又不见光。

“周牧,你跟我是认真的吗?”

“是认真的呀!”

“那你跟她们是认真的吗?”

“也是认真的呀!”

“你,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呀?”

“我,我,我对谁都是认真的呀!”

七七慢慢落在周公子身后,看着他的影子拉长,渐远,渐无。

风吹着满天星斗,乌云裹着金边,里面包裹了谁黯然沉默的伤心。

只要周公子不承认,李七七大概永远都不会伤心的吧,对吗?

李七七跟自己说,要是你撒谎骗骗我就好了。

可是,你没有,那我更难过了。

于是,周公子的方向,就与七七越来越远。她走了回头路,往自己寝室的方向。

“林易,寒假我去西藏看看唐卡!”

“你别去,西藏正是冰冻期,高原上很冷的。”

“……”

“喂,七七,七七。”

4.

“当时,我应该说陪她去西藏的。”

“可是,你当时不知道她的状况呀!”

林易第一次给我这么说的时候,他在香格里拉古城,有马铁蹄的声音和铜铃声声悠扬的传来。

“喂,你背后是不是有一只马队?”

“不是,是五只骡子,驮着布匹。”

“她已经离开了吗?还是没有到达?”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来这里碰巧。”

林易站在全是纪念品的街道,几间酒吧闲散的开着门,游客稀稀拉拉。

石板上有些水渍,阳光很好,心里默念着李七七从这里经过的身影浮现。

病马驮经,

惊着我心。

倘若你不在世间,

你在哪里呢,

七七呀。




5.

“你妹的。”

“咋啦?”

“我不小心被藏羚羊踢了一下!”

“恭喜,恭喜,要开窍了,不到处转悠了!”

“到可可西里了,给你报平安。”

“注意安全。”

“你妹的!”

“……”

“我踩到新鲜的牛粪了!”

“滚蛋!”

林易在干黄的草桩上擦了擦运动鞋上的牛粪,眼前可可西里的辽阔,让他想起走过的纳木错的湖面和唐古拉山雪域的宁静。

“我给你说,我背后有个穿花裙子的姑娘,长得很像七七!”

“几个月了,你去哪里了?”

“那个姑娘也是羊角辫!”

“辫你全家,你到哪里了?”

“我觉得她鼻子最不像七七!”

“像你妹呀!滚蛋,别再给我打电话!”

“她进了一米阳光!”

“你妹的,你到丽江了呀!”

“她又出来了!”

“我听到你吸鼻涕的声音,开春了,倒春寒,注意身体!”

“喂喂喂,她看着我,她背后还有三个大汉子,恶狠狠的朝我走来!怎么办,我该怎么解释我不是坏人!”

“林易,你傻逼,跑呀!”

“……当当当,……当当当……”

电话里,全是林易的喘气声,还有脖子上金属撞击的声音。

林易看了看车窗里自己的样子,从拉萨到丽江,自己完全不复大学翩翩少年的形象。

而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旁边的肮脏流浪汉,头发打结了。嘴唇干涩,皮肤黝黑。

难怪,刚才那姑娘去了人最多的酒吧,在里面找人帮忙, 她以为自己被流氓跟踪。

“你咋光选人多的地方,还全是艳遇之地找人呢,你说你傻不傻,你觉得七七会去哪种地方!”

“啊,你觉得七七不会来这里?”

“不,我觉得她有可能应该留在哪里!”

“啊,此话怎讲?”

“你想呀,她一个失恋的人,肯定是散心来治愈自己!怎么治愈,时间和新欢呀!艳遇之地产新欢,简直完美!”

“如你所言就好!”

“如你妹呀,我明年元月六号结婚,回来给我当伴郎!”

“祝你幸福,师姐!”

6.

