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抓个年兽当年货

文|小秋SAKIYA

-1-

接龙客栈内,红灯冉冉,堂前红灯笼高高挂起,客厅彩带纷飞。只见三三俩俩的客官走进来又走出去,好不热闹。

玄关门那边,三当家蔷薇正吆喝着小二将条幅摆正,将那最后一盏红灯笼挂在玄关门最高处。突然,房客小秋匆忙的跑下来,好信儿的客人都等着看好戏却见一只芊芊玉手环绕着小秋的腰身慢慢落下,一人纱衣一人白兰花袄裙步下玄关楼梯。

蔷薇回身,笑道:“多日不见梅家姐妹,小秋、清荷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闻言,那身着白兰花袄裙的姑娘骄傲的说:“蔷薇姐姐,你可知那长安十里,黄水之上,有一林,得厚土爷爷眷顾,照看十方。现今恰逢新年,祥瑞呈现喜事连连,小女正要寻去呀。”

蔷薇掩嘴轻笑道:“莫非是你这小丫头的故交不成?”

大堂内人不多也不少,一番打趣之话却尽数落在听雪耳中。她头带白色面纱,将身影缩在东南角的墙影里,若不仔细辨别倒是难以发现这抹倩影。那日助小秋渡劫,不曾想迎来了自己的情劫,事后不仅与小秋如同陌路更是渐渐远离了其他房客,终日难见其身影。现今听到此话只留下了黯然神伤的背影。

与此同时,大门门口急匆匆跑进来一个姑娘,衣着简朴,十八九岁的模样,脸色分外红润,一边跑一边喊:“快来人啊,来人啊,年兽伤人啦。”

蔷薇和梅家二姐妹忙走过去,细问之下才知事情原委。年关将至,年兽出入频繁。这姑娘原是客栈房客星小鬼,与老乡路人葵相约前往家乡探亲访友,再带一些年货回客栈。可走至郊外梧桐岭路人葵便不见了,周围都是村民奔走相告说年兽伤人。星小鬼这才匆匆跑回客栈寻求大家帮助。

梅家姐妹与蔷薇对视一眼,暗想年兽本也是神兽怎会突然性情如此。好好安抚小鬼后, 梅家姐妹出门了。

-2-
据说当年上天将九州划分为七大洲,分给各个神打理。由此设新年,并设立年兽镇压人间的浊气。年兽每逢正月出现,新年伊始,新旧交替,五行之气混杂,吸收了一年浊气的年兽也是会在年关之前出现帮助人间民众,再回去休养生息吸收浊气。

近年来,五行之气混乱之事常有发生。因此,接龙客栈在人间王城显现旨在暗中查明真相。这接龙客栈本是三界的收容所,人鬼蛇神皆有之,此一番显现人间倒是亦做茶楼又做客栈,凡人皆道是个好去处。

同时坊间盛传接龙客栈住着的七个梅家姐妹,各个身怀绝技,或相貌平凡气质优雅或清雅脱俗貌美如花,最喜除暴安良。本无人所知、潇洒渡世的梅家七姐妹就因为曾有一个身穿兰花褥裙的姑娘曾经在外游历之时和新科状元水林打赌,一不小心成了名人。从此,慕名前去接龙客栈以及寻访梅家七姐妹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梧桐岭是沟通王城与外城的要塞,也是通往接龙客栈的必经之路,白天清新宁静鸟语花香、夜晚如同密林迷宫。黄昏,水林慢悠悠的在梧桐岭里面走着,嘴角时而露出满意的微笑时而愁容满面。他不知走了多少时日,不知何时能见到秋儿妹妹,他已然猜到他的秋儿妹妹就是梅兰秋,那个带给他欢声笑语的姑娘。通过收集到的关于梅家七姐妹的信息,寻向接龙客栈去拜年。

穿过一条羊肠小路,突然树枝多了起来。密麻麻的一片仿若从天而降,丝毫前行的路径都没有。这才想起来,临行前皇子赐予的佩剑“断牙”。据说,这“断牙”是皇族恩人的遗物,经年累月下早有了灵气,因遇见水林嗡鸣不断被赐予水林护身。

右手持剑,前方荆棘挡路,便砍断荆棘。

伸腿展臂,好似一股熟悉的战意自胸口一闪而过,脑海中甚至出现战场杀敌的画面。不敢多想,怕是鬼撞墙,便晃晃头砍的越发卖力起来了。其实水林想成为一名武者,怎奈家中一直不允,午夜做梦都会时不时闪现握着一把利刃的场面。

砍树枝的手又快了。

“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抬起已经冒了虚汗的头,疑是风声,继而又低头继续砍树枝。说时迟那时快,还未待水林将因出汗贴在额前的发丝拨走,他已经被一个庞然大物扑倒了。

那庞然大物有着一对尖尖的耳朵,状似饕餮,额前一缕红毛微微翘起,胸前一平方的肉无毛,软乎乎的好似半块圆形环佩的模样。前胸的无毛区正紧紧的压着水林,呼哧呼哧喘气的鼻子正在水林身上嗅来嗅去。惊恐万分的水林强装着镇定,就在快要晕过去之时却赫然见发现这只庞然大物背上竟趴着一个人。

惊,这可如何是好!不知这人是被伤还是此人趴在自家宠物身上。

-3-

梅家姐妹在通往梧桐岭的路上走着。小秋此时显得很是活泼而有朝气,清荷倒有一些凝重。喊向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小秋。

“六妹,此番你我前行,大姐并不知晓,我本是打算陪你去见一下那个男子,没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当初我遇劫回归,就感受到这地界已经不似当初,若是年兽真的发狂了,你就回去找大姐。”

