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 第三十二章   心绪纷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穿过巷口的树木,投在那个惊到了小陌的男孩儿身上。几只麻雀从他的头上掠过,留下斑驳的影子,像是他在课堂上给前桌女孩传递的纸条。他不紧不慢地走到了街道的中央,白皙的脸颊、嘴角的弧度,刹那间被天上射下来的金黄盖住。

“小陌,干什么去啊?”他的头微低,说话间右手一挥,又是一声鞭炮响。

“永辉哥,你吓我一跳。我去找阿旺玩儿,你要不要一起?”小陌将插到口袋里的手伸了出来,目光也随着李永辉的胳膊而回落,他站在阳光的温柔里咧嘴喊到。

“阿旺家有什么好玩的?”李永辉再次挥起了胳膊。

“我们可以一起放鞭炮啊,人多多热闹。”小陌定睛望着李永辉的胳膊,些许的崇拜涌上心头。

“那好吧,不过你得等我会儿,我口袋里的炮仗不多了,再回家拿点儿。”掐灭了香的李永辉转身迈开了步子。

“永辉哥,永辉哥。”小陌紧跑了几步将其追上,双手牢牢地锁住对方的胳膊。

“干什么啊这是?”一脸迷惑的李永辉问道。

“永辉哥,你别回家拿炮仗了。你看,我兜里有,刚拆的,我数了数,整整一百头呢。”说着,小陌把手伸进了口袋。

“行了行了。别往外拿了,我信,咱们两家不是一起买的嘛。我家买的比你家多,我还是回家拿点儿吧。”

“没事儿永辉哥,我娘说了,谁放不都是听个响儿啊。再说了,我吃过你家那么多东西,还说话不算话地跟你要回了手枪,现在分你点儿炮仗也是应该的。”小陌再次锁住了李永辉的胳膊,不依不饶道。

无可奈何的李永辉摇了摇头,微笑着抽出被小陌锁住的胳膊。“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喽。走,去找阿旺。”

如愿以偿的小陌步伐紧密地跟在李永辉身后,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整个人都变得飘忽起来。“永辉哥,什么叫恭敬不如从命啊?”

“嗯……这个……等你上了学就知道了。”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年三十了,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贴上了红彤彤的对联,乍眼一看,似穿上了新衣服。

“哎,有良他儿子。”在小陌和李永辉快到村口的时候,巷子里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陌来叔啊,怎么了?”李永辉后退两步,转身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陌来。

“来来来,我考考你。”陌来甩了甩刘海儿,向李永辉招了招手,然后弯腰把手里端着的铁锅放在了木凳上。

“永辉哥,你自己去吧,我在这儿等你。”看着不远处的陌来,小陌的心底生出一丝不可名状的恐惧和厌恶。

“一起去呗。”李永辉不解地看着小陌,胳膊轻轻搭在他的肩上。

“我……我不愿过去。”一脸尴尬的小陌吞吞吐吐道。

“为什么啊?你不陪我过去,我也不跟你一起去找阿旺了。”李永辉的脸近乎贴在小陌的鼻尖,面无表情道。

“这……那……”

“什么这啊那的,你陪我过不过……”

“哎,你俩杵在那干嘛呢,快过来啊。”陌来的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上扬,蜻蜓点水般挠了挠头皮。

“来了来了。”李永辉拽着小陌的胳膊扎进了巷子,撒开了腿。“怎么了陌来叔?”

“没事儿,就是想考考你这个初中生。来,你看看这幅对联的上下联分别是什么?。”陌来的眼睛微眯,从盛有浆糊的铁锅底下抽出一副对联,递给了李永辉。

“嗯,我看看。”接过对联的李永辉陷入了思考,将对联上的每一个字都溶在他那黝黑的、如一汪清潭的眸子里。

“小陌,你家贴对联了吗?”陌来娴熟地点了一支烟,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这个羸弱的小男孩儿。

“没有。”小陌低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

“没有贴还是没有买?”陌来的脸被一团呛人的烟雾笼罩,淡黄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柔柔地说道。

小陌摇摇头,没有言语。烟雾刺穿他的喉咙,侵蚀着他的肺,阳光灼伤他的脸,留下片片霞红。他将头扭向别处,不再去看面前这个让自己感到莫名厌恶的男人,他在心里暗暗祈祷。不知是想祈求早点逃离这个地方,还是借此掩饰内心的恐慌。

“好了,陌来叔,我分出上下联来了。”在陌来手里的香烟燃了近半的时候,李永辉的眼前一亮,愉悦地张开了口。

“啊,你说说,我看看你分的对不。”陌来抽了下鼻子,奋力朝远处吐了口痰。

“陌来叔,因为贴对联都是按音调平仄分的,上联最后一个字是仄声,下联最后……”

