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里的玫瑰(奇思3)

昏暗的路灯亮起

雪就下起来了

这束玫瑰花

还给你

夜深人静。

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在掐着一个人的脖子,而这个人是他的儿子。

“妈……妈……”声音不大,是那种近乎绝望的哀求。

女人笑着,嘴里小声念叨着,“从一啊,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不听妈妈的话会死的……”

“我…错…了…,”从一的手被女人用绳子绑着,没法反抗,只能扭动着身体来试图缓解脖子上的疼痛感,但是,很明显,反抗无果。最后,从一只能低头服软,“我以后……不会了。”

女人满意至极,把手松开,站起身,又对着从一笑了笑,摸黑……踉跄地走了出去。

‘嘭’地一声,是关门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在隔壁房间响起,走了有六七步,寂静的夜便又恢复了平静。

独留从一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午夜的钟,敲了有12下。

整幢房子被黑暗笼罩着。

从一和女人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墙上有一面窗户。

从一一个翻身,瞥见了……一张脸。那是女人近乎扭曲的脸、贴在窗户上,正如痴如醉地看着自己。

样子……如得珍宝。

从一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他从没有见过他的爸爸。听他妈妈说,他爸爸是个很成功的商人。不过……早早就死了。

从一的妈妈是个温婉大方、美丽动人的女人。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妈妈。从一也喜欢他的妈妈。特别喜欢。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样。

从一是个高中生。喜欢上了一个人。话说青春期不喜欢上一个人,谁的青春不叛逆?!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可从一喜欢的偏偏是个男的。这就有问题了。

从一也害怕啊。这事儿啊,也不敢很别人说,只能在心里憋着,终于实在忍受不了了,一天,回到了家,他妈妈正在做饭,他跑到妈妈跟前儿,“妈妈,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从一妈妈炒菜的动作怔了怔,“谁呀?来过咱们家吗?”

从一低着头,“妈妈,我是不是不正常啊?我喜欢上一个男生。”说完低的头更狠了,等待着妈妈的训斥。谁知等了半天没动静。

从一抬起眸子,只见得妈妈端着炒好的香气四溢的菜,放到从一鼻子前来回的晃,风轻云淡却又温柔无限的一笑,“从一啊,听妈妈的话,男生是不可能喜欢男生的,你只是对那个男生有好感而已,好感不是爱。时间会证明一切。放心好了。”

从一听着也对,心里的那块大石头也就放下了。

餐桌上,妈妈替从一夹着菜,从一感觉,自己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第二天来到学校。一进教室,班主任说要重新安排座位。光荣的,从一和他喜欢的人方毅成了同桌。

方毅是个阳光的大男孩儿。学习也是极好。时不时帮着从一补习一下功课,教从一一些不会做的题,一来二去——

从一,更是喜欢方毅了。

但这点儿小心思从一只能把它压在心底,从一一遍遍告诫自己——妈妈说了,喜欢不是爱,只是有好感罢了。

谁知有一天,方毅竟然向自己表了白。从一辛辛苦苦建立好的心理防线便被彻底攻陷了。

呐!

原来……喜欢就是爱啊!

从一回到家,他的妈妈正在织围巾,那是条红色的围巾,看样子马上就快织好了,很是好看。

“妈妈,你织的真漂亮。”从一坐在妈妈旁边。

妈妈温柔的笑着,眼底也染了层笑意,摸着从一的头发,“给我家从一织的,当然得认真织了……”

从一搂着妈妈,若有所思,“妈妈,你爱爸爸吗?”

“爱啊,非常非常爱。”妈妈边织围巾边耐心的回答着从一的问题。

从一眼里闪着期待的光,看着他的妈妈,“那爱是什么样的?”

妈妈温柔的眸子被清冷取代,“从一啊,你还小,等长大了就知道了。”

“我不小了,”从一反问着,“爸爸叫什么,他又长什么样?能不能告诉我?”

“从一!”妈妈的声音徒然升高了好几个度,“回屋去!”

总是这样,妈妈总是温柔的,可一提到爸爸,妈妈就生气,妈妈一生气就不想妈妈了,从一挺委屈,直接跑了出去。

“从一!”妈妈在后面喊,“你出去了就别回来!”

“不回就不回!”从一摔门而出。

真的打算永远也不要再回去了。

但是显然……从一高估了自己。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北风吹的人脸疼。

路上的行人一个个都是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哪儿像从一啊,没有穿外套就跑出来了。现在冻的跟狗似的,瑟瑟发抖。

他从家里出来才十几分钟,他就后悔了,后悔跟妈妈生气,他想回家了。但……心里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还是在叫嚣着,他不能回去。

又冷又饿。从一想到了方毅。就给方毅打了电话。方毅真是随叫随到。

虽然从一给打电话时方毅已经睡了,方毅迷糊中接了从一带着哭腔的电话,匆忙穿着睡衣打了车就跑了过来,看样子紧张极了。

方毅给从一抹着眼泪,“从一啊,回家吧。”

从一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回去…不回去…”

实在没有办法了,方毅对着从一,“从一啊,先去我家住一晚吧,外面太冷了。”

从一点头。跟着方毅回了家。

方毅的爸妈旅游去了,这天正好不在家。

从一洗了澡,换了方毅给自己准备的睡衣,躺在床上,就准备睡了。

可,方毅还是一个劲儿的盯着自己看,看样子和平常不一样,“一直看我干嘛啊?”

