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金蝉子遇老鼠食人,无底洞爆惊人秘密

目录

上一章 灭法灭道道德不存,救命救人人心不古

图片来源网络,侵来信必删

话说四人一马,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日行数十里。

这日仍是依路东行,不料眼前却见一座高山峻岭阻隔去路。

金蝉子仰头看了看说道:“众人加快脚步,天黑前翻过此岭”。金身罗汉回道:“险峻山间多出怪物,密林深处频生妖精,吾等还需小心谨慎,莫让妖邪有机可乘”。

金蝉子点头默许。

不一刻,一行人便走入山中。但见山中烟云笼罩,山泉倾泻,百花遍野,密林丛生。

在观山上千沟万壑,层峦叠嶂,孤峰突兀,雄奇险幽。

山中深处不时传来阵阵狼嚎,野猫狡兔更是肆意穿行而过。惊得金蝉子高度警惕,不敢松懈。

不一刻,四人穿过峻岭,未见任何异状,刚要闲叙几句。眼前又现一片茂密黑松树林阻拦前路。

金蝉子叹气说道:“刚过了崎岖山路,又遇深黑松林”。斗战佛灵巧跳上一怪石说道:“东行路途,穷山恶水,极为平常。金蝉子言语如此,莫是灰了那广扬佛法之心“。

金蝉子连忙说道:”斗战佛不可满口胡言,只是连日赶路,不免有些疲倦,在加肚中饥渴,方生如此感慨“。

斗战佛笑了笑说道:”好!好!好!吾这便去找些食物,莫苦了你这大雷音寺传法人“。

说完,一跃而起,腾云而去。斗战佛身在祥云之上正欲远去,忽闻那茂密黑松林内有人呼喊,”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性命!!“。

斗战佛闻声急忙向黑松林深处飞去,一路是跌跌撞撞,劈荆斩棘,来到一处悬崖旁。

呼救之声便是从此传出,斗战佛向前看去原来是名女子被藤条绕身,几欲坠崖。

女子见眼前之人,一脸惊恐,双手疯狂做推搡之态,嘴里不停说着:”吾命休矣!吾命休矣“。

斗战佛心中亦想这荒山野岭,莫不是那山精野怪扮成正经姑娘,勾引痴汉,食肉夺命。

想到这斗战佛双眼如炬,金睛火眼打量那名失魂落魄的姑娘,却未发现任何端倪,真是正经人家姑娘。

斗战佛安慰说道:”施主莫怕,施主莫怕,我是西天的和尚,途经此地,见你呼喊,是来救你的,是来救你的“。

那女子听完心有稍安说道:”高僧救我!高僧救我!小女姓旦,是山下村中之人,由于进山采药,不慎失足,跌落悬崖。幸有藤蔓缠住此身,才不至跌入崖下粉身碎骨。小女子身薄力小,脱不了身,还请高僧发发慈悲,施手相救“。

斗战佛回道:”原来这山下便有村庄。从林险恶,稍等吾便救下施主,在送你回家“。

女子连忙道谢:”多谢高僧!多谢高僧!“。

斗战佛救下那名女子,带着她来到了金蝉子处。净坛使者见斗战佛带回一女子,马上来了精神上前便打量说道:”女菩萨,生的好俊俏,杏脸桃腮,杨柳细腰。斗战佛你前去找吃的,却带回一女菩萨,莫非我等要学那妖怪吃人肉,打打牙祭。此等姿色女菩萨,我可下不了口“。

净坛使者这番话一出,吓的那名女子连连后退,腿脚一软,瘫坐在地。

金蝉子在旁生气道:”阿弥陀佛,净坛使者莫要胡说,惊了施主,拿你问责“。金身罗汉走到女子身旁,搀她起身说道:”施主莫要害怕,我等皆是灵山大雷音寺和尚,不会伤害无辜“。

斗战佛将他救下那名女子经过详细说给金蝉子听后说道:”女施主说山下便是村庄,林有危机四伏,唯恐她在有闪失,遂带回,彼此照应,一同下山前往村里“。

那名女子定了定神战战兢兢说道:”高僧,小女就住在山下村里,村中之人极为好客热情,高僧此去必会美味款待“。金蝉子一行人便依女子之言,整鞍上马,同道下山。

约有几个时辰,四僧一女便下得山来。还未进得村庄,眼下景象便是良田千顷,麦浪涛涛,金黄一片。粱穗滚滚,澎湃似火。春华秋实,梨果飘香。微风过,青草翻,肥硕牛羊现眼前。