“姐姐~放心放心,这是常事,兴许这消息有假哦,万事都会好的。再者,要留也是我留下啊。”

看向天边的野花,小秋跑回去挽着清荷的手说:“ 万事万物总是有因果的,这年兽成天吸收浊气,也是时候换换胃了。回头我们把它引诱回客栈,请梦宝仙君、无戒上仙帮忙看看,把它作为年货,我们就不愁吃喝了。哈哈哈”

清荷摇摇头,点点小秋的头,挽着她向前走了。心想着一会儿一定要把她护好了。

另一边,水林正和年兽眼对眼,鼻对鼻。欲偷袭年兽又怕惊扰到年兽把那背上之人摔下来,正想着年兽歪歪头一张血盆大口就张开向水林咬去。

绝望之中,他好像看到了那个绣着白兰花的儒裙,颤抖着手臂本能的横档在头前。忽然间,他感觉身上的重量没了,眯着眼睛好似看到了梳着少女鬓的白兰花,眼睛一眯晕阙在地上。

他没有看错,眼前正是梅兰秋和梅清荷二人。

“姐姐,姐姐,你快走远些,我要放迷雾啦。”

“姐姐,帮我去看看那人,树枝堆上。”

霎时间,烟雾四起,天空中,远远的还可以看见龙牌显现。

空气中传来了轻轻的呢喃之声,“ 北海之巅,欲气聚集,我食之,污浊污浊。富贵功名,哪个得来易,欲到头来一场空。”

“年兽,是年兽,莫要伤它。”

太迟了,清荷安放好水林后已经近了年兽的身,法诀已起。

“小秋!!”

你为何要救这个畜生啊,它要伤人啊,你没看见吗?

“姐姐,它是年兽啊,放心,我死不了,你莫哭。”

-4-

剑影纷飞,脚点如星光。

河岸边,夕阳西下,这是两个娃童在练武。一个女娃梳着羊角辫,一个男娃颈戴环形玉佩。

“小秋,你要好好看家,待我找到爹就回。”

十六岁出海,夏毅离家,至此从未回过岛屿。

“师傅说,爹是一代侠客,希望我拥有侠的意气和风骨,这也是为什么给我起名夏毅的原因。”

拥有侠义的情怀是夏毅的执念,他不曾想他会杀了自己的爹。

小秋紧随夏毅出海后一直暗中帮助夏毅。亲眼见证他一步步杀掉越来越多的杀手。

二十五岁,江湖上的杀人恶魔出现,却不知杀人恶魔所杀非人。

梧桐岭上,断牙现,宝剑出,环佩碎。

父子二人从此天人永隔,夏毅被封侠却成魔,小秋被刺失踪。

是非善恶,难分因果。

宝剑出,寒光现,环佩叮铃,法诀四起。

梧桐岭上人好似多了起来,原来那龙牌正是召集令,蔷薇给小秋的。

未央大侠、吉利鼠这些人相继赶了过来。

“要你欺负小秋,要你欺负小秋,呜呜呜”路人葵一脚踢到年兽身上。

清荷看向又活过来的路人葵,只好把气撒在了年兽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的不敢太过重的打着年兽。

年兽内心也是十分委屈啊,口吐着浊气,一会儿大吐一口一会儿又赶紧往回吸着浊气。面部都有一些变形了。

“我们合力,一起,先把它带回客栈。”

重重的一口浊气喷涌而出,随之还有流淌下来的鲜血。一滩滩,一滩滩的鲜血。

“啊!!”众人回头,看见小秋蓬头垢面的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大家看着她跑向了年兽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年兽那里为什么会有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一地的鲜血。

“水林,水林 ...... ”

年兽的胸口处,还有一柄宝剑插在上面,刃口处断了一口,剑柄刻着“断牙”。

年兽呲牙,眼睛迷雾蒙蒙,瞅瞅小秋,眼角处流淌下一行清泪。

在小秋怀中的水林静静地、安详的仿佛睡着了一般,脖颈处流淌着鲜血,浑身上下都是血,谁也分不清那血是他的还是年兽的。

-5-

接龙客栈庭院内,一个浑身赤裸的清秀男子躺在地上。无戒上仙正在施法,金黄色的佛光四起,笼罩在那赤裸的男子身上。

“听雪,你跟我说的都是真的?他就是水林?那他怎么又会是年兽呢?”

“小秋,还记得那年你下凡去到一个海外小岛吗?水林就是夏毅,你受伤失踪,他的成侠执念太重后成魔孤老。执念太重,那年年兽恰好路过,将其大部分执念吃去,化作胸前肉环佩。执念已成夏毅的一部分,难以分离,我将带有少量执念的夏毅交与厚土上仙,人间出生后口含断佩,留住他半条性命。”

“那你为何一直不曾跟我提过?”

“小秋,当年你自己弃他而去,你怎不跟他提过?接龙客栈内,我一直未同你谈及此事,直到前不久我的两个姐妹相继离去,我才明白这情爱强求不得。今天我统统告诉你,你且安心吧。”

正说话间,无戒已经施法完毕。

“小水林,你来拜年的吧,留下来当我们的年货吧。”

这一年,接龙客栈内食物满满,客人络绎不绝。据说是因为一个安静的美男子驻场,灵气四溢,招惹了一众人神鬼怪。


全文完

~~

承蒙大家关爱捧场,小女不胜感激。
本文揭榜接龙客栈悬赏故事之【4】【5】【6】

欢迎戳:悬赏目录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