“行了,你就直接说哪个是上联哪个是下联,怎么贴就得了。”丢掉烟蒂的陌来打断了夸夸其谈的李永辉,手拿木棍的他反复地和着铁锅里的浆糊。

“哦,这个‘福旺财旺运气旺’是上联,贴右边,‘家兴人兴事业兴’是下联,贴左边。”胸有成竹的李永辉将手中的对联还给了陌来。

“嗯,跟我想的一样,看来学没白上。”若有所思的陌来点了点头。“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好,陌来叔忙着,那我们玩去了。”

得到救赎的小陌没给陌来答复的机会,他使出浑身解数,拉起李永辉的胳膊飞奔起来。

“干嘛啊,火急火燎的。”等李永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被小陌拽到了巷子口。

“没……没事儿。走,去阿……阿旺家。”小陌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


村口的土坡上,妞妞和二宝似两根高矮不一的木桩,一动不动地给招娣(李姐的侄女)撑着皮筋。

年长妞妞几岁的招娣站在皮筋前,先是向皮筋里面一跳,再往空中跳去,飞快地叉开双腿。然后回到第一个动作,向皮筋外面一跳,再用双脚勾住一根皮筋向对面跳去,最后自然地一反双脚甩掉皮筋,敏捷地似一只轻盈的小鹿,嘴里还轻轻哼唱着:小汽车/滴滴滴/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

“小陌。”二宝最先发现了朝自己走来的小陌和李永辉,他的双臂交叉在胸前,脸上写满了得意。“要不要一起玩啊?我可以跟招娣商量一下,添你一个。”

“哥,你和小陌哥哥是来找我们玩的吗。”妞妞提了提降到膝盖下的皮筋,慢慢地转过身,一脸天真地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两个哥哥。

李永辉没有理会妹妹,他轻咬着嘴唇瞥了二宝一眼,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一个火柴盒,轻轻地取出一根火柴。“呲”地一声,火柴被他轻易地擦亮了,异常兴奋的火苗欢舞着,趁机,李永辉快速地又从兜里摸了个炮仗,在火柴纤弱的生命即将结束的那刻点燃,用力扔向二宝。紧接着,点燃的炮仗在二宝的头顶“啪”地一声炸裂。“只有女生才玩跳皮筋,所以我们不玩儿。”

“李永辉,你……你等着,我要告……告诉我娘,看我娘到时候怎么收……收拾你。”毫无防备的二宝被突如其来的轰炸吓得脸色苍白,本能地用手捂住了耳朵。

“好啊,我就在这儿等着,有本事你现在就去告诉你娘。不过,不管你娘知道后怎么对我,我都会从你身上加倍地捞回来。”李永辉的面部如一个熟透开裂的苹果,太阳穴高高地隆起,眼神似剑般凌厉。

“永辉哥,算了吧,大过年的饶了他吧。”小陌瞅一眼李永辉手中再次拉开的火柴盒,悄悄地拽了拽他的衣角。

“听到没?小陌给你求情呢,看在小陌的面子上,我饶你一次,别以为你欺负小陌我不知道。”李永辉俯视着惊慌失措的二宝,恶狠狠地说道。

心有余悸的二宝抱头蹲在地上,用眼睛的余光不停地偷瞄着李永辉手里拉开的火柴盒。“永辉哥,我……我不告……告诉我娘了,也不敢再……再欺负小……小陌了,你别……”无处安放的惊恐在二宝的心中蔓延,仅存的侥幸瞬间挫骨扬灰,紧绷的神经仿若拉长欲断的线,勒出他悔恨的泪。

“不许哭,给我憋回去。要是在让我知道你欺负小陌,看我怎么收拾你。”盛气凌人的李永辉鄙夷不屑地在地上吐了口涂沫,趾高气昂地走下了村口的斜坡。


“你哥太坏了。”招娣望着李永辉远去的背影对妞妞说道。

“哼,谁让二宝总是欺负小陌哥哥了。”妞妞的双腿相继从撑起的皮筋里迈出,快速回缩的皮筋“嗖”地一声拍在了二宝的小腿肚上。

“哎呀,干嘛呀妞妞,疼死我了。”停止哽咽的二宝站了起来,眼睛因揉搓变得红肿。

“不玩了,我要回家。”妞妞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要离开。

“妞妞,等等我,我也回家。”招娣瞅了一眼二宝,弯腰匆忙地缠起了皮筋。

温暖的阳光洒在坡下的河面上,微风乍起,涟漪跳跃,舞动片片碎金。脸上挂着泪痕的二宝独自站在村口,喃喃自语:我爸给我买的摔炮比你们的响多了!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宇宙疯人院专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