金蝉子感叹到:”春种一粟,秋收万颗。倘若年年此光景,无事求得天上仙“。

女子接道:”天灾人祸,事与愿违,家家都有难念的经“。金蝉子心想:”这小小女子年龄未经世事,怎的有如此感慨“。

只当她是随便一说,呵呵一笑也没在理会。

来到村前,只见三两只鸡闲散啄食,偶有家犬狂吠一声。村中屋舍略显破败,与村外五谷丰登之景,反差极大,以天壤之别论亦不为过。

女子领众僧左拐右扭,来到了一处偏僻房舍停下,推门而入。听见门响里面走出一老丈,满头白发,拄一拐杖。

见那名女子回归开口笑道:”橙子今日为何采药迟迟未回?是不是私会了情郎,忘了时辰?“。橙子娇嗔说道:”爹莫要胡言“。

于是橙子将采药被困于山林之事说与旦老丈听,并把诸僧介绍了一下。

旦老丈起身赶忙检查橙子身体,橙子有些不好意思说道:”爹,还有外人在呢。只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旦老丈又连忙向金蝉子一行人道谢。

而后旦老丈与金蝉子四人闲叙家常,橙子在后房数米而炊。

不一刻,菜好饭熟,端至桌上。净坛使者,摸着肚皮,一脸几日未进水米模样,匆忙来到桌前,举起筷子,却是呆在半空,迟迟未下筷。

只见净坛使者双眉一皱,重重将筷子摔在桌上,吓得旦老丈和橙子一惊,转头对橙子说道:”我等救你性命,你却如此礼遇回报?“。

只见桌上米不足半升,菜是萝卜咸菜,在无其它菜食。

旦老丈忙欠身说道:”高僧莫怒!高僧莫怒呀!“。净坛使者说道:”怎的不怒,莫说是救命之恩,怕是寻常访客串门也不至如此吧。若是饥荒连年也就罢了,那村外稻谷飘香,硕果累累。老丈又何必如此吝啬“。

旦老丈赶忙说道:”高僧暂熄雷霆!暂熄雷霆啊!高僧一行初来此地,不曾见识。听老丈解释,听老丈解释啊“。

急得旦老丈额头已渗出汗水,一时气不够用咳嗽起来,橙子赶忙给旦老丈捶捶后背。旦老丈用手擦了擦额头缓缓说道:”高僧所见皆为表象,那千亩良田剩不得几粒粮食,满地瓜果归百姓所有者亦不过数颗。今桌上饭菜,已是我父女月余口粮“。

金蝉子有些惊讶道:”旦老丈,事竟如此。莫不是那土豪劣绅横行霸道?还是地方官府横征暴敛?“。

旦老丈无奈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若是人为,高压之下,乡里乡亲尚可反抗。而是山中妖怪地涌夫人所为,面对精怪我等平民百姓皆是束手无策。囊中金银,府库粮食,百味干果,必须全数上缴供奉。赶上风调雨顺祥瑞之年尚可多些供品,地涌夫人欢喜,百姓方可偷生。若逢旱涝之灾,颗粒无收,手中在无金银。地涌夫人威严震怒下,必是瘟疫横行,死的死,亡的亡,管叫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说着说着旦老丈哽咽起来,收了收情绪接着说道:“地涌夫人曾言,若有一日此地百姓能将他洞府用黄金,白银,粮食,水果堆满,此后便不在为难。谁知那洞府便向无底之洞一般,在多的东西都盛的下,纵是连年丰收 ,金银千万也装填不满“。

斗战佛问道:”那地涌夫人何等模样?有何本领?“。旦老丈回答道:”地涌夫人是名窈窕女子,生的花容月貌,哪知却是蛇蝎心肠。腰间常跨两柄双长剑,上天入地,神通广大”。

斗战佛又问道:”村中百姓就如此任其鱼肉?“。

旦老丈答道:“曾经村中人不愿任其鱼肉,亦重金请来一位法力高强之人,名呼任泰昊天大法师。据说此人可张目对日,点石成金。火中取炭,撒豆为兵。那天法师在地涌夫人洞府无底洞前开坛设法,手持木剑,剑挑纸人,口中念念有词。还未见法师能耐,洞中一道金光闪出,法师登时身首异处,周遭在场村人同被屠戮。至此以后,村中之人只好乖乖供奉,不在心存幻想“。