“从一…”方毅从喉咙里发出这两个字,有些微的沙哑。

还没等从一回答,方毅已经吻了上来,吻得很是温柔。从一感觉自己在这个吻里……快要融化了。浑身酥酥麻麻的。整个人便迷糊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方毅一只手已经攀上了自己的禁'地。

“方毅,不要……”从一害怕了。

“放心,不疼的。”方毅吻着从一的额头,“从一,我喜欢你。”

从一不反抗了,方毅脱了从一的衣服,把自己的分'身插'入了从一的禁'地,“以后啊,咱们就是最亲密的爱人了……”方毅这样说。

从一的手机关了机。等到开机的时候。有好几百通未接来电,是从一妈妈的。

从一后悔跟妈妈怄气了。后悔一个人跑出来。不顾妈妈的感受了。

从一想回去了,他跟方毅说。方毅搂着从一,“不要回去好不好?”

“我…我还是回去吧,再不回去我妈妈会担心的。”

方毅一个吻落在从一额头,笑着对从一,“那我送你。”

从一让方毅把自己送到离家不远处就让他回去了。毕竟他们的关系让妈妈看到了又不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谁知一开门,从一的妈妈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两个黑眼圈大得吓人。

“妈,你怎么了?”从一被吓到了,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

从一妈妈跪在地上……哭着、求着,“从一啊,妈妈错了,不要离开妈妈好不好?”

从一见着妈妈这么在乎自己,鼻子一酸,也跟着哭了。赶忙蹲下扶妈妈起来,这一低头不要紧,可把脖子里有昨晚的……

“从一?!”从一妈妈伸出手摸着从一脖子上的印记。“这是怎么回事儿?”

从一支支吾吾了半天,“摔的…”

“从一,你跟妈妈说实话,昨晚你去哪儿了?”从一妈妈站起来,拉着从一在沙发上坐下,声音很是温柔。

从一低着头,想着这件事儿,怎么也不能说。

“跟妈妈说说好不好?妈妈是你唯一的亲人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妈妈说的,妈妈也会理解你的。”这是从一妈妈温柔的声音。

从一还是不说话。

“看,妈妈昨天熬夜给你织出来了,好看吗?”从一妈妈拿出条红色的围巾给从一围上,看样子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真好看。”

从一依旧低着头。

“从一啊,妈妈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而你现在也不跟妈妈说心里话了,妈妈还如死了……”说着,竞又开始抹起泪来。

“妈妈,您别哭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啊。”从一抬起头,看着他的妈妈。

从一妈妈不哭了,“好,我不哭了,你说。”

“我昨天跟我同学在一起。”说着,从一又低下了头。

“哪个同学?男的女的?”

“就……就一普通同学。”从一把声音压的极低,“男的。”

“哦……我知道了,”从一妈妈站起来,往厨房走着,“饿了吗,妈妈去给你做饭去。”

啊咧?!

从一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没有生气,在他心里妈妈听到了应该生气的啊。但是又想着现在妈妈也没有追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可到了晚上,妈妈……就疯了。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被绳子绑着,而他亲眼看着他的妈妈把自己的手机扔进了鱼缸里。

接着,妈妈掐着从一的脖子,脸离得很近,她的额头抵着从一的额头,“从一啊,你怎么可以喜欢男人?!”

“妈,你怎么了?”从一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

“你们上床了?”

“妈!”

“他亲你了?”从一妈妈掐着脖子手的力度加大。

“妈……”从一有点儿呼吸不上来。

“你不可以喜欢男人。”

因为缺氧,从一已经涨红了脸,“为什么?”

“你爸爸就是因为一个男人抛弃了咱们母子的,你……怎么可以喜欢男人?!”从一妈妈温柔的说,“从一呀,你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不听妈妈的话你会死的……”

从一感觉眼珠充血,整个眼球都快凸出来了,他一定是快要死了,终于,还是服软了,一字一顿地,“我…错…了…”

从一妈妈放开了手,“你说什么?”

“我以后不会了,不会喜欢他了。”从一说。

从一妈妈露出了温柔的笑,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妈妈……”从一哀求着。

“嗯?!”

“能不能给我解开绳子?”

“不行啊,你是我的,万一跑了呢?”从一妈妈笑着,眼底也晕染了层温柔,“从一啊,快睡,早睡早起对身体好。”说完,离开了从一的房间。

夜晚总是漫长的。从一睡不着觉了。

午夜的钟敲了十二下。

从一一个翻身。瞥见了对面窗户上——妈妈的脸。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侵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