七七的社交平台偶尔会有一两张照片放出来,一些草原和雪域,藏传佛教典型的寺庙结构,还有一两个转经满脸岁月雕琢的痕迹的老人,缓缓向前。

一个鸽子孤零零的站在广场向西望,鸽子看着七七硕大的影子。

所有的照片都没有她本人,只有修长的影子,两个羊角辫,扬起的裙角。

那些影子,像一个阴影在地上,也在林易的心上。

也许一只秃鹰飞过的时候,可以衔来花一朵,换走地面那巨大的阴影。


七七最后一张照片,没有阴影,是铁轨上的十几节绿皮车厢,她没说去了哪里,我们也没收到她回家和学校的消息。

于是,林易独自背着睡袋,走了森林与湖泊,高原和盆地。

“师姐,我今天早上醒来,睡袋旁边有人给了几百元钱,还有一块石头压着!”

“恭喜,又又陌生人施舍你,你不用吃馒头了,她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嗯……”

“你的留言有回复吗?”

“没……”

“你声音很疲倦,我在试婚纱!”

“咦,黄河路?”

“怎么了?”

“鹤壁,郑州,成都都有黄河路!”

“到成都啦?”

“九眼桥!”


成都入夜有些早,林易在九眼桥的【路途】找了个位子坐下。

有人拿着酒瓶走来走去,他在青年旅社换了衣服,洗了澡,又恢复了往日学子的形象。

有人怯怯的唱:“你看过了很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没一道的风和日丽。”

林易望着小舞台灯光下的人,满含泪水站起来。

“林易?”

“七七!”

林易睁开眼睛的时候,火车正在火山洞。他的皮肤黝黑得自己看镜子时,露出牙齿傻笑,有白的地方,提醒他不是非洲人。

但他转念一想,非洲人好像牙齿也是白色的呀!妈蛋,我就是非洲人了呀!


微弱的光源从洞口射进来,五月路过了杭州,六月抵达了海南。

醒来,林易已经在鼓浪屿的海边,一行白色海鸥,消失在海天一色的蓝天。

“我在拍婚纱照,很忙的,热死我了,这布料不舒服。”

“我梦到七七了,她在唱歌,我觉得不是梦。”

“你傻呀,七七根本不会唱歌!”

“也许,后来的她,会呢?”

“傻逼,如果接下来还是找不到她呢?”

“……”

“赶紧回来吧,等你一回来,也许她也刚好回来呢?”

“只有我自己不停下来,我就觉得可以找到她!”

8.

七七和我最先碰面的时候,拿着校报上我的酸诗,在学校的银杏大道。

紧张的人,会眨眼睛。

眼睛旅行完世界,

世界最美也不及,

世间有你。

你是风雨也是晴,

你是如是如斯的诗。

倦鸟归林,晚风吹云,

风雨等晴,我等你近。

她说,“这是我好朋友林易。”

我看着眼前眼睛深邃的小男孩,拍拍他的肩膀。

“你们真的就是好朋友那么简单?”

七七说,“当然了!”

男孩低下了头,用球鞋玩地上的银杏叶子。

“师姐,你写这首诗的时候,在哪里呀”

“呜,可能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吧。”

林易静静的陪着七七和我说些学校和报社的话,偶尔看看天,偶尔看看地,偶尔专注的看着七七认真的脸。

“师姐!”

“嗯?”

“我想七七了!”

9.

你也不曾停止对她的思念不是吗?寺庙和经卷,沙滩和海岸,你都想镌刻与她的名字。

这个世界,我曾经以为不过是天黑与天蓝,西北到东边,平原到山川。

哪里的风都没有吹散,你对她隽永的思念,像陈年的卷宗上笔墨厚重的一笔。


紧张的人呀,

会眨自己的眼睛。

眼睛旅行完世界,

世界最美也不及,

世间有那么一个你。

你是风雨也是晴,

你是如是如斯的诗。

倦鸟归林,晚风吹云。

风雨等晴,我等你近。



“当时,我应该陪她去西藏的。”

“我想七七了。”


“我想七七了。”





作者 唐诗远。允许署名加原文链接转载。请注明来自简书APP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