此时斗战佛凑身过来说道:”那般江湖术士,行骗谋生而已,技不如人遭杀也怪不得别人。吾等一行,个个神通广大。不仅分文不收,更不需衣锦好处,只为降妖除魔,弘扬大道。只需老丈口中句句属实,吾等甘愿以身涉险,拨除祸患“。

金蝉子在旁说道:”斗战佛不明事由,不可徒生事端“。旦老丈听到此处立马跪了下来,净坛使者在旁忙掺起。只见旦老丈此时已是泪眼婆娑说道:”诸位佛者,若可成此功德,村中必为众佛立生祠,年年奉祀“。

说到此处,旦老丈有些迟疑,似有所思。金身罗汉说道:”老丈还有何事,不妨一说“。旦老丈小声略有胆怯的说道:”那地涌夫人不知怎的,偏爱吃僧人。山中有座镇海禅林寺总有人被抽筋扒皮,破骨吸脑“。

旦老丈又顿了顿说道:”诸位佛者,为苍生计,为同门计,还请佛者大显神通,斩妖除魔!“。金蝉子听到此处一脸愕然说道:”料想不到,此妖如此暴虐。吾等前往镇海禅林寺探个究竟,若老丈言语属实,势必将其擒捉。“

一行人整理行装,橙子带路,径直走向镇海禅林寺。

来到寺前,橙子说道:”小女子孤身一人有所不便,诸位高僧请自行进入“。说完转身离去了。

金蝉子几人答谢橙子带路之情后,顺庙门而入,映入眼前之景象着实令佛者痛心。

青灯古刹萧瑟颓败,百年铜钟锈迹斑斑。堂内佛祖金身黯然无色,菩萨泥胎化为尘埃,罗汉法像东倒西歪。

在一看佛堂之上端坐着一人,金蝉子走过去欠身说道:”阿弥陀佛,这位同修,庙宇内为何如此破败不堪!“。

那位僧人也不理会,只是在那手持一木锤敲打着地面说着:”佛祖无心,佛祖无眼,佛祖无心,佛祖无眼。。。。“。

金蝉子几人面面相觑,金身罗汉在旁说道:”观此人面容精神,应是什么原因,致其精神错乱,言语不清不白“。

这时又在堂后小心翼翼走出一位小僧,十分警觉的欠身问道:”几位高僧来此有何贵干?“。金蝉子见有人出来答道:”吾是西天大雷音寺的和尚,前往东土,途经此地,欲进庙祭祀参拜,不知贵寺为何如此荒凉破败?“。

小僧一听来者用意马上说道:”原来是西天高僧,我劝几位还是趁早离开此地,莫丢了性命“。金蝉子问道:”是那地涌夫人从中作祟?“。

那小僧一惊说道:”原来高僧神通早已知晓原委。不瞒高僧,方才听前堂有动静,过来查看。见不是那地涌孽畜,才敢露面相见“。

斗战佛上前问道:”那妖果真是食人骨髓,吃人脑浆?“。

小僧连忙点头道:”确实!确实!不知出家人与她有何冤仇。不曾见那妖怪屠戮百姓,却是专吃和尚。剥皮削骨,大卸八块。伤天害理,丧尽天良“。

金蝉子说道:”小师父莫要激动,与吾一行中有降妖高手,必可解此祸端“。

小僧连忙跪下叩首说道:”佛祖显灵!佛祖显灵!终降大神救我等于苦海“。

金蝉子扶起小师父说道:”你可知那地涌夫人巢穴?“。小僧赶忙回答道:”就在那陷空山无底洞!“。 

金蝉子转身对斗战佛与净坛使者吩咐道:”劳烦二位,可否前去陷空山擒妖?“。斗战佛道:”你既已应允,怎好拒绝“。

金蝉子呵呵一笑说道:”你这泼皮,速去吧“。斗战佛与净坛使者腾云而去了。小僧见状惊喜道:”果然是佛祖真身,这下吾等有救矣。高僧快随我入后堂,众位师兄弟皆隐匿于此“。

说着引金蝉子与金身罗汉入后堂,与寺中存活诸僧见面,并说明圣僧此来除妖卫道。

众僧知晓是西天大雷音寺圣僧后,纷纷诉说那杀人邪祟骇人暴行。金蝉子一路倾听心中深知,这地涌夫人伤寺内众僧着实不浅,若是小祸小患,佛门慈悯必不会如此计较,以致逢人便滔滔诉说所受遭遇。

其中有年长僧人见众僧有些失态,便吩咐下去准备斋饭茶点,众僧虽有不舍西天而来的圣僧,但也纷纷各去张罗准备,只留下住持和一名老僧陪着金蝉子。

金蝉子想起外堂那位痴傻僧人便问道:”住持,堂外有名痴痴傻傻的同门是何缘故?“。

住持叹了一口气说道:”阿弥陀佛,还不是那吃人妖怪害的!那日,他正在堂前念经礼佛,忽然那妖精从地下翻出,抓住僧人衣襟便咬。也许是那妖精只为玩耍不想害命,也许是佛祖有灵引渡门人。在他拼命挣扎下,竟逃得此身。唉,虽留得性命,但经此一吓,恐是失了慧根,丢了智魄,便这般傻头傻脑。从此更是一心埋怨佛祖,不救世人“。

金蝉子亦叹气道:”此妖果真是害人不浅,不可容她在世上作孽,残害同门了“。

在说斗战佛与净坛使者二人到了陷空山,各自收起祥云,来到那无底洞口。

净坛使者从洞口向下张望,一片漆黑,不辨东西。

净坛使者缩回头嘴角一挑对斗战佛说道:”此等不入流的山精野怪,斗战佛只需一指,便可使其魂飞魄散,命丧九泉。吾二人同下此洞,若是那妖身怀异法脱得身,恐失了斗战胜佛‘斗战’之威名。吾就在此守株待兔,只要她从洞口脱逃,准将她生擒活捉“。

斗战佛冲他嘿嘿一笑说道:“你这呆子倒还不傻,想得功还不想出力”。斗战佛一揪净坛使者的耳朵说道:“哪有那些好事,速走,速走”。

净坛使者疼的哇哇大叫道:“莫在用力,吾走便是”。二人一同走入了那漆黑一团的无底洞中。

转头在说金蝉子这边。住持大师领着金蝉子与金身罗汉,在镇海禅林寺中闲走着。

前寺屡遭妖怪滋扰,变得陈旧荒凉。寺后自然景致精妙绝伦,烟云缭绕清静优雅,古柏挺拔坚韧苍劲。清泉细流叮咚作响,雄鹰展翅鸣击长空。满眼都是青灯古刹自然景致,不加雕琢,浑然天成。

正行走间,不待住持大师介绍完周边环境。突然自地下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抓住金蝉子脚踝便拽了下去。

金身罗汉慌忙要拉住金蝉子,心虽如此却早以不及,金蝉子被地下之物裹挟行土遁之术而踪影全无。气得金身罗汉是连连跺脚,却无计可施。

那地下之物正是地涌夫人,原本她早已潜入寺内,本欲抓一僧人解解馋。不料金蝉子一行人前来寺中,互通姓名来历后。

地涌夫人变将目标锁定至金蝉子身上,看金蝉子身边之人形貌奇异,深知金蝉子一行中有难缠角色,便一直隐匿身形,伺机而动。

恰逢斗战佛与净坛使者同去无底洞捉拿自己,这才使地涌夫人得了机会,抓走了金蝉子。

斗战佛与净坛使者进了无底洞,洞中是阴森诡谲,不时有蝙蝠乌鸦飞出。这洞中通道倾斜向下,岔路重重,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十六,错综复杂,不知何所往。

两人依一路向下,走了良久仍是不见到底,况且洞口繁多,更不知哪条路是真哪条路是假。

下洞时久未寻得目标净坛使者不免心中苦闷,隐忍不住开口说道:“吾二人下来许久,一妖一怪皆未曾发现,莫不是那寺里和尚撒谎哄骗我等”。

斗战佛想了想回道:“莫要胡说,在深入查看便是”。净坛使者接着又说道:“莫不是阴差阳错,吾等来他洞府,他反到去了寺中吃人,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斗战佛心思一转回道:“你这呆头还有如此缜密心思,也好我们先回,将此地状况说与众人,想得对策,在来擒捉”。 

于是二人撤出无底洞,飞回镇海禅林寺。刚到寺门口,就见金身罗汉从寺中慌忙赶出。见到二人,金身罗汉便大呼道:“斗战胜佛,净坛使者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金蝉子被妖精劫去了”。

二人都是一惊,斗战佛狠狠的看着金身罗汉说道:“什么情况,快说!快说!”。金身罗汉把刚发生情景叙述一遍。

斗战佛深深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不顾好他!唉!净坛使者还真被你这乌鸦嘴说中了,不要在此傻愣。吾等需速去搭救,莫让金蝉子成了妖精的腹中食”。

言毕,三人腾身上云一起去了陷空山无底洞。

路上三人皆是心急如焚,到了洞口后,斗战佛深知冒然进洞也必是无功而返,急得斗战佛只能在洞口踱来踱去。

忽然,斗战佛灵光一闪心生一计说道:“你二人就在此看守,吾进洞去会她一会”。说完,不及二人反应,纵身进入洞中。

二人在外也没的办法,净坛使者便走向洞口向内大声喊到:“你这妖精,好生狡猾。趁人不备,残害佛门。你若识趣,放得人来,饶你不死。如若不然,凌迟放血,食肉寝皮”。

一番叫嚷,也全无效用。净坛使者也还是哼哼唧唧,骂骂咧咧。

斗战佛进入洞中后拔下毫毛,吹一口仙气说道“变”,顿时仙气毫毛化出猴子猴孙,千千万万。

斗战佛对群猴说道:“孩儿们,速去找寻金蝉子!速去!速去!”。群猴叽叽喳喳,一哄而散。斗战佛就在此地伫立观看,等待群猴消息。

过了一阵,忽然一个小猴子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说道:“佛爷爷,佛爷爷,我发现那边有两道特别的石门,封闭紧锁不能进入”。

斗战佛一听立马说道:“快带我去,快带我去”。小猴子领着斗战佛扭扭拐拐,来到两扇石门前。

斗战佛抬头一看,两扇石门均有千斤之重,紧紧关闭毫无缝隙。再一看,石门之上竟写有字迹,一道石门上写着托塔天王,一道石门上写着哪吒太子。

斗战佛见此心生疑惑眉头一皱,铁拳一握,一拳击去,石门应声而破,顿时金银遍地,沿洞口流露出来。一洞的金银,多少的民脂民膏,染了多少百姓的血泪,惊得斗战佛是面无表情。

在说那地涌夫人挟持着金蝉子一路狂奔,潜回到了无底洞中所居洞室。

地涌夫人双手抚摸金蝉子面颊说道:“你就是那西天前往东土的僧人?”。金蝉子吓的是战战兢兢说道:“阿弥陀佛,贫僧正是。施主莫要在造杀孽。吾那同行之中,可有通天本领的佛者”。

地涌夫人哈哈大笑道:“我这无底洞,纵是能耐翻天也休想寻得到我。倒是你要先让我好好品尝西天圣僧的肉质”。

说着地涌夫人张开双爪恶狠狠的朝金蝉子走去,金蝉子一边向后退着,一边颤声说道:“出家人之肉有甚好吃,不比那富户肠肥肉松”。

逼近的地涌夫人哈哈大笑说道:“既已死到临头也不瞒你,吾三百年修成人身,在灵山偷食了如来佛祖的香花宝烛,如来便要置我于死地。幸得贵人相助,才脱得死劫。遂对佛门之人恨之入骨,誓要吃尽天下僧人。践行此誓时,却意外发现,僧人血肉,对提升吾法力,助我拔高修为存惊人功效,此不是一举两得”。

地涌夫人一指托住金蝉子下巴妩媚的又说道:“你这灵山圣僧之肉,不知道会不会更另人惊艳”。

正在地涌夫人妖爪方要入骨之时,忽听外面净坛使者大骂之音,不绝于耳。

金蝉子连忙说道:“吾同行僧众已寻得此地,莫要在生枝节,将吾送出,吾还可替你求情”。地涌夫人冷哼一声说道:“寻得此处又能如何,若真有本事,何必在外辱骂,早已闯入将我擒捉。眼下要紧的事,还是将你先生吞活剥,在去理会洞外麻烦”。

说完地涌夫人利爪已到面前,正在危急一刻,地涌夫人忽感地脉异动,大叫一声道:”不好“。随即化一阵清风而去,留下惊吓中仅剩半条命金蝉子傻在原地不知所措。

在看斗战佛驻足在刻有天神名字的石门前,眼见那满洞金山银海,略有所思。忽然地面颤动,窜出一人,现身斗战佛面前。

不错,来前正是地涌夫人。

地涌夫人见遍地金银说道:”你这出家之人也学梁上君子行此偷窃之事?“。

斗战佛一脸凶相说道:”你便是那地涌夫人吧!快将人还来!可饶你不死!“。

地涌夫人拍拍肚子说道:”那你只能来这取喽“。

斗战佛一听恨的是咬牙切齿,也不啰嗦,大喝一声举起铁棍便砸。地涌夫人深知自己修为尚浅,怎么敌得过这斗战胜佛。但她长居地下,深知地脉之理,拨山移石,运用自如。如今战团又在地下,便让这地涌夫人讨了便宜得了地利。

只见地涌夫人手一挥,洞内无数石笋,坚石,砸向斗战佛,显然此等伎俩自是伤不得斗战佛。

地涌夫人眉头一皱暗力上手,在次施法,只见是昏天暗地,石如雨下。斗战佛抵挡虽是游刃有余,但碍于地方狭窄,一时却也难脱此身。

地涌夫人见斗战佛受困石阵,化一阵阴风而去。斗战佛大喊道:”妖精休走,妖精休走!“。斗战佛正欲追赶,却又被巨石拦住。

地涌夫人幻化阴风并未前去吞食金蝉子,却是急急忙忙来到了天庭托塔天王李靖处。

地涌夫人急匆匆向府中奔走,迎面撞见哪吒三太子。哪吒怒道:”地涌夫人为何不知规矩?行色如此慌张?“。

地涌夫人忙道:”好哥哥!干爹何在?有要事相商!“。

哪吒一对眼质问道:”你今年该交的份礼为何迟迟不到,还有脸面来见李天王“。地涌夫人慌忙说道:”正为此事而来,我想见干爹当面说明“。

哪吒说道:”李天王有要事在身,多有不便。报与吾听,亦是一样“。

地涌夫人无奈怯声说道:“几日前,我抓了一个灵山大雷音寺和尚,欲用来补身,哪知和他一行的和尚,颇有神通,打到吾洞府要人,兄长你亦知吾异法非常,哪是寻常人便能寻到的,但却是被那和尚误打误撞,寻到了我为兄长和干爹准备的金银洞前”。

哪吒不以为然道:“昔日你偷食灵山香花宝烛,若非李天王救你,你早已命丧九泉。如今死性不改,还去招惹那灵山诸佛。难道佛门之人寻得金银洞,将金银收了去?”。

地涌夫人连忙说道:“那倒没有,只是那金银吾想这几日便送上来孝敬干爹与兄长,于是将其分成两份,放置两个不同石室内,封存之后,为便于区分,就在石门上写了您二人的名字”。

此话一出,吓得哪吒一身冷汗。怒目而对说道:“此事已被外人知晓?”。地涌夫人低头怯声答道:“只有一名猴头佛者得见,并且暂时被我术法困于无底洞之内。特来此欲请天王出手,诛杀佛者,此事便可一了百了”。

哪吒知此事严重,动身向府中走去并说道:“你就在此地等候,容吾禀告天王,请他定夺”。

哪吒赶忙来到书房,李靖见其行色匆忙问道:“三太子,何事如此慌张?”。哪吒道:“天王,那金鼻白毛鼠精行事马虎,已惹火上身”。

哪吒将玉涌夫人所言如实汇报。李靖听完拍案而起,勃然大怒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昔日她偷食了如来佛祖的香花宝烛,被吾等擒获,本应就地斩首。吾甘冒天雷击顶之危,向玉帝谎报鼠精已被地正法,而后偷偷放她下凡,改名地涌夫人,为吾所用。想不到今日却酿成如此祸端”。

哪吒在旁说道:“鼠精言知此事者,只有一位猴面佛者,不如我们下界。。。”。哪吒在旁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李靖说道:“不可,那猴面佛者必是斗战胜佛,此人神通广大,不易轻取。如若妄动,惊动灵山诸佛,必会找上玉皇大帝,祸大矣!”。

李靖在书房内踱了几步,面色凝重,暗下决心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哪吒附耳过来,你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必要之时吾会亲自露面,去吧”。

哪吒领命躬身而退,来到了地涌夫人处。地涌夫人仍是在原地踱步焦急的等待,见哪吒出来立即上前问道:“好哥哥!干爹如何说?”。

哪吒又问道:“天王问你那金蝉子被你如何了?”。

地涌夫人回答道:“被我关在无底洞的密室中了”。

哪吒又问道:“你可伤得他?”。

地涌夫人回答道:“金蝉子只是有些惊吓,未伤分毫“。

哪吒稍放心说道:“那好,你现在回去,天王自有办法解决此事”。

地涌夫人狐疑道:“吾便如此回去?”。

哪吒不耐烦的说道:“交给天王便是”。

地涌夫人有些迟疑的迈动步子转身想要离开。刚转身之际,哪吒手中化出火尖枪,一枪刺去,贯体而出。

地涌夫人登时口吐鲜血,转头怔怔的看着哪吒。

哪吒冷笑说道:”你本已死之人,还惹得一身麻烦,害得吾等如此为你伤神费脑“。

哪吒在一回枪,地涌夫人纤弱身躯怆然倒地,双目圆睁,久久不肯合眼。

真是,事前常夸日月功,事后全当狗肉烹。在入轮回转人世,甘做山精匿林中。

回过头在说那斗战佛困于石阵之中,时愈久怒愈盛,暴喝一声,冲天而起。

斗战佛回到地面后,洞口蹲守的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连忙赶过来问道:”如何?如何?可寻得金蝉子?“。

斗战佛说道:”虽未寻得,但已得线索。你们二位速进洞寻找,吾去找人相助!“。

斗战佛刚欲腾云而去,只见无底洞上方腾出祥云一片。

有一神人到地面站定之后,众人一看,乃是哪吒三太子,一手持枪,一手扶金蝉子缓缓走出。哪吒放下金蝉子后,另一手将一物掷于斗战佛三人面前说道:”金蝉子已救出,此妖已伏法“。

斗战佛三人定睛看那地上之物,原来是一只金鼻白毛老鼠。净坛使者说道:”地涌夫人原来是只老鼠精,怪不得这洞如此让人难以捉摸,寻不得妖精踪迹“。

斗战佛问道:”哪吒三太子为何出现此处?“。哪吒答道:”天庭得知此处有妖孽为祸世间,特派吾来斩杀妖魔,维护世间太平,正好遇见金蝉子正遭受磨难,顺便搭救了“。

斗战佛冷笑道:”这无底洞蜿蜒曲折,诸多岔口,生人若入不辨方向,三太子倒是轻车熟路,一盏茶功夫不但杀得妖怪还一并救得人出,兵不血刃,身不染尘,真是另人敬佩!“。

说得哪吒尴尬一笑,金蝉子在旁说道:”阿弥陀佛,斗战佛不得无理,天神好意来助,你却反唇讥讽,是何道理!“。金蝉子说完摇摇晃晃几欲摔倒,金身罗汉忙上前搀扶。

哪吒说道:”金蝉子受惊未复,还是早日回去休息,救人之时吾见得洞内有诸多金银,想必是那金鼻白毛老鼠精搜刮百姓所得,吾带诸位佛者分予周边百姓可好!“。

金蝉子双手合十躬身说道:”阿弥陀佛,有劳天神“。说完金蝉子几人便离开了陷空山,斗战佛走时也不忘上下打量了一下哪吒,哪吒也还是笑脸相迎。待几人走远,哪吒收起笑容,更是轻蔑的望着四人背影。

佛者四人回到镇海禅林寺,见得寺中众僧。言恶妖伏法,祸患已除,引得众僧欢呼雀跃。众人遂奉金蝉子一行人于上座,跪拜高呼:”佛者成此无上功德,必永记禅寺之内“。吃过斋饭后,休息一晚。次日,几人起身,在次东行。

在一去下来遭遇又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 小儿国遭遇命元税,仙妖人勾结害黎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